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413|回復: 2

05『廣義靈魂學』下冊 第五章 「靈界」的接待大廳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5-21 20:40:2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廣義靈魂學』下冊 第五章  「靈界」的接待大廳

作者:張開基

(本文作者擁有著作權,非經同意請勿擅自轉載、轉貼、摘錄或任何形式之引用,改作)  

在渡過人間與靈界之間明確的界限—冥河之後;

在口岸的邊上,直接會看到一個萬頭鑽動,紛紛擾擾的「接待大廳」,乍看起來,大約相當半個足球場的大小,其中正面是完全開放的,沒有門窗或任何牆面,以便初登岸的「靈民」可以任意進入……

這個接待大廳,只有在正面有向下的階梯,大約有十幾級,雖然不是直線式,而是有弧度的階梯,卻因為只有一面有階梯,所以看起來並不很像希臘或羅馬式的公共劇場,而且,階梯較少,形狀也不是圓形或扇形的,而是方形的,雖然正面有階梯,不過中間像大廳的地方,面積還是很大的,上方有半圓上拱的透明玻璃採光罩,但是,大廳中的光線並不特別明亮,反而有些像黃昏時刻略暗的感覺,整個大廳中沒有任何座位,也沒有什麼特殊的裝飾,感覺相當樸素,甚至也沒有特別的色調;不過幾乎所有空間都站滿了形形色色的人物,而且都是三五成群,或者十多個、二十多個「靈民」各自形成一個又一個的小圈圈在互相聊天,不是竊竊私語,也不至於高談闊論,大聲喧嘩,也有些單獨的「靈民」東聽聽,西看看,應該是在找尋有興趣的小圈圈。

沒有特別的「導覽志工」,沒有任何指引,我必須自行去認識和了解這個「地方」;

正面往下的階梯,同樣有往下走的一些「靈民」,應該是初來乍到的「新移民」,神情有點茫茫然的,只是看到底下人多,本能的往下走而已;

走下階梯後,可以感覺到這是一個至少挑高幾十公尺的建物,除了正面的階梯,其他三面都是牆面,沒有窗戶,卻有著一扇又一扇緊緊相近的門,都是緊閉著,每扇門都不大,高度大約二公尺多,寬度大約一公尺,就像一般家庭中的房門,沒有特別的顏色,就是灰色的,或藍灰色的,所有門上面都沒有任何文字或圖案的標示,而且門與門之間的間隔很近,差不多只有一公尺的間距而已,因此,這樣的門在三面牆上是很多很多,一時無法估算出究竟有多少扇,大致來說,可能有上百扇吧……一開始並不能立即知曉那麼多的門是什麼樣的房間,也不知道門後又是什麼樣的狀況?

整個大廳,那些三五成群,或者十多個、二十多個「靈民」形成的小圈子,神情都很專注,不是很嚴肅,也不是單純言不及義的在打屁瞎扯,而是互相輕鬆的在談論不同的主題,每個圈圈中的「靈民」有初來乍到的,也有一些顯然是已經來了一段時間的,通常都是早先來的在發表意見,新來的則是多半在傾聽,偶而也會發問。

(註:比較特別的是,有些明明沒有開口,但是,還是可以「聽到」類似聲音的意念,而有些則是張口說話還比手畫腳的)。

每個小圈子,談論的主題都不相同,真的是天南地北、五花八門,任何主題都有人在談論或互相交換意見;

因為我只是一個觀察者和研究者,所以,同樣只是信步閒逛,雖然沒有特別在意,但是,還是可以發現這個大廳很像一個國際機場的景象,因為顯然各種國籍,各種膚色,各種服飾的「靈民」都有,有些小圈子是像小小的聯合國,各種膚色裝束的都有,不過,通常相同膚色相同裝束的聚集成的小圈子還是佔大多數;

雖然,偶而有些「靈民」會好奇的多看我一眼,但是,絕大多數的「靈民」還是比較專注的在自己所在的小圈圈中交換意見,根本不注意其他從身邊走過的單獨「靈民」,也不在意其他的小圈圈。

我慢慢往前走,必須穿梭在一個又一個不同的小圈圈之間,雖然可以聽到他們談論著不同的主題,真的是五花八門,幾乎各不相同,但是,都是些我不感興趣的話題,所以一一略過,也一一掠過,而且我發現也有些同樣是初來乍到的的「新移民」也是跟我一樣在一個又一個的小圈子之間穿梭,不過他們顯然比我要急切,好像一直在找尋有興趣的圈子……

我整個「經歷」的時間大約有「平常」人間時間二十幾分鐘或更久一些,這個只是主觀感覺到的時間計量刻度,實際上究竟是多久,我無法確切的知曉?

