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樓主: 張開基

請教一個問題?關於換心人!

[複製鏈接]
頭像被屏蔽
發表於 2012-11-5 22:36:31 | 顯示全部樓層
简单来说,我是这么想的——这位飞行员先生,因为失去小腿时,人的灵识已经昏迷,所以造成两个结果:1.左腿上承载灵识的灵体,随着肉体的左腿而去,一直附在那里,可以说被炸掉的左腿上有“灵识”;2.他本人主体灵识醒来后,仍然固执地要维持原本左腿的灵识的状况,因此,那里也有部分的“灵识”残留。这两部分“灵识”,都是关于他失去的左腿的,而且像是一个整体拆分的两块一样,于是两部分的灵体发生了类似“量子纠缠”的效应,使“灵识”在两边相通。

以下详述——
1.先说说我对“灵识”的认知。我们现在说的“灵识”,要严格完整精确的定义,并不容易,但反正有一点,是灵识,保证了人在死后能以近似生前的样貌,继续以灵魂的方式存在着。所以,“灵识”有一个功能,就是能“勾勒自我”,能把自身(包括穿着的衣服),都“勾勒”出一个“全息立体自我像”,并且,由“灵体”物质来呈现这个“全息立体自我像”。死后,那个人的灵体,就按灵识“勾勒”的“自我像”,来呈现灵魂的样子。
那么,活着的时候呢?只要灵魂在,这个“自我画像”就应该是在的;并且也以灵体为载体,和“肉身”重合着。和肉身重合,一是因为没有身体各部分的感觉回馈,灵识的核心,无法单独创造出这样的“自我画像”;二来,可能是灵体、灵识以这样的方式遍布全身,可以帮助人更好地控制身体的各个部分,提高机能。
所以,正常情况下,在身体各部分,灵体和肉体紧密相合。如果说,一条左腿上有“灵识”,那么应该是指,这条左腿上的灵体构成了一幅和肉体的左腿“一样”的“全息立体图像”,并且这“图像”能帮助心智更好地控制这条左腿。左腿上的这部分“灵识”,是灵识的核心,依据左腿的状况,而创造出来的。

2.说到底,四肢上的“灵识”或者灵体构成的“自画像”,是灵识的核心、自我的核心所创造出来的。所以,有很多能接受自己已经被截肢的人,没有那种断肢仍在的感觉。
但这位飞行员先生不同。他在遭逢意外时,灵识的核心部分,应该先昏迷了过去,所以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部分的左腿。因此,当他醒来后,灵识的核心,仍然保留着昏迷前的那种“自我画像”,就是有左腿的那个样子。但,现在他的这个“自我画像”肯定跟原来不同,左腿部分应该是模糊的;就假设他左腿部分虽然没有了肉体,但仍有残余的灵体,想维持之前左腿被炸之前的样子吧。

同时,那支被炸断的左小腿,肯定保留着部分“灵体”,而且这些灵体还维持着原来灵识所创造的“自我画像”。于是,灵识主体在截肢后一直维持的左腿的“影像”及(或)相关的灵体,和被炸小腿上的灵体,两者之间也许产生了类似“量子纠缠”的效应,产生了各种同步状况。也可能正是因此,那支被炸的左小腿上的灵体和灵识,才没有散掉。

3.我同意说,这个现象和“魄”无关。“魄”应该是维持和驱动肉体行动的。这支小腿的肉体,已经腐烂,只剩白骨,所以“魄”当然也已消散了。
但是关于“幻痛”和瘙痒,我觉得不一定是感应到了那支离体小腿的感觉。也可能是,没有了肉体,人又没死,所以以灵识去创造一个虚拟的四肢,必然会痛?这个问题我没有想明白。因为如果说,是感应到了离体小腿的疼痛,那么那边的神经早就在离体后不久就坏死了,能让那边灵体疼痛或瘙痒的,又是什么外在刺激呢?

