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樓主: 天外飛星

腦裂手術與靈魂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2-2-28 10:35:34 | 顯示全部樓層
樵夫 發表於 2012-2-27 22:44
你現在已經成籠中之馴獸
即使有人打開了生命之籠
你也不敢不習慣走出制約

呵呵!要是那一天到來了,我想我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馬上辭職,口袋里放幾百元,騎著自行車環遊世界。

 樓主| 發表於 2012-2-28 10:51:46 | 顯示全部樓層
kazamama 發表於 2012-2-28 08:29
桂子姐(師太)

我覺得我在鑽牛角尖了, 但是真的走不出思想的死胡同, 要請您與眾位網友開導一下, 假設我今生 ...

這位老太的爸媽可能在她小時候曾經罵過她黄色小杂种,這種經歷被老太壓抑在心里,因為她愛自己的孩子。但精神病發作的時候會爆發出來,逼著她也這麼對待自己的兒女。
純屬個人見解,呵呵!
要是3~4年前還有可能狠心跑掉,可現在因為家裡發生太多事我自己也有抑鬱癥、焦慮癥,自己一個到外面很可能會更加坎坷。現在的公司是我媽當時強行安排的,就算我抑鬱癥、焦慮癥發作要休息老闆也不會把我趕走。只能這樣窩著吧.......抑鬱癥發作那種感覺就是想死,天要塌下來,一切之前讓我快樂的事好像都不關我的事,很想一天到晚睡;焦慮癥發作就是整天都很緊張,晚上根本睡不著。

頭像被屏蔽
發表於 2012-2-28 20:57:49 | 顯示全部樓層
kazamama 發表於 2012-2-28 08:29
桂子姐(師太)

我覺得我在鑽牛角尖了, 但是真的走不出思想的死胡同, 要請您與眾位網友開導一下, 假設我今生 ...

Hi, kazamama
很多时候,走不出思想的死胡同,并不是因为思想不够锋利,或者思辨不够好,而是被自己的情绪,深层感情、心理需求而障碍住了。

先说你那个问题,就是今生是A,前世是B,今生死后灵魂清明时,到底“当”A或B?如果是我,回答会是——我就是我,A和B都是我,只不过是不同时间的“我”。我曾经以B的身份活过一辈子,后来又以A的身份活了一辈子。之后的我,会拥有别的“身份”,但我并不想再象过去那样用封存记忆、重新投胎的方式,来换一个新身份;我要一个“自然”而来的身份——某个活过几辈子,在灵界继续过活的“灵”。

老实说,我在你的问题里,读到的是一种担忧,说不定还夹杂着一点恐惧——就是对“失去‘自我’”的担忧。这是我个人的解读,不一定对,我只是说出来供你参考。

失智、疯掉,都是无法再拥有清醒的自我意识;你似乎是害怕或担忧那种状态的,担心经过那种状态后灵魂不能复原,也就是丧失“自我意识”或者丧失对自己身份的认同。同时,你并不担心喝醉的状态,因为喝醉时虽然可能暂时失去意识,但之后会恢复清醒的。我推测,你也不担忧深度睡眠吧?所以,你并不是担心、害怕一时“失去意识”的状态,也并不是纯粹在考虑(或担忧)灵魂消散的问题。

以我“久病成医”的经验来看,你可能真正担心的是自己忘记某个人、或失去某个人。这种说法也许太突兀,我也说不清自己的推理过程。但依我看,你的这种“钻牛角尖”,是轮回机制的一个副作用,是轮回的负面效应。

经过“轮回”,容易产生自我身份认定的困难。特别是当前世记忆、前世欲望留得比较深的时候,肯定会影响今生的。当前世羁绊很深,为了要完成前世的遗憾而投胎时,其实就是保留了前世那个“身份”的心愿。当以这种深层心愿来驱动今生的生活时,发生“身份冲突”、“自我迷失”的可能性当然就很高了。然后,又失去了大部分前世记忆,搞不清自己到底要干什么,那出现的可能问题之一就是——前世遗留的担心、害怕以层层伪装出现在现今的生活中,也许kazamama你的这种“钻牛角尖”的想法,也是这种情结的一种表现吧。

