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136|回復: 1

038『廣義靈魂學』上冊 附錄五 乩童李坤玉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5-17 20:10:3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廣義靈魂學』上冊 附錄五 乩童李坤玉

作者:張開基

(本文作者擁有著作權,非經同意請勿擅自轉載、轉貼、摘錄或任何形式之引用,改作)  

XX路XX巷XX號X樓,這房子不是妳的,是租來的對不對?

對的!對的!

你們也不是本地人,從南部搬來的,前後不會超過三年。

是啦,兩年多而已。

妳問的是家庭,怎麼?妳想去抓猴?

……

算了啦,妳想不想跟妳先生離婚?還是希望他老老實實的回來就好?

我……

如果妳想要離婚,那妳就帶警察去抓,保證馬上就離婚;如果妳不想離婚,最好就任由他去。

可是他實在太過分了。說這話的是還不到卅歲的少婦,臉上的哀怨和不甘心。

丈夫會出去外面風流,妳也有責任呢!妳呀,心是不壞,也不會算計別人,但是就是性子急,太愛嘮叨,做丈夫的受不了,才會往外跑,何況他的外表又英俊,很有女孩子緣,不是他去找女人,是女人自己找上門來的,對不對?

少婦有些羞澀的點點頭,在這大庭廣眾之間,隱密的私事被毫無保留的公開出來,實在讓人有些承受不了。

對呀!妳丈夫人也不錯,他不愛人家,人家要愛他,這有什麼辦法!

少婦仍然難以釋懷,卻又欲說還休的……

別啦!不要想去「抓猴」啦,好不好?暫時再忍耐一下,明年三月以前一定會有結果,他和那女人一定會斷的!聽到這兒,少婦突然才眼睛一亮,迫不及待的開口問道:真的嗎?

當然,難道我還會騙妳,男人嘛!有時去風流一下,最後還是會回來的啦,安心啦,來!賜妳一道符,回去請土地公幫忙,我也會跟祂說的。

少婦還想問些事,一時卻又不知如何開口。

好,下一個!廿七!林X旺,阿旺!新竹來的阿旺在不在?

層層相疊,摩眉擦踵的人群中有人應了聲,緊張的排開人群,擠了進來,先前那位少婦只好點頭稱謝,側身退出了。

這兒不是醫院,但是一樣要掛號;這兒不是律師事務所,卻也替人排解婚姻上的糾紛;這兒不是一般江湖設攤的卜卦算命之處,卻能為人推論行運流年的吉凶禍福。

「五X宮」不大,位在一排連幢店鋪房子的四樓,窄窄的樓梯,陡斜幽暗,只在門上掛了方小小的壓克力牌子,藍底白字,上書太子爺三字,右面的牆上則用紅漆正楷的寫了「五X官」和一個往上斜翹的箭頭,指示著慕名而來的善男信女;上頭正是能為人解決人世間各種疑難雜症的地方。上了樓,拐了兩個彎,繞過出售香燭金紙和辦理「掛號手續的櫃台,才見到一處卅坪不到的壇場,後半部三面貼牆設了幾張長條形的靠背木椅,供善男信女等侯之用,轉身回望,卻是一個中型的佛龕,合著供桌上,層層疊疊,供滿了大大小小、造型各有不同的神像,其中比較特殊的是,居然也供了兩尊「四面佛」,一大一小,靠近供桌的一邊,造型和泰國方面崇信的四面佛十分肖似,這在國內其他的佛廟道觀或者民間道壇中甚少見到,然而佛龕的正中供的卻是中壇元帥哪吒三太子的神像,持戟握環,擺出金雞獨立的架勢,十分威武,而佛龕中大大小小數十個神像中,仍有不少不同造型的哪吒三太子的神像,大概是各地善男信女奉獻的。

