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173|回復: 1

040『廣義靈魂學』下冊 附錄07:靈魂出竅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6-7 16:22:3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阿倫 於 2019-6-7 16:23 編輯

『廣義靈魂學』下冊 附錄07:靈魂出竅

作者:張開基

(本文作者擁有著作權,非經同意請勿擅自轉載、轉貼、摘錄或任何形式之引用,改作)

1.籃球國手徐經鉞

喜愛籃球運動的朋友們,對於籃球國手徐經鉞先生一定不陌生。這位國內目前最高的運動選手,一向球迷們暱稱「老高」的二O二公分的長人。在每年的瓊斯杯籃賽中,傑出的表現,靈活的身手,常令球迷為之瘋狂。

身為一位虔誠的基督徒。從少年時代即縱橫籃壇,從飛駝經過中華隊‧光華隊,到後來的六福村隊。打過中正盃、自由盃、瓊斯盃……等無數場國內外著名的籃賽。在最近與友人閒話家常時,無意中提及幾次親身體驗靈魂出竅的經歷,令在座諸人莫不大為驚訝。經本社特別以現場錄音的方式為讀者們探訪到此第一手資料之事實及經過,紀錄如下,以饗讀者。

記者(以下簡稱記):請問徐先生當時你是在什麼地點?

徐經鉞(以下簡稱徐):當時是在公賣局球場打中正盃。

記:你是代表哪一球隊出賽?

徐:我代表的是飛駝隊。

記:時間是?距離現在多久了?

徐:大約七年前吧!

記:能不能稍微描述一下當時的情形?

徐:當時,我跟裕隆隊的許東慶爭一個籃板球。妳知道,爭籃板球是很激烈的;我們下來時,許東慶一不小心,他的手肘打到我的後腦勺。當場我就摔了下來,只覺得眼前一花,然後就倒在球場上。隊友就趕緊把我抬到球員席去了。

記:那麼當時你的意識是清醒的嗎?

徐:是。那時很清醒。然後下半場開始,教練又叫我上去打。我搖了一下頭說:「不要。」本來還好,只是有點昏昏的……。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記:昏昏的?如何昏法?

徐:昏眩。覺得人好像會晃。

記:那麼接下來呢?

徐:我就坐在座位上,靠著鐵欄杆,繼續看球賽。一直到下半場結束,槍聲響了,有很多隊友就看到我昏倒在那裏。

記:你有沒有感覺自己要昏倒了呢?

徐:沒有。然後我看見他們圍了過來,把軟趴趴的「我」抬起來往門口送。我大約是站在靠門的那個位置,自己卻好像是個旁觀者。

記:那麼你看見他們把「你」一往門口送時,你有沒有什麼別的感受?

徐:沒有,我只是跟著他們走,走到大門口,看到他們把「我」送上車子。

記:那麼接下來呢?

徐:接下來這一段就空白了。看到他們把「我」抬上車就沒有了。接下來我就到了醫院。我靠在櫃台上,看見大門打開,他們把「我』用擔架送進來。

記:那麼你是先到櫃檯看到他們把「你」抬進來的?

徐:是的。

記:你估計從球場到醫院大約需多少時間?什麼醫院?

徐:宏恩醫院。我不曉得大約多久。

(註一:據估計約需十五分鐘。註二:上車後到醫院櫃台。靈魂行走無空間障礙)

記:接下來呢?

徐:我看見他們把「我』送進急診室。

記:到急診室之後呢?

徐:我就跟在他們後面進入急診室,然後我母親來了。當時醫生在做急救工作。翻翻「我」的眼皮。啊!看看瞳孔有沒有放大。跟我媽說:「沒放大,大概沒關係。又挖挖「我」的腳掌心,「我」的腳會扭一下。然後又抓「我」的肩膀,要讓「我」醒過來。他抓得很用力,「我」的肩膀都烏青了。我母親就跟他說:「你不要再抓了。」因為抓的時候,「我」的身體一直很平靜。

記:那他在弄你時有沒有什麼感覺?