解决的方法嘛——先认同自己确实有这样的问题,然后以今生的身份处理好眼下的生活,同时随兴趣去探索世界;这样,在一段时间后会解开那个“结”的。

呵呵,啰啰嗦嗦一大堆,其实基本是自己的经验。供你参考啦。






頭像被屏蔽
發表於 2012-2-28 21:27:0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桂子 於 2012-2-28 22:25 編輯
天外飛星 發表於 2012-2-28 10:32
Hi!桂子
        謝謝您的好意,我已經學過很多心理學、催眠、靈修、NLP,我第一次看完講家庭排列的書, ...


Hi,天外飞星
你还真的是很敏感、很聪明哦。知道吗,我昨天,本来很想问问你兄弟姊妹的情况的;因为,我怀疑你有夭折或者不见了的兄弟姐妹。但是,这种问题涉及个人隐私,所以我好不容易忍住了没问。没想到,你的心态是非常打开的,说了那么多。只是记得哦,以后在安全的地方,才能说这些东西。

嗯,你学过那么多,应该很清楚一点——我们没办法改变改变他人,为我们只能改变自己;而一旦自己真正改变了,周围的人也会跟着改变的(或者会离开或者会有新人进来),对吗?

在这里,我提供你两个方法,你可以试,也可以不试——
1.第一个是通用性的。如果有夭折的兄弟姐妹的话,最好能用自己的方式去纪念他(这个和什么“冤亲债主”不同哦,不是说什么有鬼灵作祟什么的,而是人感情和心灵的需要,人天然而顽强地需要家庭完整、顾念血缘亲情。纪念这个夭折的哥哥,是为了在心里完成这种愿望——这是在论坛上公开的解释,不是对天外飞星的啰嗦哦,你应该明白这点);

2.如果下次有机会,就问问你妈妈——你是不是想把我养成个“女儿”?
男孩子应该更勇敢的,不能被照顾得太细致哦,呵呵。或者你可以多看看西部牛仔片,提振勇气和果敢呢。


另外,有些话我不得不说:
家庭排列的精髓,在于“中正、和谐”的理论体系。个人在自学和对自己应用家排原理时,第一要点是要在自己身上应用“尊重、认同”的原则——不是表面的、屈从的,而是真正发自内心,带着觉察的。这个比各种技术都重要,是必须首先去做的,后面才是各种家排的原则和技术。

祝你好!

 樓主| 發表於 2012-2-28 21:40:27 | 顯示全部樓層
樵夫 發表於 2012-2-28 13:55
嗯嗯
你生活上的父母壓力源持續存在的情況下
會因心理效應而干擾內分泌的平衡與代謝

現在多數情況吃的是一種中草藥製成的小丸,主要是怕副作用。

發表於 2012-2-29 14:31:47 | 顯示全部樓層
天外飛星 發表於 2012-2-28 10:32
Hi!桂子
        謝謝您的好意,我已經學過很多心理學、催眠、靈修、NLP,我第一次看完講家庭排列的書, ...

天外飛星你好啊!

看了你這些篇的文章,忽然想到"父母會傷人"這本書,不知你看過了嗎?

在你的文字裡頭,實在是看不出你是被"溺愛"到無法自主的人....
反倒覺得你對自己以及所處環境有著某種比一般人都要了解自我的心智能力,
很多人假裝不知道不願意去面對,或者根本身陷其中不知其原因~
然而你卻能很清楚的分析講述....

沒有人能夠幫助你,只有你自己能夠為自我的生命站出來...
相信你知道自己真正需要的是什麼?
千萬別深入"受害者"的這個角色中,生命所帶給你的一定是你所仍承受的,
要不你也不會還在這裡的,不是嗎?

加油囉!

頭像被屏蔽
發表於 2012-2-29 14:42:04 | 顯示全部樓層
樵夫 發表於 2012-2-29 12:14
桂子的說法很有相輔效果
生理心理兼併治當能奏功
另外

哎,这是樵夫大哥的心得吗?巨门适合中药,天梁适合西药?

