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樓主: 天外飛星

腦裂手術與靈魂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2-2-29 22:24:15 | 顯示全部樓層
吳貝蒂 發表於 2012-2-29 14:31
天外飛星你好啊!

看了你這些篇的文章,忽然想到"父母會傷人"這本書,不知你看過了嗎?

hi!吳貝蒂
        謝謝你的關心。放心吧!我雖然有時會覺得自己是個“受害者”,但我還撐得住,今天撐得住,以後都可以。有時“受害者”也是一中幸運,只是有時壓力太大,比較難承受而已。而且經過昨晚桂子姐的提示,我突然好了很多。
        8年前我剛剛上大學,我就發現自己是個被溺愛得無法自主的人,連去找班主任都覺得膽怯,而我的一些同學,已經能幫助學校做很多工作了,這時候我才知道自己是多麼的沒用,我發誓一定要當個正常的人,而接下來我也很幸運,找到的資料也很好。《少有人走的路》、克裡希那穆提的著作、張德芬的著作、李中瑩的NLP、《奸的好人》系列、當下的力量等等,這些書都讓我快速的成長,雖然內心還是有很強烈的恐懼感,不過已經沒那麼重要了。最後我來到這裡,看了張老師的作品,那些我看過的心靈學作品才真正的被賦予意義。如果人死如燈滅,那些心靈學作品寫得再好,意義也是有限的。
        放心吧,我會好的,謝謝你!祝福你!

 樓主| 發表於 2012-2-29 22:26:31 | 顯示全部樓層
樵夫 發表於 2012-2-29 15:29
壬干要看其天梁紫微左輔武曲分落在本命/大命/流年什麼宮位
但是要記住
天梁化祿擋不住武曲化忌(作生意貿 ...

樵夫兄真厲害,這些天干地支的名詞我看了就怕,呵呵!

頭像被屏蔽
發表於 2012-2-29 23:44:17 | 顯示全部樓層
天外飛星 發表於 2012-2-29 22:05
Hi!桂子
        嗯!其實沒關係的,我本來就沒什麼隱私,對知心朋友都只保留很少的秘密。況且我在這個網絡上沒 ...

Hi,天外飞星
我没想到你这个“个案”会做到如此深度,如此“顺利”。事到如今,我只有把心里的话全盘说出了。而且,这些话表面上看去也许会跟张老师的理论有冲突。但,事实如此,我也只能就我看到的东西说出我的看法了。而且,我相信,其实跟张老师的见解并不冲突。我慢慢说。

首先,说你这个“方法”。我一直觉得,“排列”在技术层面,跟占卜的实质是一样的;所以它的核心在于理论。象你这样用自己的“想象力”进行“排列”,是在使用技术层面的东西,这个层面上排列、催眠、占卜,甚至通灵有非常多可以交叉的东西。象你这种方法我自己也曾经尝试过,也听别人说起他们自己用过。我觉得吧,主要看效果。就是,如果带来良性结果,就是个有用的办法。不过,我不建议你多用。因为确实有危险。如果你一个人,又想借用“排列”的观察系统,你可以学学占卜,梅花易,或者“小物件排列”,或者心理学的“沙盘游戏”,甚至完形中的一些技巧。纯粹用心念做,我不赞成多用。

其次,你遇到的那两个女孩,很可能是你“不见了的姐妹”,有可能是在你哥哥之后,或者是在你出生前后,被堕胎的孩子。但是,第一我可能估计错了;第二即使真的是,也不代表她们就是真的灵魂,很可能她们只是你心中的一种“投射”。

说说我的判断由来吧。在跟你的互动中,我发觉你可以很深地代入女性角色。比如说,你看《步步惊心》,会跟着剧情,以女主角的视角去看,而且随之感动。另外,你有时很细腻。还有,我本人是女性,一般人都容易将对待母亲的模式套到其他女性身上,但是你没有抗议我对你专制、霸道,相反你很容易沟通。这些,都让我强烈直觉到,你可能在把我当“姐姐”或者“妹妹”,我感觉到了你的“移情”。而同时,你很可能实际生活中也确实缺了一位姐姐或妹妹,所以造成了家庭系统的不完整,而你在下意识地去填补那个失去的姐姐或妹妹的位置。