因為,此時此刻,我不是使用日常的「感官知覺」在觀察和了解,用的是另一套「心智感知系統」,所以,很難用視覺畫面或聽覺的聲音效果來解說,我必須用一個模擬想像的比方來描述我整體的「認知」;

首先,必須言明和了解到,這個「靈界接待大廳」並不是唯一和絕對的,並不是所有「新移民」進入「靈界」唯一口岸或方式,只是諸多方式和經歷之一,通常只屬於一般大眾系統的;

我將我的觀察和整合後的認知心得描述如下:

一個在人間辭世往生後的「靈魂」,如果能夠在順利渡過「冥河」邊界後(註:不是所有靈必經的),一登岸,就會先看到這個大廳,走個幾公尺之後,就會面臨一個很大的弧形階梯,大家都在往下走,然後來到「接待大廳」的邊上,然後就會看見一個又一個「靈民」各自聚集形成的小圈圈,一開始有些茫茫然,但是,很快就會被最靠近的一兩個小圈圈的交談方式吸引,會慢慢走動,但是,極少有剛好就是自己有興趣的話題,應該是索然無味或者覺得主題太過於芝麻蒜皮,不值得參與談論,於是,也就自然的開始穿梭在小圈圈之間,找尋自己有興趣或非常想要了解的,也甚至可能會駐足聆聽一會兒,如果真的認為興味相投,就會待下來,如果覺得「話不投機」,可能又會轉身離開,找尋其他更相契的小圈圈……

不能說特別,卻幾乎完全一致的,就是這些群體數量不等的小圈圈,同樣是「來者不拒,去者不留」的,完全不在意有新的參與者加入了,也不在意有誰中途轉身離開了,都是尊重「自由意志」的,所以,沒有邀請,也沒有挽留,也更不會么喝招攬。

於是一個「新靈民」走過一個小圈子旁邊,假設聽到談論的是「政治」,他沒興趣,他會走開,走過下一個小圈子時,聽到談論的是「老莊思想」,他沒有興趣,又走開,再下一個小圈子談論的是「生前飲用過的一些美酒佳釀」,他還是沒興趣,繼續穿梭,另一個小圈子談論的是「生前遊歷過的名山大川」,他聽了一會兒,並不十分有趣,又繼續穿梭……然後經過一個又一個小圈子,終於聽聞到有一群「新舊靈民」正在談論「生前有那些善行,可以進入更高的境界」,他好奇的駐足參與;這個小圈子的群眾頗多,至少有二十多位,他專注的傾聽,有的「靈民」認為捐款給慈善團體去幫助弱勢族群就是很大的善事;有的「靈民」訴說他生前曾經擔任義消;不但經常去撲滅火災,也曾見義勇為救過溺水的人,有的「靈民」訴說他生前曾經長期從事環保義工,有的「靈民」訴說他生前曾經和一群義工在非洲從事醫療服務,有的說他在寮國和柬甫寨冒著生命危險在做「掃雷」工作,有的生前跟隨某些佛教師父經常「放生」……

然後,一位主導整個談論主題的「老靈民」在和這個小圈子中的群眾交換意見一段時間,就主動建議「換個地方」詳談;於是這群「新舊靈民」就隨著他魚貫的穿梭過其他小圈子;來到某一面牆邊,他毫無遲疑猶豫,幾乎是非常肯定的站在一扇門前,直接轉動手把,雖然門不大,但是,裡面的空間卻很大很大,竟然又是一個面積幾乎相同的大廳,同樣進門幾公尺外,又是一個弧形的向下的階梯,十幾階下是一個和先前完全相同的大廳,空間沒有比較小,但是,卻有著比較宜人的色彩,同樣有透明的拱形採光罩,整體光線也比較明亮,走到大廳中,又是見到一個又一個人數不等的小圈圈,同樣都是專注的在談論不同的主題;同樣三面牆壁,同樣又是很多比鄰的小門,同樣沒有窗戶,然後剛剛從原初大廳走進來的「新舊靈民」,又被不同的主題圈子所吸引,開始穿梭在圈子與圈子之間,找尋更接近自己喜歡的主題……

