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415|回復: 2

08『廣義靈魂學』下冊 第八章 「智善者天堂」的經歷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5-23 07:32:1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廣義靈魂學』下冊 第八章 「智善者天堂」的經歷

作者:張開基

(本文作者擁有著作權,非經同意請勿擅自轉載、轉貼、摘錄或任何形式之引用,改作)  

「智善者天堂」是我所知道的天堂最高層級,那邊的居民非常善良,喜歡創造,可以用「心念」有效的將「靈界物質分子」組合建構成各種原料以及各種物件實物,並且可以逆向的分解任何實物,還原成分子重複使用,所以完全沒有「垃圾廢物」,沒有灰塵,也完全不用擔心物質匱乏;那邊的資源非常豐富,所以,根本不用爭奪謀取,大家都樂於分享。

大多數居民可以像「呼吸」一樣自然的吸收「靈體」必須的能量,因此,飲料和食物只是「喜歡」,而非必要;「靈民」可以輕鬆的飄浮在空中,移動或者運動、遊戲,也可以像人類在地面一樣走動;有許多物件或現象不是人間可以想像的。

我進入之後,最先看到的是一個廣場,長方形,四端是圓角,大約有一個標準田徑場這麼大的面積範圍,有綠草如茵的柔軟草地,草很長很軟卻很厚實,感覺坐在上面一定比沙發還要舒服;還有光滑如鏡的地板走道,好像是混合石頭和部份金屬鋪成的。廣場四圍是櫛比鱗次的商店和住宅,幾乎都是屬於歐式的建築風格,樣式雖然古色古香,但是,建材卻很新很完整,而且一些細節和雕花裝飾非常精緻,其中也間雜著一些造型非常現代前衛的建築,使用的材料有各種色澤的金屬和晶亮的玻璃(註:透明的玻璃或水晶材質,不是門窗或玻璃帷幕,是用於裝飾),雖然新舊並陳,卻非常諧調,完全不會讓人感到突兀,但是,最多只有五、六層的高度,大多還是一、二樓高的居多,整體的色彩雖然是五顏六色,卻毫不俗艷,是一種讓人充滿歡娛的鮮明而柔和……

在這些店鋪住宅前面有些高高低低、大大小小的樹木,枝葉繁茂,綠意盎然,葉片雖然還是綠色的,但是,深淺不一,所以很有層次感,同時疏落有緻,又不會完全遮蔽掉屋舍的視野,有些樹上還有各種顏色的花朵,都是大小適中,呈現粉彩色調漸層的顏色,怡人而不野艷。

店鋪住宅每隔十幾幢就有一個不寬不窄的巷道,總的來說大概向四面八方通出去有幾十條巷道,由於這是在去過「靈界接待大廳」之後的經歷,同樣是「景深和碎形的概念」,我已經可以非常理解到巷道走出去後的景況,同樣又是一個差不多大小的廣場;我只站在巷口看過一個延伸出去的廣場之後,就沒有因為好奇而一直被吸引過去;

在原本這個廣場中有許多「靈民」在走動,也有三五成群聚在一起聊天的,有些人數較多,我看到最靠近的一群人,大約有十來位,以歐洲人居多,東方面孔很少,各種年齡都有,卻都是成年人,從外表看來三十多歲到六、七十歲都有,其中最年輕的不到二十歲,他們每個手中都拿著東西,好像在創造或製作一些器物,但是,必須說明的是;我此時使用的不是「肉體感官視覺」,所以,無法一一看清楚到底是在製造什麼東西,他們好像原本是在一起討論,幾乎同時的;在我「看見」他們時,他們也看見我,表情都是有著一些訝異的,卻又不是太過於驚異而失常,只是非常有禮貌的微笑著點頭致意,但是,其中也滿含著一種讚許,我立即讀出了那種眼神和表情,而且也可以非常確定的;我是第一位來自人間的訪客,而這個層級是我所知道以及所經歷過最高階的天堂(後來我將之稱為「智善者天堂」),這裡雖然已經存在好幾百年以上,但是,從來不曾和人間有過接觸,也從來不曾有活人的「靈識」進入過,人間甚至從來不知道有這樣的境界,所以在人類任何歷史紀錄中,完全沒有一丁點的描述紀錄,沒有文字記載,也從來沒有人公開談論過。