4.我用以上的推论,继续推测:为什么当那支左腿被“埋葬”后,脚步声就没有了。
因为,埋葬是一种有特别意义的仪式,其中有很强的他人的意念参与其中。经过埋葬仪式,举行仪式的众人,用心念向这条小腿告别,祝愿它安息。这么强的意念,会影响到那条小腿上的灵体和灵识,使那种“自我图像”般的灵识,趋于崩坏。这次,和“量子纠缠”方式相反,这种“崩坏”没有直接传到灵识主体那边。而是,似乎这些“灵识”碎片“回了家”,所以,飞行员会觉得左腿特别真实。
摔了一跤后,幻觉消失,我是这么理解的——因为终于有一次够强的刺激,让灵识主体明白,这边的肉体的腿已经没了,即使再怎么创造、维持灵体的“虚像”,也是没用的。于是,这个幻觉就再也不出现了。

5.关于老校工看到的“腿”,我倒是在想,会不会是因为他体质特别等个人原因,使他能看到、听到,而别人看不到、听不到?而且和“见鬼”一样,体质敏感的人,也不是随时随地能见鬼的,需要特别的条件。

最后,我会做以上的一开始的分析,是因为,恐怕不是每个有幻痛的人,被截去的残肢,都会这样长时间地、不为人知地被藏在某处吧?
因为这个问题很大,所以还有一些相关的问题,我现在没有整理、归纳。先说以上吧。仔细分析、回想之后,有自我推翻或补充的,我再传上来。

發表於 2012-11-5 23:00:1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天外飛星 於 2012-11-5 23:02 編輯

老校工看到脚的灵体,也许在于这一刹那,着也许跟人类大脑的“预测”功能有关。
例如我听到猫儿的叫声,我马上转头过去寻找猫,这速度在非常快的情况下,也许预测系统会让我在猫儿来声的方向看到一头猫,当实际上那只是一台录音机在播放猫儿的声音。我们的脑袋很快的明白自己搞错了,猫儿的影响很快消失并变成一台录音机。这现象经常在我身上发生。
例如浴室里某个地方放着牙膏,我习惯性的去看,但实际上昨晚我妈已经把牙膏拿走了,我会在一刹那间看到牙膏,然后牙膏会迅速消失。这现象经常发生在我刚睡醒还朦朦胧胧的时候又或者不太清醒的时候,我知道这是与大脑的运作方式有关。大脑会先对将要发生的事情进行预测,如果发现跟预测不同,就会发生我说的那种情况,又或者这回让人产生惊讶的表情。

老校工也许没有看到脚的灵体,只是大脑预测系统与脚的灵体产生某种联系,看到的只是脑袋自行产生的幻觉而已,而脚的灵体又真实的存在。因为校工并没有阴阳眼。

頭像被屏蔽
發表於 2012-11-5 23:19:14 | 顯示全部樓層
天外飛星 發表於 2012-11-5 23:00
老校工看到脚的灵体,也许在于这一刹那,着也许跟人类大脑的“预测”功能有关。
例如我听到猫儿的叫声,我 ...

校工有没有阴阳眼,这个不知道了。

但不太象是你说的那种“幻觉”。你说的幻觉,是有平时的经验作为基础的。无论是听到猫叫声而推测有猫,还是牙膏,都是曾经发生过的经验。然后,在相同情境下,大脑做出了错误的预测。(PS 我倒是没有过这种幻觉,呵呵)

但是,老校工以前会有看到一只穿着军靴的腿独自走动,并听到声音的经历、经验。所以,他怎么能产生那种幻觉呢?如果是药物等产生的迷幻作用,产生的幻觉一定是离奇古怪的,又为什么真的会找到一条完整的穿着军靴的小腿骨呢?

如果说,老校工只是看到那条腿留在那里的影像、声音,而实际上那条腿的灵,并不是在老校工夜间巡查时,正好在那散步。那,有些许可能吧,我不知道。

發表於 2012-11-6 11:04:2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天外飛星 於 2012-11-6 11:05 編輯
桂子 發表於 2012-11-5 23:19
校工有没有阴阳眼,这个不知道了。

但不太象是你说的那种“幻觉”。你说的幻觉,是有平时的经验作为基础 ...