昨天,我建议你问你母亲“是不是要把我养成个女儿”,这个问题里我加了点东西,把我的怀疑加了进去。我是想,也许你母亲在听到这个问题后,会跟你再说些什么。但是没想到,你晚上就在这种“类催眠”的状况下,见到了两个女孩,而且之后有了很好的身心反应。

现在,我给你之后的处理建议——
1.如果方便,你就问问你父母,是否在你前后有过堕胎。注意不要冒犯他们。因为,如果有的话,这绝对是他们的伤心事。
如果这属于“家庭秘密”,那你自己感觉一下,自己在家里应该排行第几。你这么敏感,应该能有感觉的。你沉心静气地对自己说:我在家排行第二,看看对不对?然后试着说,我排行第三,感觉一下。再说我排行第四,感觉一下。如果感觉排行第二对了,就试着说,我下面有两个妹妹,感觉一下对不对。依次类推。

2.无论能否确认,你把她们都当做亲人一样,给她们在你心里留一个位置,甚至就是可以留出姐妹的位置给他们。在遇到开心的事情(吃到好东西之类也行)时,记得分享给她们一下。然后,过一段时间,让她们自然地离开。这是很重要的!一段时间后,要让她们走的。

3.象你这样,如果身陷于盘根错节的矛盾之中时,往往家族里距离最近的事件影响最直接。这也是我猜测这是“姐妹”,而不是夭折的阿姨、姑姑的原因。“解结”有时候不能急的。要慢慢来,一个结一个结地解,一层一层地拆。你先处理好一个问题,巩固一段时间后,自然会有下一个问题被解决。

好了,这就是我目前的建议。

另外,我说明一下——以上所有言论,基本心态在于为当事人提供帮助,为个案的实际问题提供解决方案。以上所有,并不是学术、理论的断言和讨论。下面,为防止误会,我陈述一下牵扯到的另一些问题,就是这到底是否“婴灵”影响,或鬼灵影响的问题。

頭像被屏蔽
發表於 2012-3-1 00:22:47 | 顯示全部樓層
为了避免误会,我来解释一下我提到的“被堕胎孩子”的影响。

1.我相信张老师的说法,被堕胎的孩子不会形成真正的“婴灵”;
2.虽然没有婴灵,但是堕胎事件确实对当事的父母,甚至对之前之后的孩子产生心灵上的影响;堕胎确实会影响家庭系统。

在我参加的好几场排列课程中,每一次都会出现堕胎影响的案例。从现场个案的处理场面来看,从当事人的反应来看,确实堕胎影响了个案。而且重要的是,在处理了自己堕掉的孩子,或者被堕掉的兄弟姐妹后,当事人确实问题得到了一定纾解。但是呢,这个原因,其实还是在于人们心底深处对“家庭完整”的极度渴望。而且,我们是华人,华人的文化中“家”又很重要,所以,可能对家庭完整性的渴望特别强烈,因此由堕胎而产生的完整性的缺失就更严重,造成的心理伤害就更重。
就是这样的原因,在处理这种问题时,承认堕胎的孩子的地位,是一种维持心灵中家庭完整的手段,因此才会有效。还有,如果是自己堕胎掉的孩子,承认他们的存在,也是在承认自己的责任,在为自己负责,所以也是有效的治疗手段。

有一点比较特别,在“家排”中,会有人来代表那些“被堕胎的孩子”。比如家庭中有两个堕胎的姐妹,那么就会放一到两个人在那里代表这些孩子。这会让人感觉说,那就是“婴灵”的代表,但实际是不能这样看的:
因为“家排”中,人可以代表很多东西,并不一定代表某个人或灵魂。这就像是“占卜”一样,代表被堕胎的孩子,其实代表的是他对家庭造成的影响,对家庭成员心理造成的 影响。