(註:筆者無意自誇本事,只是為了讓有志研究靈魂學的讀者更進一步了解,所以才會寫入書中,告知這個事實,而我既然有幸成為第一個進入的活人,我當然有必要紀錄下來,成為一個研究檔案)。

最吸引我的是一個年輕人,不到二十歲,身軀部份是「看見」的,很像白色或淺色上衣,黑色或很深色筆挺的長褲,一雙擦拭得很亮的皮鞋,奇怪的是從腰際分界,越上面越模糊,越下面越清楚;尤其臉龐根本不能說是「看見」的,因為這一群「靈民」的所有臉龐都不清楚,但是,卻能感覺到大概的年紀和特徵,所以知道他們傳遞出來的訊息是喜悅、訝異和讚許的。

這位年輕人也一樣,他手中一直有動作,但是並不是唯一在動作的,卻就是最吸引我的注意,或許是他先「專注」於我,所以,我接收到他的訊息之後才特別注意他;同樣必須說明的,他的臉龐還是模糊的,我不是看見了什麼,而是明確的可以感覺到他的相貌特徵,而且比平素早已慣用的眼睛視覺看到的還要清晰;他頭髮不很長,梳理的很整齊,中分開來,在額頭這個部份可以感覺有點自然鬈,不是刻意吹整出來的,面孔很白淨,身材屬於中等略高,雙頰有一點紅暈,笑容陽光燦爛,但也有一點點天真的靦腆,睫毛略長,但是很可愛,還有淺淺的酒窩,模樣是詩人喜歡的小帥哥型的,而且給我一種非常純潔善良的觀感。

好像愛打籃球,因為我彷彿看到有一套藍白相間的籃球服(摺疊起來放在一邊,不是穿在身上)

他一直沒有停止手上的動作,好像在告訴我或者要讓我了解他現在是很快樂的在創作,這是他最喜歡做的事,所以他過得很好……

雖然,他從頭到尾都沒有主動表示要我傳達任何訊息給任何人,但是,我卻清楚的感受到;我那時心裡是在猜測會不會是那位暱稱「天空」網友的兒子?其實,我雖然進出靈界各層級已經好多次了,也見到過不少熟悉的亡親故友,但是,我抱定主意,絕對不幫任何往生者在人間和靈界之間傳遞任何訊息的,即使是至親也一樣(因為我不是很「八卦」的個性,對於人際關係有點孤僻,而且我也非常不喜歡去關心那些婆婆媽媽的瑣事,加上我平常研究工作已經忙得分身乏術了,不希望為一些閒事來增添困擾,何況那也不是我的專長,我也從來不希望擁有那種能力)。所以不知道是不是我這種意念也很容易被讀取,所以,也確實不曾有「靈界」遇到的亡親故友會託我傳訊。但是,這次非常意外,也非常例外;我在其中時已經決定要幫他傳遞這個訊息給「天空」網友,當然會破例是因為我也想藉此交互印證我這個經歷的真實性究竟如何?因為這種經歷本來就都是屬於主觀的,很難有任何旁證或物證的,因此,如果可以藉此印證是對的,那就值得寫出來留作參考研究資料,不只是對於我個人很重要,對於後世有志研究「靈界」和「靈魂學」的人也同樣重要。

所以,大概是心念的轉變已經表現出來;同樣在非「目視看見」的狀態下,我接收到的訊息大致就是:「請告訴我的家人,我現在很好,不用為我擔心,我在這裡很快樂,這是我非常喜歡的地方,不用再胡亂猜測我在何處了。幫我照顧好狗狗就可以了。」

(最後一句是我自己解讀的,因為我「感覺」到養狗的事,直覺這樣解讀,特此說明)。

最後則是一個「語音」名詞,聽起來像「西瓜」(或者是「星光」還是「曦光」?),但是,我認為那可能是某種諧音,我不知道意思?但是,應該有某種意義的。

很快的,景象就改變了,這群人就像影像淡出一樣的消失了,廣場其他景色、人物又回復清晰起來;有許多「靈民」三三兩兩的在散步,或坐或躺在廣場上一些草地上無所事事的的像是人間公園中閒閒曬太陽一般。整個廣場上疏疏落落的有大概近百位居民,神情都很喜悅善良又有禮;但是,卻幾乎都是歐美人士,很少有亞洲人(註1)