徐:沒感覺。

記:你有沒有覺得驚訝。想:「他怎麼在弄我?」

徐:沒有,只是站在旁邊。

記:你有沒想到自己怎麼站在這兒?

徐:沒有。只是靜靜看著。

記:當時大約幾點?

徐:不知道啊,大約是十一點半吧。

記:那就是說,你已經意識到身體跟靈魂分開了?

徐:是的。我站在旁邊看到這些情形。聽他們說話。

記:接下來呢?

徐:接下來他們就把我送進電梯,送到病房,我坐在沙發旁的桌子上。

記:你坐在桌子上?

徐:對。我一向坐在桌子上。

記:哦!你的腳比較長。(說到這兒,大家看著他的腳笑了起來。)

記:接著有什麼感覺?

徐:那時都沒感覺。只是一直看著。看著特別護士跟我母親二個人……

記:他們有沒有說什麼話?

徐:沒有。只是護土在看一本書,抬起頭來看看「我」,看看我媽。

記:你覺得你坐在這邊看很久嗎?

徐:蠻長一段時間。哦,中間有一個護上進來幫「我」量血壓,跟我媽說:「血壓很高,心跳很慢。後來,早上我醒過來就沒什麼了。

記:大約是早上幾點?

徐:也許七、八點吧,差不多七、八點之間。

記:兩個意識之間大約有六、七個鐘頭是空白的?

徐:是的。

記:你以前知道有靈魂出竅的事嗎?

徐:我小學時候就看過魂出來。

記:看見魂出來?是怎麼樣的情形?

徐:我到同學家去。清明節他們去掃祖墳,我跟他們一起去。他們掃好後,就把祭品放在石檯上,我們就到山坡下的樹蔭坐著休息。在吃東西的時候,我一回頭看到那些沒人掃的墳墓,刷刷刷的飛出三、四個靈魂來到我同學的石檯上搶祭品吃。

記:如何飛出來?頭先出來?

徐:就是整個這樣出來。(註:徐先生把手抬起來,然後站了起來)

記:男的女的都有嗎?

徐:看不出來。

記:衣服呢?穿什麼衣服?覺得他們是什麼樣子?

徐:就是半透明的,人的形狀,其餘的並不很清晰。他們搶祭品吃,一抓,在手上是雞的影子,那雞還是擺在盤子上。

記:那個就是影子脫離了雞本身了?

徐:是啊!

記:當時大概幾點?

徐:中午啊!

記:大白天嗎?那天太陽大不大?

徐:很大。很熱嘛!

記:還有沒有別的人看到?

徐:我一看到就叫他們去看,我們再回頭就沒有了。

記:當時你多大?

徐:五年級。

記:那些魂吃完以後呢?

徐:再回頭看就沒有了啊!

記:你那時有什麼感覺?

徐:很害怕啊!回來發高燒一個多禮拜。

記:你有沒有告訴你母親?

徐:沒有。

記:你母親有沒有問你為什麼發燒?

徐:她認為我跑出去玩,玩野了。

記:當時身體健不健康?有多高?

徐:很健康啊!跟現在差不多高。

記:你有沒有想過自己是俗稱所謂陰陽眼?或什麼……之類?

徐:沒有!我不太好奇,也不迷信。我本身是基督徒。在聖經裡記載了很多這一類的事,小時候碰到時很害怕。後來幾次就覺得沒什麼了。

記:哦……

徐:還有一次是在基督書院讀書的時候。我的同學告訴我的。不過我不太相信。

記:能不能也談談?

徐:當時是大二的時候。因為我們宿舍門是外鎖的。大約清晨四點的時候,我同學起來上廁所,隔著空心磚牆,看到我在籃球場外走來走去。一直走來走去。身上穿了一件白白的,會發光的衣服,他嚇死了,廁所也不上,就回寢室去了。後來早上,他問我,昨天晚上去那裏了?我說:「沒有啊!很早就睡了。他就告訴我上面的事。不過,我想是他騙人的吧!

記:不一定,很難求證!