象天外飞星的那个“催眠”状态,我认为他看到的是他自己心念中的“亲人”,但她们不是真正的灵魂。所以,即使有通灵人在边上,也未必看得到什么。

还有,会不会有鬼灵冒充“婴灵”来要求、缠着人?象天外飞星是否遇到了“鬼灵”?这个,我经验不多,只能用推理,认为可能性不大:
1.在跟这两个“女孩”玩了很久之后,他感到很放松,心情很好,睡眠很好;如果不是关键人物,不会有这样的良性反应;我认为孤魂野鬼冒充的话,他是不会得到深度的心理慰藉的;
2.两个女孩,没有要求各种“供养”,只是要跟他“玩一会儿”。
当然,我这个推论也许不对,就请人指教了。

还有,靠“婴灵”来讹诈的神棍,现在越来越多;靠扮演“婴灵”来骗吃骗喝的鬼灵,也是越来越多,必须要防。所以,有几点:
1.一般人,不宜才用天外飞星那样的方式,而是要以“事实”为基础,确定有堕胎的事件再做处理;
2.对于“被堕的孩子”,绝对不需要什么“供养”来化解,也绝不能以“忏悔”的心情去面对、去要求原谅。如果有人这样要求,请提防。处理的原则是,承认有过那么一个曾经可以被孕育的生命,承认堕胎事件,承认有一个生命的可能性被放弃了,以此来成就心灵中家庭、血缘的完整性,释放因愧悔而造成的阻滞。


说完了。如果有不妥、不当之处,大家告诉我,谢谢!

發表於 2012-3-1 00:35:05 | 顯示全部樓層
天外飛星 發表於 2012-2-29 22:24
hi!吳貝蒂
        謝謝你的關心。放心吧!我雖然有時會覺得自己是個“受害者”,但我還撐得住,今天撐得住,以 ...

天外飛星:

自從我接觸張老師的文章後,恐懼感才真正的大幅減少。

發表於 2012-3-1 11:24:22 | 顯示全部樓層
樵夫 發表於 2012-3-1 00:47
我有個不同的思維,提出給桂子參考可能性...
其實影響他生命負面現象最深的是他的母親
而影響他母親最深 ...

同意樵夫的說法
若在下意識層面中與母親及外婆合諧共處
當然會有某種放鬆安定的效果
而我感覺天外飛星的心智能力足夠創造出這樣的情境來自我療癒

其實很想問問天外飛星
在這之後,與母親的關係或是母親的態度是否有所轉變呢?
推測若是那兩個小女孩是外婆與母親的靈魂
那麼彼此在不同的空間相遇,現實中關係便有可能改變

頭像被屏蔽
發表於 2012-3-1 13:28:3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桂子 於 2012-3-1 14:20 編輯
樵夫 發表於 2012-3-1 00:47
我有個不同的思維,提出給桂子參考可能性...
其實影響他生命負面現象最深的是他的母親
而影響他母親最深 ...


我这个时候不适合再发言。到现在为止,我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

本来不想再说的,因为多说一句话都可能错。但仔细考虑后还是得讲——我认为他“看到”的象“姐妹”,而不象他的母亲或外婆。原因好几条,最重要的是,1.天外飞星相当有经验;2.他的自我诱导,是要处理哥哥的关系,而意外被两个女孩拉走。
另外,不得不说的是,如果有意识地创建这样的画面,要和母亲、外婆以这种方式和解,那首先要有很强的“造梦能力”,更麻烦的是“后果堪虞”。
家庭中,“完整”是第一大原则,第二个就是“秩序”,第三个是“平衡”。(这个,在海灵格的书中有,但是如此系统地提出,我是在别人的课上听到的。)
外婆、母亲、自己,是从上而下的生命链条,生命由一代传递给下一代,这是一种“秩序”。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父母就是父母;孩子就是孩子。如果家庭中父母和孩子的地位有错位,或者父母中某一方降格成了孩子,那家庭一样乱套,会发生很多问题。这不是说,父母不能以平等的方式对待孩子。父母仍然可以做孩子的朋友,以民主、平等的方式对待孩子,特别是他们长到一定年龄以后;但是,平等、民主的态度不代表放弃父母的身份。该管教、该保护、该照料的时候,就必须做到。如果孩子真的把父母辈当成玩伴的话,那“生命力”的“来源”会出问题的。即使不是这么严重,这种做法也会妨碍他去建立自己的小家庭。


頭像被屏蔽
發表於 2012-3-1 16:25:28 | 顯示全部樓層
樵夫 發表於 2012-3-1 15:22
難道"家庭中,“完整”是第一大原则,第二个就是“秩序”,第三个是“平衡”。(这个,在海灵格的书中有 ...