在這個空間中,沒有人會懷疑這個大廳是否合理的問題,因為如果要依照人間的建物來審視,那必然是不合理的,因為這麼小又互相緊鄰的門與門之間,門後不可能隱藏著和原初那個大廳幾乎一樣大小的「大廳」,但是,顯然沒有人注意到,因為還是談論的主題比較吸引他們的關注;

倒是和原初那個「接待大廳」有些不同的是;這個大廳中不時會有一個小圈子出現異樣的光景;這群「靈民」會突然個個發光,就是散發出一種聖潔的光輝,不刺眼而且很舒服的感覺,然後其中有幾個「靈民」會更光亮,不能說是看得出來的;只是感覺到他們就像傳說中的天使,男女都有,不過沒有翅膀,這個圈子的所有成員會手牽手形成一個真正的圈子,然後就這樣先慢後快的飄浮上昇,連服飾裝束也放射出潔白的光輝,然後,圓形拱頂突然被一團白色的雲霧包圍,中間會出現一個「雲洞」,這群「靈民」會仰頭向上,個個帶著愉悅笑靨的穿越過雲洞,慢慢消失,然後雲霧和光芒同時消失,顯然是昇向更高的層級去,只是其他「靈民」圈子很羨慕的看到有些目瞪口呆,但是,較遠的一些小圈子卻似乎完全不在意這個特殊的景象,繼續在專注談論自己關心的話題……

以我的認知,並不需要跟著每個小圈子進入一扇又一扇外表完全相同的門去觀察了解,因為我同樣不可能對每個小圈子所談論的主題樣樣都會有興趣;

(註:我懂得攝影,所以,如何使用廣角、望遠鏡頭,甚至微距攝影以及景深控制我都有足夠的認知觀念,還有就是我也懂得「碎形概念」,因此在觀察研究時,用「景深」和「碎形」概念,就比較容易了解,因為每扇門後面的空間都是一個和原本「口岸接待大廳」幾乎相同的樣貌,也因此就不會出現兩扇緊鄰的門後面應該不可能有足夠容納另一個等大的大廳擺放的悖論存在)。

在原初口岸邊這個「接待大廳」中,我還看到兩個比較奇特的景象;



 樓主| 發表於 2019-5-21 20:43:12 | 顯示全部樓層
一個是在正對面最遠端那個牆面,有許多扇門,幾乎都是開著的,因為有許多「新移民」在排隊,雖然沒有志工在引導,但是,他們似乎都可以快速的決定自己要站在那一扇門前面,注意觀察了一下,也好像不是全部自主的意志,有些好像就是會被某一扇門和前面的排隊者吸引,然後就走過去,排在最後面。

雖然沒有任何導覽介紹,但是,意念中自動會浮現答案,這幾十扇門都是通往「輪迴過境室」各個不同層級的,所以,這邊的「靈民」為數眾多,以至在魚貫走進去時,門始終都是開著的,不過,我對「輪迴過境室」了解夠多,這次的觀察並不想再了解什麼,所以就略過,繼續在「接待大廳」搜尋比較特殊的狀態……

接著又看到另一個很特別的景象;同樣是一個小圈圈,那些「靈民」是站在比較晦暗的角落,雖然不是竊竊私語,但是,表情和舉止都很曖昧,其實我也不用靠得很近,甚至根本不是「聽覺」,只是把焦點集中在那個小圈圈,就能用「意念」知道他們在談論的內容,竟然是在談論夜店狂歡扛屍,嗑藥轟趴,甚至如何在飲料中下藥迷姦女孩子的「輝煌戰果」,大家都很興奮的在分享這些令人髮指的經驗……

然後,原本沒有發現,我也不確定是不是因為我開始關注,那個圓形的迴旋梯才出現的?因為那是一個直徑大約七、八公尺的圓形開口,是一條向下旋轉的迴旋梯,我見到那附近幾個小圈子的群眾,先後在一些「老靈民」的主導下,一面暢快的在談論相關的主題,一面慢慢往那個迴旋梯移動過去,沒有誘導,沒有催促,大家好像都很樂意的魚貫走下迴旋梯,腳步是輕快的,因為底下閃爍著類似夜店五光十色的變幻燈光,還有吵雜的嘻哈音樂,應該對他們是非常熟悉又充滿吸引力的,雖然,我已經意會到那會是什麼境界?也知道後果可能會如何?但是,還是忍不住好奇的走過去,站在圓形洞口邊往下探視;