這種大腦錯誤預測是幾乎每天都在我身上發生,我還以為每個人都會有這種經歷,不過在你身上卻沒發生過。我經常會覺得前面會有人,抬頭看的瞬間會看到一個人的殘影然後會迅速消失,我一直認為這是大腦預測系統的問題,並沒有重視。當我迷迷糊糊胡思亂想的時候這種情況最容易發生。有時候我早上剛醒來上廁所,會看到廁所地板上有一些物體,例如蟑螂的屍體,每次都會不同,可是這些東西其實是不存在的,這些幻像經常不會馬上消失,甚至會存在幾分鐘,當我認真去看并想移動該物體的時候,那物體才會消失,我才知道那只是幻覺。剛睡醒的時候往往是我最懵懂的時候,這種幻覺也最容易產生。我以為這類事情很容易發生,所以我才會把校工看到腳跟大腦預測錯誤聯繫到一起。

發表於 2012-11-6 11:56:16 | 顯示全部樓層
我也有過幾次幻覺經驗,都是發生在極度疲累意識模糊的時候,,但跟你不同的是這些景象我並無預期心理,甚至覺得莫名其妙,舉例來說,我在高職夜校時期某次坐校車上課,由於白天有工作,傍晚這時候坐一趟40分鐘車程的校車難免會打瞌睡,一直苦撐不睡不知過了多久,模糊間發覺車內走道上有一顆小樹,就直接立在地板上,有趣的是這棵樹還會隨校車晃動,枝葉搖晃的物理反應完全對應著校車搖晃,相當真實,就在我想著怎會有一顆樹?,隨著回過神來清醒後,這棵樹也漸漸消失...

頭像被屏蔽
發表於 2012-11-6 18:13:49 | 顯示全部樓層
幻觉的事情也蛮好玩的,等会儿再开帖子另外专门讨论吧。

倒是,关于心脏、截肢幻痛的这些讨论,让我想到些别的问题。就是如果是死于爆炸的人,他们的灵魂、灵识、灵体,会是个什么情形?

爆炸,看来似乎也会伤及灵体,让灵体一下子分崩离析的。不知道,武侠书里,那传说中的“快刀”是否也有同样效果。呵呵,不过,有一点不同的是,快刀要么一刀毙命,要么伤了身体、断手断脚,如果断手断脚,那当时死不了;而爆炸就不同了,一声巨响,身体各部分离和命丧黄泉,那是几乎同时发生的事情。那灵魂会变什么样呢?我推测一下,可能有三种情况:

1.在爆炸发生前,那人就已有了坚决的赴死意志,最可能的是他自己制造了爆炸,而且在爆炸那一刻,保持着极为强烈的专注的信念和达成目的的愿望。比如那些自杀者,自杀袭击者,或者是舍身炸毁敌人军事设施的战士。我想,他们应该在死后,灵体还是聚在一起的,而且灵魂立刻直接到达某处灵界,或是地狱,或是英灵聚集地。他们的灵体、灵识,可能不碎裂。
这就像《自杀》一书中,描述的那个故意让瓦斯爆炸自杀,还殃及无辜的亡灵一样。那个亡灵,直接去了地狱。

2.在死前知道自己将死于爆炸,但是心念并不是很集中,没有某种很强的“愿”。那么,由于能预计到自己将被炸碎,那灵识也就无法再保持那种完整的“自我勾勒像”了,于是灵体碎成好几块,而承载着“自我意识”这样的主要“灵识”的一片,将飘飘荡荡,直到机缘到来,再次塑成完整的“人形”。或者,这样的片断“灵识”,吸附到了一些东西,形成了别的样貌的灵魂?
还是在《自杀》一书中,那位日本飞行员,就是这样的例子。他虽然也是自杀袭击,但在临死前的那一刻,他幡然醒悟,不再抱持着杀人、杀己的强烈意念;同时,他也知道自己这一撞,必将引起爆炸,让自己粉身碎骨;同时,他原来的深层的价值观、世界观崩塌,让他对自我产生极度的怀疑。
也许,就是三种原因在一起,使他的亡魂,就是没有形体的一个“碎片”,在天空中飘荡了好久好久吧。直到他回答以前去过的某个灵界。在那里,他重新有了身体,我想这不是他飞行员这世碎裂的灵体重新拼凑回去的,而是由于别的原因,比如是因为他的灵魂曾在那个灵界以人形呆过,等等。