徐:嗯,也許是吧。



 樓主| 發表於 2019-6-7 16:26:11 | 顯示全部樓層
2.「月亮歌后」李佩菁

在所有的靈異怪談裡有一種靈異經驗至今仍然難以提出科學的合理解釋,那就是靈魂出竅。

所謂的靈魂出竅,是指人的靈魂在非死亡的情況之下,逸出肉體的一種情況,這在佛教及道教裡有甚多的描述,甚至於有修為的人還可以修練到隨時可以靈魂出竅、雲遊四海的地步,是六大神通裡的一種。

對一般人來說,靈魂出竅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因為一般人沒有受過訓練,靈魂出竅之後極有可能無法回到肉體,或者是肉體遭到其他靈魂的侵佔,遂變成了智能不足或成了另一個人,自己的靈魂就只能永遠在人世間飄蕩,成為孤魂野鬼。

尤其是肉體遭到損傷時,即使靈魂回竅也會造成無法彌補的遺憾,是以靈魂出竅在沒有人護持的情況下,絕對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至於靈魂出竅的感覺如何?有的人說很舒服、很好玩,也有人說很可怕、很驚險,有一種訣別人世的驚惶,像「月亮歌后」李佩菁的靈魂出竅經驗,就絕對是讓她心悸不已的遭遇。

李佩菁在十幾年前因運動傷害而致下半身癱瘓,這幾年來一直在尋找恢復健康的方法,她試過按摩點穴、吃鵝糞、針炙、中藥、西醫、開刀……等各種秘方、偏方及正常管道,但是這一切努力都沒有用,她仍然必須依賴輪椅來行動,而且她的稱號也從「月亮歌后」變成了「輪椅歌后」,直到她開始學習瑜珈,才藉由瑜珈稍稍減輕了她身心的痛楚再一次復出歌壇,同時也因學習瑜珈而加強了意志控制,使得自己免除了靈魂出竅的恐怖經驗。

李佩菁總共有三次靈魂出竅的經驗,而且三次全都在三軍總醫院裡,正值她第二次開刀的前夕。第一次的靈魂出竅並不那麼完整,那天她一個人躺在病床上發呆,正暗暗為開刀之事感到有點不安,突然之間,發覺下半身居然飄了起來。這個發現讓自己大吃一驚,因為她多年來一直慘遭下半身癱瘓的折磨,不知道用掉多少心力也不能使她的下半身有一絲一毫的動彈,現在居然在毫無徵兆的情況下,兩隻腳輕而易舉地高高舉起來,這一驚可讓李佩菁嚇了一大跳,用力地將雙腿壓下。她形容那種感覺就好像在水中壓兩個水球進水面下一樣,有一股相當大的浮力一直往上衝,必須使足了力才能將雙腿壓下來。下半身的飄浮事件,其實在李佩菁的身上發生過好幾次,對她而言,這絕對是一種無法解釋的怪現象。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下半身的飄浮事件過沒多久,便發生了全身飄浮的怪事。她回憶當時的情形,記得非常清楚,那個時候家人正在幫她做全身按摩,或許是太過舒服的緣故,只覺得自己的意識慢慢陷入模糊當中,同時身體好像汽球一般,漸漸地飄了起來……

或許是因為那種感覺太過真實,使得她不由自主地睜開眼一看……天吶!整個人居然真的飄浮在半空中;但是,為什麼床上還躺著一個跟她長得一模一樣的人?而家人為什麼在幫那個人按摩呢?

李佩菁不但百思不解,也沒有時間去想那麼多,身體就好像河水上的小船一樣。飄了起來,有如電影上的超人一般,恍恍惚惚地往玻璃窗撞了過去。她忍不住尖叫出聲,奇怪的是,在那一剎那間,身體居然沒有撞破玻璃,反而如撞到一片水簾似的穿透過去,悠悠地飄進了中庭的花園裡。

這一切實在是太奇怪,太不可思議了,那時的腦筋裡一片混沌,根本沒有辦法去想發生了什麼事,只覺得蠻好玩的,似乎是在夢中,可以隨著自己的意識做自己想做的事,甚至不用雙腿就可以到外面走動。