同樣又是「碎形概念」,這是一個上小下大的洞穴,底下有一個大廳,但是,除了五光十色,變幻不定的惑人燈光,還有撼人的音響,大廳中也是一個又一個小圈圈,那些「靈民」都在隨著音樂搖擺起舞,有些表情很興奮,很陶醉,也有些卻是很木然,有些舞姿動作很激烈,有些則很呆板很機械,但是,這個大廳的四面牆上沒有門,只是在四個角落又有圓洞和向下的迴旋梯,和原本下來到這個大廳的迴旋梯不同的是;

原本的迴旋梯有完整的扶手,而再往下去的迴旋梯扶手只有一半,再下去的是圍繞著圓形山壁沒有扶手的向下步道,底下的範圍更加廣闊,然後同樣有明亮的光線照射出來,卻是橘紅色和火紅色的,而且從樓梯、步道一直到最下面開闊的地面,一個又一個小圈圈中的「靈民」幾乎都是衣衫不整,有些像嬉皮,有些像龐克,有些則是幾乎赤身露體的,有些男性像牛郎,有些女性像只穿著一件窄小丁字褲的鋼管女郎;

但是仍然都是忘我甚至像嗑了藥一樣神魂顛倒的在機械式的搖擺,還有的是男男女女在擁抱舌吻,有的舞姿像做愛的那種生物性的動作……而且面貌越來越模糊,甚至有點像剪影;同樣又是有幾個向下的圓洞,不再有迴旋梯,而是貼著圓洞山壁向下的步道,但是,開始有些像人形黑影的生物在催促甚至用力擁擠一些「靈民」往下走,而回頭時,之前走過的步道竟然憑空消失了?也許這些「靈民」可能也不知道結局?只能這樣一層低過一層;一步低過一步向下邁進,或者應該說是一步低於一步的往下沉淪;

因為我不是他們的同伴,我是一個觀察者,我可以「微觀」的看到這樣的「碎形景緻」,卻同時又能宏觀的看到比他們更深更遠的部份,只要調整專注,遠方的景象就會自動貼近變得清晰,就像轉動望遠鏡頭一樣;所以,我看到一段宗教傳說中的「地獄熔岩」,血紅的熔岩在四週翻滾流瀉,黑色的火山岩像猙獰的犬牙魔爪四處聳立,還有焦臭的硫磺味和刺眼的煙霧……

關於這個惡境,並不是我想要從「碎形」細細觀察的對象,因為一直這樣往深處探究,範圍必然會越來越狹窄,所以,我還是回到原初口岸邊這個「接待大廳」中,雖然,我對其中一個正在談論「操控夢境」的主題比較有興趣也想更了解,但是,看到的這個小圈圈,人數很少,而且看來話題深度也不是很夠,所以,有點失望的略過,然後終於找到有興趣的;

有一個小圈子有一群「靈民」正在談「靈魂學」;但是,他們正在往某一扇門走去,我跟著他們後面走;走進去之後才發現這扇門後面不是另一個大廳,而是一間中型的教室,也沒有階梯,大約有將近七、八十組課桌椅,但是,只有二十多個學生在聽課,老師在前面比手畫腳的講解「靈魂學」;他是一位大約五十歲左右的男性,中等身材,有點消瘦,我也隨大家一樣,儘量靠前面坐下來,大家都很專心,沒有引起什麼騷動,老師也很專注在講課,不在意有新加入者……

他正在講述「靈魂和肉體生命」之間的關係,雖然解說的很賣力,但是,卻都是我已經耳熟能詳的那些,不能說完全正確,也不至於錯的太離譜,其實,關於這些,我興趣不是很濃厚的;我盡量保持低調的狀態,耐心的聽他講到一個段落,詢問台下的:「各位有沒有什麼問題?」

等候一下,大家都是面面相覷,似乎還在似懂非懂的狀態,所以沒有人發問,抓住這個機會,我舉手站起來問道:「請問;自古以來的宗教和現今的科學,有沒有能夠完全解釋和證實『靈魂存在』的?」

