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298|回復: 2

07『廣義靈魂學』下冊 第七章 天堂的「鮑魚宴」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5-22 20:47:5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廣義靈魂學』下冊 第七章 天堂的「鮑魚宴」

作者:張開基

(本文作者擁有著作權,非經同意請勿擅自轉載、轉貼、摘錄或任何形式之引用,改作)  

我先跳接到整個景況經歷的部份,其他在文後解說;

……這是一個盛大的宴會,像人間的喜宴和壽宴,中式的,所以在一個豪華又寬敞的大廳中,有很多很多的中式大圓桌,每桌至少可以坐十五、六人;最靠近的這幾桌,全是「先父」生前的同事和好友知交,也就是我要尊稱為「叔叔、伯伯」的父執輩好友,當然他們都是已經辭世往生者……

他們「看到」我時,是異常興奮和有些驚異的,兩邊都有這些生前也喜歡我的長輩不約而同的來拍我的肩膀,笑得好開心,我非常禮貌恭敬的向他們鞠躬致意,「先父」在大圓桌的另一邊,正站立著舉杯與其他不同桌的好友把酒言歡中,轉頭看到我,也笑得很開心,向大家指著我,但是,好像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說;但是,他的表情是一種得意的開心,好友們也紛紛跟他比出大拇指,紛紛稱讚,有些還直接說:了不起!了不起!

「老爸」很得意,開心的舉杯謝謝大家讚賞,我知道他在這個場合本來就是最適切最開懷的,看到我的「出現」,更加開心得意,我知道我又讓他在知交好友間很「露臉」;就如同我十二歲那年考上了省立中學,是他所有同事好友的子女中唯一一個,大家紛紛恭喜他時,他一連好幾天誇讚我為他「露臉」而興奮莫名,還有我29歲那年從阿根廷回來,賺到人生第一桶金,買了第一幢房屋時,以及39歲經商小有成就,在台北精華區全額現金買下一幢高價辦公室時;以及我應邀去參加大型國際會議,他看到國外電視新聞直播;我和國旗同時出現在畫面中侃侃而談我的專業研究時;他表現的就是這樣的開心和得意……

是的!在他們這些同事、好友知交中,只有極少數是單身漢,大家都有或多或少的子女,不論事業成就如何,我卻是第一個「活著」就進入他們現在所處的「靈界空間」的晚輩,也是唯一一個,這些和老爸交情甚篤的好友,也是從小看著我長大;一直都喜歡我的,所以意外看到我現身,難免有些驚異、有些激動,卻都是非常開心讚賞的,而老爸的得意也就可想而知了,他根本顧不得跟我說話,也好像不知道要說什麼,因為他要忙著向好友的誇讚不停的致謝……

很快的就讓出一個座位,長輩熱情的壓著我坐下,指著桌上的各種佳餚,就像他們生前愛護我的那種模樣「要我多吃一些!」

一位長輩端了一個精緻光潔的白色瓷盤放在我面前,還輕輕拍拍我的背;這是每人一份的「乾燒鮑魚」,好大一隻,至少有半個手掌大,在人間我吃過幾次整隻的鮑魚,都沒眼前這隻大,我會燒菜所以懂得一些食材,這是道地的「網鮑」,醬色漂亮,醬汁稠度恰到好處,油光發亮,鮑魚特有的香味撲鼻誘人,我左手拿一把銀亮的餐刀,右手拿的是筷子,謝過長輩,切下一小塊,軟硬適中,挾起來放入口中一嚼;哇哈!美味!軟中帶Q,但毫不費心咀嚼,就嚐到那種無與倫比的鮮美,鮑魚受到中國老饕的嗜愛,絕對不是沒有道理的,雖然鮑魚總是帶著一種海鮮乾貨得有的那種「鹹魚味」,但是,就是這種味道特別誘人,讓人食指大動;再切向中間一些,大片一點;蘸點醬汁,一入口真的是燒得非常有學問的「糖心鮑」,中間已經接近要熔化一般的濃汁,像半凝固的蛋黃或奶酪,滿口滿心的滿足,卻是鮮美的忍不住頻頻點頭讚歎;左右邊幾位長輩很滿意的看著我吃得這麼開心,他們也有些得意,但是,千言萬語都在會心的微笑中瞬間傳遞……

我知道他們現在這兒過得很好,這樣的場合是他們生前最歡喜的,滿桌佳餚,好友雲集,大家杯觥交錯,酒酣耳熱,高談闊論,自在快意,都是幾十年的知交,還有什麼比這更快活的呢?