李佩菁快樂地在中庭裡「閒逛」了一會,突然迎面走來了一個她很熟的小護士,推著一個病人在中庭花園裡散步。她興奮地向那名小護士打招呼,想告訴那護士自己居然有飛翔的「特異功能」,可是一連喊叫了小護士好幾聲,那位小護士非但聽而未聞,同時也視而不見,根本沒有聽到她的呼喚聲,仍然邊走邊和那個病人聊天。

這時,她才感到有點不太對勁,再仔細一瞧,不僅小護士看不見她的存在,連其他的人也都不曉得她正飄浮在中庭上方的怪事,發現這件事情後,心中倏忽恐慌了起來,想飛回病房又飛不動,最後被嚇得放聲大哭,這才有如鐵片遇著磁鐵一般,颼的一聲便回到了病房,嘩的一下坐了起來,發覺自己仍在病房裡,雙腳仍然無法動彈,再加上剛剛的恐怖經歷,李佩菁哭的幾乎岔氣,嚇得家人趕快找醫生來看,這才平穩了她的情緒。

李佩菁將她剛剛所遇見的怪事講了一遍,所有的人都說這只是做了怪夢,她怎麼可能會像超人般地飛了出去,更何況當時還有家人一直陪伴在身邊,一直幫她做按摩。可是她卻一直強調是真的飛了出去,不相信的話,可以找那位小護士來問話。

為了讓李佩菁死心蹋地的相信她只是做了一個怪夢而已,醫生找來了那名小護士,李佩菁一見著小護士,劈頭就問她剛剛是不是在中庭花園裡推著一位病人散步,接著又描述了那位病人的模樣,小護士驚訝地問她怎麼會知道?此言一出馬上令在場的眾人為之臉色一變,李佩菁便將剛剛看見的情形講了一遍,再問小護士有沒有聽見有人在叫她?小護士回答說沒有,不過方才有段時間突然心神不寧起來,好像有人牽掛著她似的。

問完話之後,終於可以確定了一件事,那就是李佩菁真的有全身飄浮至中庭的經歷,醫生們不願也無法對這種事多加解釋,倒是後來她告訴朋友之後,才知道這種經歷其實就是一般所說的「靈魂出竅」。

這二次的飄浮,嚴格說起來,都是在半睡半醒中所產生的靈魂出竅,所以只能在附近遊蕩,是以顯得比較悠哉。然而第三次的靈魂出竅,那就相當可怕了。

那是在她第二次進行脊椎開刀的前一天,當時心情十分緊張,深恐這次的開刀會失敗,那她就只好一輩子坐在輪椅上了。就在她擔心個半死的時候,突然發現自己居然又飄起來,一剎那間,只覺得自己好像是陣風一樣,快速地穿透玻璃窗,往外面直衝。唯一這次比較不一樣的地方,是她見著了一片白色的光芒,而且身不由主地被那道白光給吸了過去。

這一次非同小可,馬上就放聲大哭起來,立刻又恢復了原先的樣子,後來有人告訴她,說那道白光其實是通往天堂的路,幸好李佩菁沒有被那道白光吸走,否則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對於自己能靈魂出竅的李佩菁,說實在的並不懂這倒底有什麼好處?不過聽別人一講,也知道了靈魂出竅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所以也希望以後不會再有類似的事情發生。開完刀之後,她仍然沒有辦法行走,不過也沒有再次「靈魂出竅」,一直平安順利地出院至復出歌壇。

李佩菁並不諱言自己的半身不遂的確帶給她很大的痛苦,但是她深信在將來一定有治好的一天,所以每天仍然勤快地幫雙腿做復健工作,希望自己能有以雙腳行走的一天。除此之外,最感到高興的一件事,是她目前在勤練瑜珈時,發現「癱屍法」可以暫時解除脊椎所產生的苦楚,足以讓她好好地在無痛的情況下睡上幾個小時,所以李佩菁認為她的康復絕對是希望無窮,更希望能早一天實現才好。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