有的是像人間一樣緩慢悠閒的在散步或交談,不是用語言,只是互相望著對方一眼而已就一面前行,不用開口,就能用意念互相傳遞內容。

最奇特的是有些是快速的在移動,但是,不是用走的,而是在離地幾十公分高度在「飄行」,很遠之後緩緩落地,再輕輕一蹬又飄行起來,有些甚至可以離地一公尺多高,通常是外表看起來比較年輕的,不過,我非常清楚那並不是他們實際的年齡,雖然廣場上活動的「靈民」中;外表老老少少都有,甚至有那種髮鬚皆呈銀白,鬍子很長的老先生,或者白髮如霜的慈祥老太太,有年輕帥氣的小夥子和年輕貌美的女孩子,也有中、壯年人或者少婦及中年婦人,不過,那些也都不是實際年齡,是他們自己喜歡的生前某個年齡階段的樣貌呈現在外表之故,因而,不能用人間從外表樣貌推斷年齡的方法來估量。不過也很特別的是我沒有看到稚齡的孩童,更沒有抱在手中或坐在推車裡的小奶娃。最少都是十八、九歲以上的年輕人。
樣貌年輕的男女才會比較多用飄行的,除了會離地以外,速度和運動的感覺其實也有點像人間年輕人在滑直排輪的模樣,會「咻」的從身邊或四周滑過……

因為「靈體」不同於肉體,幾乎不太受地心引力影響,「靈民」好像飛翔,好像在空中游泳,也可以在接近地面空中漫步,或者坐在軟綿綿的雲朵上,但是,也有的像人們一樣腳踏實地的散步,不過沒有行色匆匆的,大家都很悠閒,很滿足的那種快意表情,比較高一點的空中,有年輕人在作像快速衝浪的運動,不過不是浪,而是「雲」;

「衝雲板」不是像人間那樣長圓形或梭形的,而是圓形的,像倒過來的鍋蓋卻更扁平一些,非常光滑,好像是金屬製造的,所以,沒有前後之分,可以360度任意變換滑行方向,也能隨時「煞車」,感覺比滑板更容易操控自如。

這兒真的很特別,尤其是自然景象很不相同;不很高的雲朵飄浮著,軟綿綿卻很結實,可以躺在上面看天空或者趴著看地面風景;大的雲朵上還有花卉及飲料供應……有飄浮在空中的花朵,彩色的雲就飄浮在很低的空中,低到有時就從身邊飄過。

「雲」是「靈民」將自然物件改造過或直接創造的;年輕人衝的雲,很特別,很淡很淡,有著淺淺的色彩,卻很透明,有些很像縷縷成束的絲,彷彿會自行發光似的。

這兒廣場四周既然有巷道有建築,內外裝璜都很精緻,也有各種商店,但是,不是買賣,而是善意的分享,店家不招攬客人,但是,入內後,空間會突然變得很大很高,有製作坊,有產品展示間,店員會非常熱心的介紹他們的各種產品,如果喜歡,直接可以帶回家,不但不用錢,他們反而會感謝你欣賞和喜歡他們的產品。任何店家的態度都一樣。

我好奇的選擇一間「服飾店」走進去瞧瞧;門面中等,但是,走進去之後,空間突然開闊起來,馬上就有好幾位男女店員滿臉笑容的過來接待,都是很真誠的笑容,倒是也不免還是對我有些訝異,卻又禮貌的沒有好奇的追問,只是很熱誠的表示歡迎,並且和悅的介紹他們的所有產品;最外面展示的是各式各樣的男女帽子,有些掛在牆面上,有些擺在層櫃中,但是,都沒有玻璃阻隔,這點我很早就能理解;因為「靈界」大多數層級是根本沒有灰塵的,所以物品不需要收藏在玻璃櫃中來防塵。

再走進去,是各種款式的衣服,從傳統的到最新穎前衛的款式都有,而且質料都很精緻,看起來就知道穿在身上一定很舒服又美觀;




 樓主| 發表於 2019-5-23 07:33:22 | 顯示全部樓層
同樣又是「碎形概念」,不管往那個方向張望,空間都是很大的,正對面是挑高的地下室,兩邊有寬大的樓梯可以上下,我好奇的走過去;往下俯看,可以看見很大的開放式空間,有很多男男女女的「靈民」快樂的在工作,動作是不急不徐的,有些是手工,有些也有小型手工具類的機器代勞,但是,環境很潔淨又舒適,而且毫不吵雜……