嗯,我倒没生气,就是在想自己怎么老是这样“心想事成”呢?发完刚才的贴之后,我就想——要是别人问我,为什么这“完整”、“秩序”、“平衡”三大秩序是“金科玉律”,我该怎么回答呢?呵呵。(这就当是我的一种“自吹自擂”吧)

我开始相信“家庭系统排列”,是因为它对我自己非常有效,力量很大。我从小涉猎的范围也不少,从历史、科学、哲学、宗教、气功、术数到心理学,都会看。看到觉得好的方法、技术或原则,就拿在自己身上先试。虽然绝对数量不多吧,也不少。我坦诚,我跟“家排”这套大概真的“有缘”,一看就觉得里面那些原则说出了我心底的话,它也教了我很多,很好用。而且,特别的是,它虽然由德国人发明,但它的文化底蕴确实中西兼容。然后,我用它去解决自己的问题,获得了本质的提升。再然后,去上课,看到更多的实例,学到更完善的技巧和理论。

人都是有“偏见”的,有自己的信念、偏好、局限。我也是。我相信“家排”,也会产生相应的局限,这没有办法。我只能说,“整体、秩序、平衡”这三大原则,我历经了模糊学习、模糊应用,精确学习、精确应用这样长期的过程,到现在已内化成我自己内在的观念。也许有一天,会在这三大原则之外,我会发现更多,或甚至创造出什么,但那不是现在这个阶段做的。我现在只能以“内在观念”来应用这样的原则,这就是我现在的水平。我很老实的,不能骗人啊。呵呵。

要让我在这里证明完整、秩序、平衡是很基本的原则,篇幅不够,也无法演示。我这里,只是想回答一个很基本的出发点——

想请问一下樵夫大哥 一个问题——您认为,在一个家庭中,仅仅只是一个成员的心态出了问题,就能造成那么大的失衡吗?

頭像被屏蔽
發表於 2012-3-1 18:25:0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桂子 於 2012-3-1 18:26 編輯
樵夫 發表於 2012-3-1 17:52
我覺得很有可能
因為人類社會家中成員的建立本來就將家人以無形的纜繩(親情倫理金錢權勢家族名望光環... ...


没错。很形象的一个比喻。

只要一人失衡所有人都會受牽扯,这句很形象。这就是“整体”。当然,也可以用别的名字来称呼。


那么,您想过没有,如果有人要置身锁链之外:第一,他真的能切断所有联系吗?第二,被切断的另一部分,会因这个“切断”而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
在这里再插一句——如果非得“离开”,用什么样的手段比较能够成功和顺利呢?比如说哪吒,剔骨割肉还给父母之后,用莲花做了个身体,手段不可谓不烈了吧?之后呢?他以莲花做的身体,跟李靖重新修复了关系。哪吒并不怕失去一切助力,但他确实不能“一切归零”,因为他舍不得放弃他自己的名字。那是父亲给取的,和哥哥们有同样的字,就是天地间的那一个“吒”字。所以,他最后还是做他的“三太子”。这是神话,不过神话告诉我们,太极端的手段往往会有反效果。呵呵。