3.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在爆炸发生时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甚至在肉体分裂、死亡的前一瞬间,灵识已经整个昏迷过去了。那么,这样的亡者,情况就会和前文提到的失去左小腿的飞行员情况类似了吧?就是,他的灵识,再度清醒后,还能维持一个整体的“自我画像”。区别是,他的灵识的核心,已经完全脱离了肉身。
那么,这个亡灵的状况,就会比较奇怪了。首先,他可能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会浑浑噩噩的。然后,渐渐了解自己已经死亡后,因为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所以灵魂还是生前的样子;但我 估计,这一定是个很虚弱的灵魂。因为在爆炸的时候,他本身的灵体也被炸散了。死亡后,第一可能形成灵魂的灵体,就不如别的正常死亡的灵魂那样,而是会少一点(呵呵,我猜的,原因和那个“左小腿”一样);第二,因为他不知道自己是被炸死的,所以,一直维持着自己完整的“全息像”,这样就等于在间接维持着那些已不见了踪影的身体其它部分所承载的灵体。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是不是只有他尸身的每一部分被人发现,清理或埋葬后,他那个灵魂的相应部分的灵体,才能变强、变完整?如果一直有一小部分找不到的话,是不是就一直会有问题?
这样的问题又会持续多久,跨度到什么时候为止呢?

以上,就是我的猜测了。欢迎指正。

另外,还有一个有趣的问题,如果是被一刀砍掉脑袋,那灵魂又会怎样呢?

發表於 2012-11-6 21:26:15 | 顯示全部樓層
桂子 發表於 2012-11-6 18:13
幻觉的事情也蛮好玩的,等会儿再开帖子另外专门讨论吧。

倒是,关于心脏、截肢幻痛的这些讨论,让我想到些 ...

被炸碎的,靈識可以完整,但靈體肯定是碎裂的,人在炸碎前靈體不能脫離肉體,被炸碎后才釋放出來,可沒那麼快可以凝聚。心智能力強的可能在短時間內吸引碎裂靈體重聚,弱的也許比較難。
也許也是執念所致,就好像得了癌癥的人,樂觀的存活率高,悲觀的很快就死了。認為自己被炸碎后會分崩離析的,有這個信念,死後也保持分崩離析的狀態,認為自己雖然被炸碎但是不會破壞靈體的,估計很容易就能重聚。
至於一刀砍掉腦袋,世界上不是有傳說,說有一種鬼,可以把頭擰下來拿在手上嗎?呵呵!估計也是信念的問題。
元方(桂子姐),你怎麼看?

頭像被屏蔽
發表於 2012-11-6 22:17:16 | 顯示全部樓層
天外飛星 發表於 2012-11-6 21:26
被炸碎的,靈識可以完整,但靈體肯定是碎裂的,人在炸碎前靈體不能脫離肉體,被炸碎后才釋放出來,可沒那 ...

狄大人(飞星),下官认为,凡被一刀取首级者,虽身首异处,然其位置不远。这身体啊,是丢不了的,也就是不会看不见的。所以,灵魂可能没什么大问题,还是能让灵体复原的。
除非,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头和身体分离的印象太过深刻,就不知道会怎样了。


(注:李元芳太忙了,走到哪里,狄仁杰都追着问:元芳,你怎么看?哈哈哈。话说《神探狄仁杰》这个剧还蛮好看的。)

發表於 2012-11-6 23:10:1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天外飛星 於 2012-11-6 23:13 編輯
桂子 發表於 2012-11-6 22:17
狄大人(飞星),下官认为,凡被一刀取首级者,虽身首异处,然其位置不远。这身体啊,是丢不了的,也就是 ...


这似乎源于一个恶搞贴:狄仁杰与元芳的基情死射,你搜一下就能看到,不过要小心,看后容易笑死。哈哈!这部连续剧很好看,只是狄大人太胖,有点担心以后自己也这样。

發表於 2012-11-19 20:43:16 | 顯示全部樓層
發表一下自己的推測:
那麼,存活下來的當事人,他的「意識」還能不能影響這顆「舊」的心臟?