因為我只是觀察,也不可能帶回任何物件,但是,他們顯然非常理解,所以只是禮貌的引領我或者任由我自由的參觀。

這兒的景象不能說和人間完全不同,但是,有許多重大差異,因為還是「物質」和「靈質」的不同,那種「精微物質」形成的物品、房屋、花草樹木,或者衣物都更精緻百倍,很多東西都更精細、更堅固,卻又非常輕巧。還有就是,連一些門牆上的雕刻也同樣有著「碎形概念」,就是如果很專注的細看,就會發現那些雕刻可以越看越細緻,很微小的部份也是非常完整的,譬如一朵木刻或金屬雕鏤的花,花瓣上的脈絡也是像「碎形概念」一樣,一直可以細分細看下去的……這點非常特別,絕對不是技術或工具能夠形成的,我「觀察」的當下就確定那是只有強大的心念和創造力才能製造出這麼精細的藝術品。

有些還是很像人間的部份,我個人思辨後推測;應該是這些「先靈」也是往生的「先民」,所以還是帶著人間的一些觀念,所以會有些像人間的部份,有些則是「因地制宜」,因為材料和物性不同,更巧妙的展現。我「看到」或者說「感覺到」的任何視覺印象不是像動畫一樣的夢幻,或者似真似幻。而是很真實的,我有帶回某種證據,經過當事人同意,在下篇續文中詳述;

不過,這邊的「靈民」不會也不能和人間溝通。不是願意不願意的問題,而是從來沒有這個必要,而且很多居民早已經逐漸淡忘了他們曾經經歷過的人間生活型態,畢竟那只是一段很短暫的生命歷程而已。

(註:我們不能用人間的觀念去看待相類的生命境界,譬如說如果某位「靈民」已經在此處居住了五、六百年,那麼在人間經歷的數十年時光不過是十分之一,而且此處肯定是比人間更美好更適居的,那麼又怎麼可能會在意久遠之前在人間的種種事務呢?)

其實,不只是這個「智善者天堂」,事實上所有「靈界」的任何一個層級,人的「肉體」和「靈體」都不能去,因為在活著時,這兩者是緊密結合的,所以只有「靈識」有可能前去;

如果能夠在「深度冥想」中掌控自己的「心念」任意遨遊的話;另外一種特殊狀態是在「清明夢」中,能夠掌控夢境主導權,一步一步熟悉「路徑」,經過許多次大膽的「探路」,也可能進入。

還有,所有景象不是用「肉眼」看到,而是其他「感知」方式,把意念感知轉換成為視聽感受。

人類的舊石器時代大約從二百五十萬年前開始至一萬二千年前,中石器時代從一萬二千年前開始至農業時代,新石器時代從一萬年前開始至五千年前,但是,有些遺留到更晚近;

從「新石器時代」開始,人類已經穩坐「地球生物食物鍊」的最高層,沒有任何物種可以來挑戰這個寶座,可以說人類已經戰勝了所有掠食者,然後到了大約七、八千年起,人類有了比較堅固木石建築的居室,也已經可以對抗大部分自然災害;

假設人類就此滿足,不再致力於物質文明的進步,也足堪在地球上安然存活了。

然而不然的,人類仍然還是繼續在進步,而且像重力加速度一樣,越來越快,前五百年的進步比之前五千年農業文化總體進步總合還要快,而近一百年又比前一千年進步總合快許多倍。

看看飛機,發明迄今一百二十年,人類已經可以搭乘飛機旅行世界各地,也可以研究實驗性的上太空甚至登陸月球,或許不久之後,就可以商業性的旅遊太空或者前往月球觀光甚至移民。

但是,人類並不因此自滿而裹足不前,反而更加的進步中;我相信除了人類的「自我覺醒」,甚至在我們的基因中就有這種好奇、發明和要求不斷進步的因子。

所以,我的意思是指;並不是在苦難中才會進步,在安樂中一樣會進步;

所以在「靈界」;「善者靈界」仍然需要工作,將原料做成各種物件,所以仍然需要「學習」。

在「智善者靈界」雖然可以用心念來結合或分解分子,組合構建為各種屋舍、物品,甚至基材所需的原料。但是,有這個能力,還是需要更重要的就是「創意」。

譬如我學過珠寶設計,我也會金工實作,假設你給我一塊黃金,一顆寶石,請我直接製作一枚寶石戒子,那不是難事,只要有足夠時間,完備的工具,大概一、兩天就可以完成;但是,如果你給我黃金、寶石,卻要求我要製作一枚與眾不同,能夠讓人「驚艷」的藝術作品級的戒子;那麼這時就要看我是否有「創意」了。