一位長輩遞了一小杯酒給我:「我們都知道你已經幾十年不喝酒了,但是,這杯你一定要喝的!」

恭敬不如從命,我站起來雙手接過,畢恭畢敬的向所有看得見的叔叔伯伯舉杯致意,仰頭乾杯,好烈但是好醇!沒錯!我最喜歡的「大麴酒」!酒香從口舌衝進鼻腔,一股熱流直下喉嚨,好酒!確實比人間的更醇更順口也更烈。

看看四周;像鏡頭在調整景深,剛剛的焦點只在這桌,加大景深就能看到整個大廳,無限延伸,根本不見邊界,不知道到底有多少桌,不知道有多少「賓客」,也不知道是喜宴、壽宴還是其他名目的宴會,我想應該什麼名目也沒有,就單純只是他們歡喜這樣的場景和活動。

有些服務人員穿梭的在端菜上菜,都是年輕的帥哥美女,但是,都是文質彬彬,禮儀周到,而且氣質端莊,發現我的注視,眼神轉過來時,難免有些驚訝,但是,很快就被良好的訓練帶回到微笑的平靜;繼續他們手上的工作。

我必須引用「景深」和後來引用的「碎形」觀念來觀察四周;只有我視野專注的部份才能顯現所有的細節,其他的包括景象和聲音都會模糊而被暫時淡化,當我轉向回這桌時,人物和桌上的佳餚才又一一清晰,而且是非常清晰,比人間的感受還要突出;

我看到除了鮑魚,還有一大盤龍蝦、好大一盤紅燒裙翅,那個大排翅,根根金黃透明,沒看過也沒吃過,旁邊的長輩讀到我的心思,要我自己動手別客氣,我站起來拿筷子挾開一片,哇!每根都有鉛筆這麼長,像原子筆芯這麼粗,但是,卻像麵條一樣軟滑,張口一吸,順利進口,一嚼,彈牙的齒感和咀嚼的快感真是一大享受,一樣鮮美至極,肯定是老母雞、金華火腿、香菇那些上好食材,慢火煨上一天一夜以上的高湯才能燒出這麼好的「上湯排翅」;還有「蝦子烏參」,蝦子不是常見褐色的,而是真正深橘紅色的,漂亮!不用嚐也知道那些真正的刺參肯定是軟嫩滑口的;還有蝦鬆,旁邊竟然有好幾種已經切呈湯匙狀的生菜,從白色、翠綠到淡紫色的都有,味道和脆度當然各有千秋。

(註:我當過大廚,會燒一些菜餚,但是,一直不是貪求口腹之慾的老饕,只不過我還是一直保有一張懂品嚐美食,算是有些挑剔的嘴)。

還有我一直聽老爸提到卻一直沒嚐到過的「蟹黃火腿干絲」,真正道地的味道,在人間我吃到的從來不是正統的,這兒的干絲真的是刀工一流,根根細若髮絲,而且吸飽了雞湯和蟹黃的鮮味,終於在這兒一償宿願,望著老爸;他一副「沒騙你吧?真的就是這麼好吃!」的模樣。

一大海碗的湯,清澈見底,裡面有許多橄欖灰的枝葉,我知道那是江蘇太湖特產的「蓴菜」,但是,用大湯勺一勺,竟然是濃湯,盛進小碗中一嚐,非常卻又濃稠卻非常爽口,不是一般太白粉勾的芡,聞了聞,有著淡淡的荷葉香氣,應該是藕粉勾的芡,是有著特殊口感的,更滑口更美味,「蓴菜」脆而嫩,每枝都完完整整並且帶著像露水一樣的天然黏液,雖然沒有其他食材同煮,但是,單純的鮮味已經非常圓融俱足了……抬頭看著老爸,他微笑著點點頭,知道我吃出一些門道了,沒錯,確實是藕粉勾的芡,才能這麼清澈又濃稠滑口。

甜點好大好高的一盤,分成五種顏色的區塊,都是傳統豆類細粉製作的,紅豆、綠豆、白豆、豌豆和花生;每塊只有三塊方糖這麼大,卻非常綿密細緻,根本不需用到牙齒咀嚼,一入口,用舌頭一頂,就在口中化開了,甜度剛好,是一種清甜不膩的滋味,各有不用的豆香……

我不想見到告辭道別的那種場面,站起來向老爸和長輩叔伯們一一鞠躬致謝,略過他們的表情,儘快的「淡出」,我不想逗留也不想去其他地方,也沒想要記得外觀的細節,直接跳出那個境界,儘快讓自己醒來;

眨眨眼睛,確定真的醒了,沒有起來作筆記,但是,快速回想一下細節,這麼鮮明的「清明夢境」,我怎麼可能忘記呢?所以根本不需要作筆記了。

(註:本文撰寫於2012年十月底,這是差不多二個月前的一個「清明夢境」的經歷,其實,這回我並沒有在睡前或確定自己是在作夢的當兒,想要去那兒的?我只是沒有想要操控夢境,讓夢境主導的引領我進入任何地方,我也沒特別想去見「先父」,因為他已經辭世將近二十年了,這二十年中,每星期我至少會夢見他一兩次,雖然很少交談,但是,我一直知道他現在過得很好。晚年有好多年他一直苦於病痛纏身,但是,在夢中見到他,卻都是健康和活動自如的,而且都是很快活自在的,不過還是保持他老年時的模樣。倒是在這次不經意的「清明夢境」經歷中,他卻是我少年時見到的他還在壯年時健康豪邁的樣貌,那些叔伯長輩們也一樣,都是我小時候見到的,都差不多是三、四十歲的樣貌,也是他們一生中最意氣風發的年代。