我個人認為可以,因為基於長久以來的「慣性」以及「魄」的強力作用,讓人的靈識、靈體、肉體緊密的結合在一起,所以,這位換心人原本的心臟(屬於肉體之一部)或多或少都留有當事人的細胞記憶、習慣性(魄的作用?)、最重要的是:「部分的靈體」,尤其在此人仍存活的狀態下(這是我個人邏輯推理,錯誤請大家指正)
在當事人仍存活而且尚未完全適應新的心臟的狀況下,作為原來身體的這顆心臟只要還能維持生理機能,依照推理是很有可能得以受到當事人的意識(潛意識)所影響,尤其是像前面提到的,若是當事人是在無意識中被手術換心,那兩者之間的相互影響應該會更加強烈。
扣除推理的部份,人能夠影響已經離體的器官的原因,目前或許只有量子纏結或延伸之量子遙傳可以解釋
畢竟靈魂是有精微物質組成,即使還沒被觀測到或發現,或許這些精微物質的粒子是小到同量子一樣的最小基本粒子,是可以適用目前已知的量子力學的許多現象
其實這個問題是可以付諸實驗的,希望將來有天靈魂學成為正式的研究科目之後,可以有人去實驗看看。

這顆舊心臟不論受到何種刺激(譬如解剖或電擊),當事人有沒有什麼感覺?
基於上述的推理,我一樣合理認為只要是在當事人仍然存活且尚未完全適應新的心臟,而且舊心臟尚未壞死之前,是可能反向影響當事人的。只是程度或許沒有當事人的意識影響那麼強烈。主動與被動的差別。

如果靈魂實存,原來的主人,他的意念能不能影響這顆「目前還在別人胸膛繼續跳動」的心臟?
我認為不能,只能影響到別人的意識(如托夢)。
因為原來的主人已經死亡,靈魂已經脫離了肉體,亦即兩者之間的連結已完全斷絕,或許靈魂會受到活著時的習性、魄的強力作用而有如同在世一樣對肉體的在乎、感受,但靈肉正式分離之後,原來主人的靈魂跟他的心臟之間已經是兩個實質獨立存在的個體,兩者不再有關係。即使是自己主觀的執著原本的心臟,也不能影響分毫。
致於接受換心的人,有些案例會發生習性改變,我認為那只是魄跟細胞記憶(魄的一部?)的影響。

許德英先生的那段故事的最後,老校工埋葬了小腿之後,幻痛消失那描述,我有點不一樣的想法。
這個故事最後發生的現象可能可以用量子纏結(量子糾纏)來解釋的
量子纏結有個重要的內容,就是纏結現象一經觀測後即解除
或許不是重新埋葬那個儀式而導致小腿靈魂回歸本體而幻痛消失
有沒有可能,當老校工終於看到那一隻小腿之時或是當小腿被挖掘出來的時候就因為觀測而解除量子纏結因而又恢復為完整的靈魂?
時間點推算一下~許德英先生說在某天"晨起時"~或許是在半夜當老校工「觀測」到小腿之後就解除纏結狀態~~
這是我的一些假想啦~~


其實從這些問題可以延伸出很多很多有趣的發想
例如假設量子纏結可以影響到靈魂層面屬實
又我們人類的靈魂是自然進化而來為真
那麼家人之間因為基因序列極為相近,我們身上都帶有來自親輩的遺傳基因序列(極微小的物質),那麼是不是可以說我們身上帶有祖先們之一部分,甚至是父母各半部的結合而分裂延伸出的一個獨立個體?
所以家人間會有天生較強的心電感應是否跟量子纏結現象有關?
也所以對於死亡之後,往往會有已過世的親人來接;或是有些觀靈術的檔案中提到自己進入靈界之後遇到已過世的親人,雖然未曾蒙面,但是就是知道他是誰;這些現象是否跟量子纏結有關?

又如果上述成立,那麼是否可以據此進一步解釋「薛爾德雷克假說」、「集體潛意識」的部分原因呢?
因為如果家人之間可以產生量子纏結(基於基因的聯結),那麼同物種之間是因共同的祖先而繁衍下來,彼此之間的基因相似度亦非常的高(基因本身是失之毫釐,差之千里的,但依然有著來自代代親輩的一部分)。

哈哈,這也只是我天馬行空的亂猜想~~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