他看到我,只有一點點訝異,然後示意我坐下之後才有些困難的回答:「以我所知;所有宗教都沒有辦法解說正確,而現今的科學幾乎是一片真空,也無法證實,但是,未來的宗教想必是不會有太多改變的,而未來的科學說不定還有一點希望!」

我點點頭又站起來發問:「那麼,『靈魂』和『靈界』是先於人類出現之前就存在了,或者是人類文明進展到一定程度才產生出來的呢?」

他聽完怔了一下,表情開始有些古怪又有些興奮起來;先向大家宣布:「這堂課就講到這裡,現在下課!」

他這老師顯然很有威嚴的,學生們雖然有點失望,互相竊竊私語的看著我;不過還是收拾筆記紛紛離座;

他很有禮的主動走過來說:「我們私下談談,可以嗎?」

我:「好啊!」


 樓主| 發表於 2019-5-21 20:44:30 | 顯示全部樓層

他向側面一個門比了下,我隨著他走去,打開門,外面是一個小廣場,四周有許多雅緻的平房,圍繞著廣場,都是一間一間的教室,都有一些「靈民」在上課,雖然沒有靠近,但是意念上可以感覺到都是在上有關「靈魂」和「靈界」的課程;

我們並肩走在廣場邊緣,天空中有漂亮的雲彩,沒有看到太陽,卻還算明亮;他迫不及待的開口道:「我已經思索了很久,實在無法確定呢?您知道答案嗎?」

我有些失望:「我以為可以在這兒找到更確定的答案,但是,為什麼還是沒有呢?」

他:「這麼大的問題,很多人生前根本沒有想過,我雖然曾經有過這樣的想法,也只是一閃而逝,沒有追究下去,莫非您找到答案了?」他的態度很謙虛卻也有些疑惑?

我專注的看著他,沒有直接回覆:「你曾經擔任神職人員吧?」

他有些訝異:「你能讀到我的舊檔資料?」

我:「不一定都能,只是如果我專注的看著你,有時就會自然浮現出一些畫面,你當過神父吧?」

他用力點頭,然後看著我,卻有些沮喪和疑惑:「奇怪?奇怪?我為什麼不能讀到你真正的想法?能讀到的只有您當下想要表達的意念?」

我:「哦!抱歉!那個部份我刻意關閉了,因為我的心思太雜亂,很多不同的問題都有待深入思辨整理,我怕被斷章取義造成誤導,所以,還在資料庫裡的東西,我會先暫時封閉,不讓別人讀取;一定等我整理好,說出口或者寫成文章以後才會正式開放。」

他點點頭卻還是很茫然:「我不曾遇見像你這麼特別的,雖然有時也有活人的『生靈』會來到這邊,但是,通常神智都不是很清明,不然就是『路過』,想要找尋其他答案的,從不曾進來聽課討論……」

我:「看來,好像在這邊也一樣沒有正確的答案呢?」

他聳聳肩,有些無奈:「我原本也以為只要來到這裡,所有疑問都能迎刃而解了,沒想到,別人比我知道的和想過的還要少,變成我在教導他們,其實我比較喜歡當學生啊?」

我:「嗯……這麼說來,你教的已經是蠻高階的課程了?」

他點點頭……

我:「更高階的靈界也沒有答案嗎?」

他:「不知道呢?我約略知道有更高階的境界,但是,沒去過,我一時好像也去不了!」

我:「嗯!」

他望著我一下,突然眼睛一亮:「你應該去過吧?」

我:「我去過不少高高低低的境域,可是,到底是多高,我也不能比較!」

他:「那麼你有沒有找到答案?」

我:「我不是去找到答案,是自己深入思辨出來的心得!」

他:「你是說『靈魂』和『靈界』起源的那個問題嗎?」

我點點頭:「嗯!」

他很渴望地道:「可以教我嗎?」

我遲疑著???