先父是軍人,好友也泰半是軍中的袍澤,中國大江南北各省各地的好漢都有,講話南腔北調的,但是,都是性情中人,豪爽大度,不拘小節的,直來直往,沒有什麼心機也不會拐彎抹角,小時候住得近,經常互相來往喝茶聊天,下一代也互相認識而也有交情。雖然,有一小部份先父的同事是那種吹牛拍馬,心術不正的,但是,大家涇渭分明,除了公事,私下是從來不來往的;所以,我非常確定「道不同不相為謀」,不論其往生後的去處好壞,肯定不會出現在這個境域的,果然,我「看到」的全是先父生前最知交的叔伯長輩,只有意氣相投的才會聚在一起,那些心術不正的「小人」也不會喜歡跟先父這群個性相同的人處在同一個地方的,反正我也不關心他們如今何在?其實,在先父辭世前後那一小段時間裡,我連想都不用細想,也知道他會去到大致是什麼狀態的境域中,因為和那樣聚在一起的同事好友都是戎馬一生的軍人,都沒有任何信仰,也不是特別相信「輪迴轉世」,所以,不可能受到「輪迴機制」強烈的制約,肯定不會再來人間的。

而此時此刻;我很誠實的面對自己和所有讀者,不需要編造美麗謊言來溢美先父,他一生為人正直、忠厚,急公好義,雖然因為個性耿直,脾氣急躁,難免因此經常吃虧,但是,他仍然不改其志,留給我們後代子孫的家訓仍然是「傳家有道唯忠厚,處世無奇但率真」,雖然他對我們四個兒子一向都是「斯巴達式」的軍事化管理,相當嚴厲,小時候因為頑皮也經常挨他的打罵。但是,我可以很大聲的說出;先父一生,我從來沒有見過他做過任何不好的事,在退休以前把一生奉獻給國家,退休以後奉獻給予家庭,雖然晚年不免病痛纏身而抑鬱寡歡,但是,至少留給我們子孫最佳做人處世的風範,所以,我研究靈魂學及輪迴轉世幾十年,我可以非常確定他在靈界的處境,即便不是這麼精確的能夠分層分區,但是,至少大區塊的分類我很清楚,所以,我其實並不是那麼渴望去見他,很多次運用不同方式進出靈界的機會,我都是抱著深入了解和研究的心態,進入的都是各種不同層級的靈界,而是否會見到先父?

我是抱著「隨緣」的心態,也因此,或許是因緣際會的,也許是他已經知道我具有這樣的能力,是他想要讓我去看看他的境域,同時也讓那些生前的同事知交們,那些喜歡我的叔伯長輩見見我,他認為這也是讓他自己很露臉很得意的事,所以自然而然的在我不主導「清明夢境」的去向時,安排了一個見面的機會,當然,我也不會特別驚訝的,那兒的美好和自在,以及那種知交雲集,杯觥交錯的場面,還有勝過人間的美食,讓我再次確定中國式的「天界」或者「天堂」也是實存的,至於那些美食美酒甚至場景這麼類似人間,那也不難理解,因為那是先父和他的知交,我的叔伯長輩們生前慣常喜愛的,所以當然不可能出現西式的場景或者西餐大菜,桌上絕對不會出現「魚子醬」、「松露」、「鵝肝醬」、「麵包」和「香檳」的。而美酒佳餚更勝人間,正因為那是境域更佳的天堂。至於我生前的日後是否還有機會或者主動前去,我現在沒有預想和計劃,如果有必要時,我當然會再度前去的。之後,我自己在靈界的分類中,把這裡定位為「善者天堂」,更高的是「智善者天堂」,是在經歷過這兒之後才前去的,有另篇專文詳述)。



發表於 2020-5-3 18:15:22 | 顯示全部樓層
網路上有"湛宇天夜"者, 常常奉派到各種靈界去出差, 每次到靈界出差, 她總是會從靈界帶回來一大堆靈界美食, 待日後自己慢慢享用或與朋友們分享.這是她在網路上說的, 只是我一直不明白靈界的美食究竟要如何才能帶回人間呢?

 樓主| 發表於 2020-5-27 15:30:40 | 顯示全部樓層
odokvy 發表於 2020-5-3 18:15
網路上有"湛宇天夜"者, 常常奉派到各種靈界去出差, 每次到靈界出差, 她總是會從靈界帶回來一大堆靈界美食,  ...

對此人我不清楚,或許論壇上其他網友有接觸過?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