有些金工老手師傳,手藝絕對比我好太多,但是,他們一生都是用在技術方面,卻比較缺乏創意,這種需要高超創意的作品,就不是他們能勝任的,他們再怎樣挖空心思,作出來的作品可能讓你大失所望。甚至旁邊雕龍刻鳳,讓你根本不敢戴在手上。

但是,如果是從事創意珠寶設計又會金工的,做出來的作品不但可以讓你讚歎不已,甚至足以在國際大賽中脫穎而出,獲得評審一致青睞。

所以,學海無涯,沒有止境的,可以製作,跟製作出來的水準如何,是兩回事。

同樣的,在「智善者靈界」,他們擁有以心念創造的能力,但是,創造出來的水準如何是另一回事,這些必須一直學習和精進的。而且他們也沒有「萬能者」,一樣是術業有專攻,各自有自己的專長和興趣,他們也不可能突然就可以輕易創造萬物的。

………………………………

假設;人類在肉體死亡之後,無法以「靈魂」方式繼續存活便罷,沒有什麼好討論的。

如果可以脫離肉體而繼續存活,那麼「脫離靈體」,只有「靈識」以「純能量態」方式長存,應該也是極可能的。

因此,「智善者靈界」仍然不是終極止境,還有太多太多需要學習和克服的,在那之上還有更高的境界存在。

………………………………

最重要的重點是;人類尚未定型定論,我們是第一批地球可以形成「靈」,在肉體死後可以用「靈」的方式存在的生物,也是第一批發現靈界的生物,而且真正在往生後進入「靈界」的生命受到自然阻隔,根本不可能回來跟人類講述靈界的整體樣貌,甚至就如同我們活人迄今還在摸索這個世界,試圖了解自己。

「靈界」的居民肯定也還在摸索了解他們的世界和「靈魂」;我相信他們也還沒答案,又如何能說一定是這樣,或一定是那樣呢?

「智善者靈界」的居民也一樣,他們也在學習,不只是想往更高「純能量態」方式的生命型態邁進,一方面也在積極了解自己和環境。

人類受限於智慧,對「靈魂」和「靈界」了解的都太少,接觸最多的頂多只是羈留在陽間裝神弄鬼的孤魂野鬼而已。

「智善者靈界」的居民幾乎從來不曾和人間接觸,之前也沒活人去過(我非常確定這點),所以,對於這個「靈界」層級從來沒有這樣的說法和任何紀錄或描述。我自己的感覺也只待了十幾分鐘,只是驚鴻一瞥,談不上了解,只是有點初步印象而已,我們對之了解的接近0;所以,根本無法下定論,希望以後還有機會去多了解一些………………

大約在我要離開前的一分鐘左右,又看見另一個重要的奇景;突然廣場上的「靈民」們都往一邊的天空張望;屋子裡也陸陸續續出來許多「靈民」;同樣都是望向一邊的天空,我幾乎同時轉頭看過去,那邊的天空不知道何時變成了比較深而美麗的寶藍色,清明又澄澈,遠遠的出現一些亮點;四顆是銀白色的,後面還有一顆金色的,很像星星,但是卻快速的往這邊飛過來,不是筆直的,是繞了一個大弧,四顆在前,金色的在後,直覺的讓我想到UFO,但是又像四駕的馬車排列,很快的越來越近,然後真的就像四駕的馬車,前面四顆銀白色光球好像拖拉著金色的光球,無聲無息的慢慢減速停駐在廣場中間,停駐在大約近二公尺高的空中;前面四顆銀白色光球約摸像一般籃球的大小,金色的光球要大上一倍,像一般大型瑜珈球的大小;因為本身在發光,非常明亮卻不刺眼,也不是反光,所以看不出來是透明的或不透明,也無法看出其材質,但是,這些光球之間沒有任何有形的繩索或物件聯結;然後所有「靈民」用各種移動方式向這個光球載具靠攏過來;

沒有看到有任何開門或者其他動作,從那顆金色光球中直接穿出了一顆銀白色非常光亮的「光球」,只比籃球大一些;外面有無數長長短短的觸手,一直在伸縮扭動變幻著,觸手是半透明的,尾端還有不同色澤的小小亮點,不停的閃爍,感覺像是在傳遞很多的訊息……我不是用思維判斷或推論;直覺的就是知道那是一個「生命體」,也沒有人直接告訴我或者用意念向我解說;就是我自己直覺的可以明確知曉;那是一種更高階的「生命形式」,就是「純能量態」的生命,而且不是外星人或者其他生命的進階,是曾經經歷過「地球」人間肉體生命,再經過「靈界」之後達到的「生命型態」,已經不再有任何物質成份,一種有高度智慧的自主生命;可以很確定的,跟任何宗教中所說的「神」完全無關,是人類本身最進化的極致形式(不能確定的一點就是:可能是這個「生命體」同時也傳了我可以了解的訊息給我,所以我才會有這樣的「直覺」?)