今年是壬午年,我对这个“壬”干总有点。。。以后适当的机会,向您请教。

頭像被屏蔽
發表於 2012-2-29 17:09:41 | 顯示全部樓層
樵夫 發表於 2012-2-29 15:29
壬干要看其天梁紫微左輔武曲分落在本命/大命/流年什麼宮位
但是要記住
天梁化祿擋不住武曲化忌(作生意貿 ...

呵呵,我的命宫有巨门,天梁在福德,而且是太岁宫位(就是生年太岁)。

今年我嘛,流年又碰到两个忌了。不过,忌来忌去,习惯就好了吧。

頭像被屏蔽
發表於 2012-2-29 20:11:24 | 顯示全部樓層
樵夫 發表於 2012-2-29 17:43
嗯  以下純屬臆測提供參考
猜測妳是1969年生
巨門坐本命  亦同時為此大命之財福線:  適合以口為生    ...

哇,多谢樵夫大哥倾情相告啊。就是有点不好意思,这楼被我歪了,和原来的主题偏了。不过,想来天外飞星还有别人都不介意的吧。呵呵。

我丁巳年,生在时辰交界处,定盘下来更象是巨机在卯。所以,命宫是天机化科,加巨门化忌。

 樓主| 發表於 2012-2-29 22:05:18 | 顯示全部樓層

Hi!桂子
        嗯!其實沒關係的,我本來就沒什麼隱私,對知心朋友都只保留很少的秘密。況且我在這個網絡上沒人知道我是誰,我更想放開來說。我這個案例很極端,如果有人寫書可以把這個案例寫進去,相信看了的人都會一下子學到很多東西,明白到婚姻家庭的重要性,家不和,並不是影響兩個人而已,而是會影響一代又一代,直到其中一代有人醒悟過來,才有可能改變局面......
        而家庭有問題的孩子,是不是會被“吸引”在一起呢?例如我媽說她根本不喜歡我爸,而我爸好像也不喜歡我媽,不知道爲什麽總是死死的追著我媽。我覺得我爸媽生活在這種家庭下根本沒有愛,根本不知道什麽是愛情。我爸可能跟豬朋狗友打賭要追到誰誰誰,原因是因為我媽漂亮、又有能力,在這種小我(自尊心)的推動下,就直接展開追求了,後來搞來搞去誰都不知道這是不是愛情,就迷迷糊糊的結婚了.......(這不是我胡亂猜的,接觸我爸的朋友多了,還有我爸媽平常的交流,我很自然的有這種感覺。我爸是那種小我強得不能再強的人,臉皮非常的薄。)
        嗯,我們只能改變自己這一點我很明白。昨晚我看到你提供的這兩個方法我突然明白了,之前我只顧著理清長輩之間的關係,沒有關注這個哥哥,所以昨晚我洗完澡就馬上試試。可惜狀態是進入了,我想自己跟這個哥哥說說話,抱一抱,可沒走到過去就被兩個小女孩(性格是小女孩,不過長得大概有18~20歲了)拉著我去玩了......我也不知道這兩個小女孩是誰,沒有這兩個親戚,不過外貌都有點像我,可能是有血緣關係的,有點淩亂。不過醒過來后全身很舒服,因為胸口和肩背部本來有悶悶的感覺,隨著跟那兩個小女孩玩,就慢慢的感覺到有一股清流在這兩個地方流動,慢慢的就放鬆下來了。醒來后很快就又睡著了,而且睡得非常的穩,很久都沒這麼穩過。而且那兩個小女孩給我的感覺很好,不知道是誰,我媽就只有一個小男孩夭折了,沒有其它。不過我感覺這兩個小女孩是非常重要的,不然她們的出現不會讓我心情好得這麼快,這幾年從來沒這麼好過。
        我感覺我這種方法已經不是家排了,家排好像要很多人參與的,而我只有自己一個人在安排角色,而且要自己催眠自己,呵呵!
        昨晚正好有點抑鬱,如果是焦慮狀態,不可能進入催眠狀態的。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