他迫不及待的道:「老實說,我承認我自己不是一個虔誠的教徒,我從小就喜歡胡思亂想,就算後來當了神父,基本上還是一個懷疑主義者,我不是不想相信上帝、耶穌和聖母,但是,不管其他同事和教友有很多都說有強烈感應,感覺到聖父聖子或聖母真的曾經跟他們說話,回應他們的禱告,甚至說有親眼看過的或者常常感覺到聖靈充滿。但是,我自己從來沒有,我也不知道是因為我的懷疑主義,讓我事奉神不夠虔誠,還是因為我從來沒有感應,所以讓我一直懷疑?然後,我死了之後,果然也不能上天堂,只能待在這邊……」

我:「其實天堂也不見得有多好,難道你只是想親眼見到上帝,讓他摸摸頭,賜福給你,就算找到答案了嗎?」

他:「你連天堂都去過?」

我:「嗯!而且不只一次,不只一個,哦!你應該相信天堂不只一個吧?」

他:「想過,但是,不確定?真的是這樣嗎?」

我:「對!是這樣的!」

他:「難道天堂也沒有最終的答案嗎?」

我:「抱歉!我必須直說:任何地方都沒有終極答案的,就算有,人類也不會知道?」

他:「為什麼,這點我就不懂了,人類為什麼一定不能知道,是像伊甸園知識樹的那個故事一樣,上帝不肯讓人類知道嗎?」

我:「不是!跟上帝無關,是人類還太幼稚,智慧還太淺薄,根本不足以了解。」

他:「你不會是想要跟我說根本沒有上帝吧?」

我:「暫時不回答這個問題,因為我不是來跟你討論宗教的,我本來是想來印證一下『靈魂』和『靈界』起源的,不過還是無法印證……」

他:「聽你的語氣,是不是你也很懷疑『靈魂』和『靈界』不是從開天闢地,或者上帝創造天地萬物開始以前就早已存在了?」

我:「對!我一直懷疑,但是,經過長時間的思辨,我現在的認知認為確實不是無始之始以前就先行存在了。」

他:「那麼真的是後天產生的?那又是從何時產生的呢?」

我想了想:「其實你或者我都曾想到的那個問題,答案就在問題之中了!」

他大惑不解的一直盯著我……

我:「如果是早於人類就已經存在這麼久遠,那麼『靈魂』應該早就圓滿俱足了,沒有任何疑問了,為什麼我們還會問或懷疑其起源呢?如果『靈界』也是本來就已經早早存在了,那麼一切答案不都早就在其中,而且也早就融合成一個完全圓滿的境界,為什麼還要分高低層級,簡單說;外面那個「接待大廳」根本就不會存在,也不需要這麼多門來分門別類了。而且,有沒有上帝也無關緊要了,因為,每個「靈」都是和上帝一樣無所不能,無所不在,無所不知的。又何必有伊甸園和地球肉體生命?」

他先是有些醍醐灌頂的恍然,但是旋即又落入迷惑中:「你說的真的很有道理,不過,我還不曾想過這些問題,所以,一時還沒辦法完全接受???」

我:「沒關係!反正我也還在一層一層的思辨下去之中,我也不會武斷的說一定是這樣,我只是用合理的邏輯推理,認為這樣解釋是最合理的;因為,人類形成靈還是地球生命的第一次,所以,沒有經驗比對,我們只能自行推理思辨!就說人類目前還是在剛剛開始牙牙學語,蹣跚學步階段吧,我們知道的非常非常少,需要了解的還非常非常多,所以才會變成現今這樣還一知半解的!」

他點點頭至少同意這點……

然後又說:「我生前的宗教信仰從來不承認有「輪迴轉世」的,但是,我一死,馬上就確定真的有,因為我自己就是已經輪迴轉世很多次的,而且其他人也是這樣,不過,我不明白為什麼又有很多人是第一次死亡的呢?在第一世之前,難道他們是不存在的嗎?」

我:「哦!在我的研究中,那是「新靈」,不論之後他們要不要輪迴轉世,那的確是第一次,在之前是不存在的!也所以這多少回答了那個問題,『靈魂』不是原本就一直存在,然後才投入人類的肉體生命的,相反的,應該是人類有了肉體,並且進化到具有足夠的心智能力之後,才能凝聚出『靈魂』來的,同樣的,『靈界』也是後來才發現的,比『靈魂』的存在又晚了很久很久……」

註一:之後還有一些回答討論,但是,無關本篇宏旨,所以在此告一段落!

註二:這個經歷是分三次,用二種方式完成的,在「靈界接待大廳」到進入教室之前,是在「深度冥想」中,主動想要了解而進入經歷的,進入教室之後的前半段是在隔天「清明夢境」中,想要再去看看那個地方有沒有在教導「靈魂學」,想多蒐集一些相關資料,夢境操控和經歷在提出第二個問題後突然中斷;隔天用「深度冥想」進入,並接續在校園中散步並交換意見,三段內容經整合後完成本篇。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