还有,在羊肠小径上行进,如果一个人看到前面某个他最关心的人太累、累到要垮,所以想走到那人身边扶着他,那会发生什么事?这就是“秩序”了。

 樓主| 發表於 2012-3-1 21:19:38 | 顯示全部樓層

Hi,桂子
         謝謝你那麼詳盡的心裡話,你真的提醒了我很多。也謝謝樵夫兄和吳貝蒂的建議,不過我感覺,那兩個小女孩不會是我的媽媽和奶奶,而更像桂子姐說的可能是“被墮胎的孩子”。
         今天中午看到桂子的帖子后,我回家吃午飯的時候就故意跟媽談起前兩個星期她朋友的女兒保不住胎兒的事,并借此引入計劃生育的話題,并借此問問她有沒有“被墮胎的孩子”。沒想我剛提起計劃生育,我媽就說:“搞不明白她(指我媽朋友的女兒)身體什麽那麼差,我之前有了小孩,可沒分到任務,我跳繩跳了很久都不出來,上上下下樓梯都沒用,後來只好到醫院流產(有點惋惜的樣子)......”
         後來才知道生了我之後,因為沒拿到計劃生育的任務,墮胎了兩次,才分到任務生了我的妹妹。那就是說排行第一的哥哥已經夭折了,我排行第二,第三、第四兩個妹妹被墮胎了,我妹妹排行第五。
         雖然我不知道我看到的兩個小女孩是不是第三、第四個妹妹,不過相對於“媽媽和奶奶的化身”,那種感覺更接近于兩個妹妹。而這在跟兩個妹妹玩的時候,有一個細節比較關鍵但我不能說出來分享,我想我可以自己嘗試解決。
         家庭中,“完整”是第一大原则,第二个就是“秩序”,第三个是“平衡”。對於桂子說的這一點我很認同。家庭的完整可以讓我們感覺到內心的和諧和溫暖,這感覺像一種安全感,無論發生什麽事情,他們都會支持我,如果缺了誰,心裡總覺得身上少了塊肉,有缺失感,就是這種感覺。“秩序”也很好理解,無論我們長得多大,知識文化水平比爸媽高多少,我們都有一種希望得到他們的讚賞和肯定的慾望。哪怕我們已經50多歲,爸媽都已經快80歲,這種慾望還是會有的,只是慾望强於不強的區別而已。至於“平衡”嘛,我看家排的書其實不多,只是有個大概的瞭解就趁著有感覺自己馬上做了,我想應該就是我前面說的和諧相近的意思吧。
         樵夫兄說到“其實影響他生命負面現象最深的是他的母親”,的確,自從兩個妹妹出現后我身體的確有奇跡般的好轉,胸口中間那一個小塊不再鬱悶僵硬,心情也沒有前兩天那麼強烈的抑鬱。但畢竟這不完全是我個人的問題,改變自己的確可以改變他人,但這個改變我覺得更類似于“微調”,180度的大改變我想不太可能,雖然這兩天她好像沒什麼,但要專制的時候還是會專制的。畢竟我們這邊的教師不是吃素的,我媽的同事中也不缺乏“控制狂”,而且做教師的兒女好像也沒幾個有好結果的,一個受不了家人的管束,做“社會上的小混混”去了,另外一個女孩子本性是善良的,可最後還是受不了管束跟家人吵架......我認為我媽因為同失一個兒子,已經有了很強的控制欲,而這30多年的教師生涯,更進一步肯定并加強她的控制欲。她有時甚至把一些自己也沒有把握的謬論來控制自己的家人,例如前天她說我正月去見女網友,是不吉利的,會讓接下來的一年都不順利,我問她哪兒聽回來的,她說總之不好,總之正月不能做大事?我真的暈了,第一見女網友根本不算大事,第二這根本沒有這一套說法。有時候,她會把一些她胡亂想出來的東西“升華”為金科玉律,然後用這些無厘頭的東西來告誡和控制我們,對於這些東西我只能忍,并感覺自己很想撞墻。可以說我這邊的教育真是害己害人。
         至於桂子覺得我有“移情”的傾向,老實說,沒有的,呵呵!這點我還是很清楚的。你說我没有抗议你对我專制、霸道,可是說真的我實在沒感覺到你有任何專制與霸道喔。反而我覺得你和樵夫兄都很熱心,很願意給我建議,我很感動你們可以這樣幫助一個網友。至於而你說我在下意识地去填补那个失去的姐姐或妹妹的位置,這個我就不清楚了,我還得繼續找時間做下去。
         祝福大家!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