如果可以用「他」來稱呼的話;「他」同樣是從這個「智善者天堂」再提昇後的最高階生命,「他」正是來教導這邊的「靈民」如何學習提昇「心智能力」,才能脫離「靈體」的精微物質身體,強力的凝聚成「純能量態」的生命,因為「靈體」雖然比「肉體」存有更長久,卻仍然不是究竟終極,「靈體」一樣會受限在「靈界」的環境限制,而且一樣有可能毀損,如果「靈識」不夠凝聚堅固,一旦「靈體」受損毀壞,「靈識」能量會被「靈界亂流」衝激而逸散,很難再重新凝聚。所以,雖然這個「智善者天堂」已經是天堂的最高階境域,但是,終究不是永恆不變的,只有凝聚成為「純能量態的生命型式」,才能和宇宙同壽。

(註:我原本以為所謂「純能量態」生命也是在靈界的範疇之中,此時此刻才有如醍醐灌頂的了解到「靈界」和人間一樣,都只是一個有限的生活空間,但是,宇宙中只有能量是可以無所不在的,而「純能量態」生命才能自由自在的穿梭在宇宙各處,以自主的意識操控運用一些自然能量,然後藉由「能量流」的涵蓋範圍,自由的「滑動」和「傳輸」………………)

不過,我很誠實的說;我並不是能非常了解,也無法想像那麼高階的生命形式究竟可以有多大的能力?不知道「他們」生活在何處?又是什麼樣的「生活方式」?

雖然我盡力的在捕捉任何訊息,但是,頂多也只能知曉這麼少的一點點;我不知道這裡的「靈民」是不是了解更多、更高、更深入的智慧?因為我相信問題不在他們,而是在我自己的「智慧」高度,如果我只能知曉這麼多,那麼就是當下的極限,無法知曉更多是受限於我自己的「心智能力」。還好,我不會因此遺憾,因為我做事一向盡力而為,還是不懂,那是不能而非不為。希望此後還能繼續精進,應該會更了解的。

寫成人間文字很長,但是,整個過程其實可能不到一分鐘,思維卻已經是百轉千迴了。

關於「智善者天堂」的經歷大致是這樣!

但是,不要把我當成無所不知的,我知道的也不比大家多多少,其實,那是因為我們人類的智慧真的還不足以知曉靈界的全貌,幾乎都是以管窺天而已。

(註1「智善者天堂」之所以大多是歐美人士,絕少亞洲人,是因為絕大多數的亞洲人在思想觀念上或多或少都受到「輪迴轉世」觀念的制約,尤其是「印度教」和「佛教」和「道教」的信徒,只要他們真的虔誠信仰,就會受到「輪迴機制」的制約,不得不一再的身陷輪迴的羅網之中,就算不是很虔誠的信徒或者即使不是這三個宗教的信徒,但是,從小的思想觀念中就不知不覺的受到「輪迴轉世」觀念的影響,不論相信與否,還是難以徹底擺脫;相較於歐美人士,基督教、天主教、東正教或者伊斯蘭教都有各自標榜的天堂或天園,這種虔誠信仰也會決定死後靈魂的去處,再加上沒有宗教信仰的人們,對於東方「輪迴轉世」說,根本不以為然或者嗤之以鼻的認為只是迷信傳說,絲毫不受影響,所以,當然不會輕易陷入「輪迴」的羅網而一再轉世人間,所以,除了宗教的天堂、地獄,真正思想自主的,又有智慧喜歡創造,而且心性善良的,就較多會進入「智善者天堂」。實事求是的來說;亞洲人絕少能夠進入「智善者天堂」,這也是亞洲人普遍的心理陰影和悲哀)。


發表於 2019-5-23 10:36:25 | 顯示全部樓層
比读小说还爽。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