由於此處太子爺附身乩童,斷事釋疑,消災解厄,可說是靈驗無比,歷歷不爽,因此遠近馳名,享譽遐邇,於是延平北路太子爺的大名不脛而走,五賢宮的本名反倒不彰。求助之人,愈來愈多。延平北路五段,也就是「社子」地方,大街上還算熱鬧,但距離台北市中心鬧區還是遠了些,按著門牌號碼,找到了五X宮,順著陡斜的樓梯往上爬,上了三樓,已經是一片漆黑,只好掏出打火機來照路,好不容易到了四樓,卻見一堵鐵門深斂,看看錶已經三點多了,難道晚上才開壇嗎?敲了一會兒鐵門,也不聞回應,只好快快而返。

過了兩天,打電話一問,才知道此處每逢陰曆三、六,九(初三、初六、初九、十三、十六、十九、廿三、廿六、廿九,外帶陰曆廿)這些天是不開壇的,其他的日子,每天由下午二點至晚上八、九點都在為各界善男信女服務,唉!只怪自己沒弄清楚,才會吃了閉門羹。

但是據去過的朋友說,規矩還不只如此,由於這地方越來越出名,前往求助膜拜的人越來越多,現在每天只「看」一百五十到兩百個人,必須事先掛號,而且至少要掛上十天到十五天才能輪得上,同時也因為人多,所以每個人問事的時間只有三到五分鐘,絕不會長篇大論的侃侃而談,所以每個人的問題和得到的答覆,都只有儘量精簡。

在電話中,問清楚了開壇的日子,準備好錄音和攝影器材,抽了個空再度前往,到達時,早已開壇,只見黑壓壓一片,將乩童和供桌四周團團圍住,擠得水洩不通,踮著腳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但是瞧那些在場的善男信女虔誠和信服的神情,就發現果然是名不虛傳,所謂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像這樣小小的一個神壇,信徒之多,連許多大廟都難以望其項背,但,只要神明靈驗,香火必然鼎盛,這是很明顯的。

去櫃台那兒請教了一位叫陳小姐,並且表明了來意,她卻出乎意料之外的,面露難色,想了想就委婉的拒絕了筆者的採訪,並且也表示此處為了日後建廟事宜,所以才開壇服務各界,並不希望太露鋒芒,免得樹大招風,希望筆者暫時不要報導,待日後大廟建成之日,倒是十分歡迎的。

這樣的軟釘子,在別處倒是很少碰到的,可是剛才稍微聽了一下,果真十分神奇,簡直是神口直斷,毫無遲疑滯礙或模稜附會之處,絕不是一般江湖術士,或者搬神弄鬼的假乩童那套,什麼「好七壞三」,「半猜半編」的模式,也證實了長久以來,風聞到有關此處的種種,果真是所實不虛,所以這樣一個難得的線索和機會,怎能甘心就此放棄呢!於是就再三保證絕無惡意;而且採訪靈異事件,目的是在收集資料以供研究,而非為了工作職責之故。同時也誠摯的向她表示;將來報導的角度絕對客觀,雖無法美言粉飾,卻也絕不會無中生有,惡意中傷,只是把自己看到的、聽到的,冷靜客觀的作一表述而已。

結果,雖然費盡了唇舌,卻仍然未能得到她的同意,考慮再三,她才作了稍許的讓步,願意特別安排筆者優先問事,等親自體驗之後再談。既然如此,實在也不便再爭執下去,何況自己原本也有此意,只是怕掛號到十幾天之後,萬一臨時抽不出空,豈不是徒增悵然!所以一直沒有開口,聽她這一說,也就答應了。隨著在櫃台上填了張掛號單,只不過是姓名、住址、年齡和想問的事情而已,非常簡單,但是因為筆者老家在鄉下,所以就填了兩個地址。

掛號單一送到那位乩童面前的供桌上,筆者背著相機,在一連串的「借過」聲中,擠了進去,先聽到的就是本文開始的那段話,只見乩童端坐在一條長板凳上,左手抓了一疊掛號名單,右手不時用掌在供桌上使勁拍打著,一面向站在供桌旁的當事人解答,眼睛則半睜半閉,白多黑少,但是卻不像一般乩童,在神明附身後,本身意識完全隱沒,講起話來似偈似詩,含糊難懂那檬,他的回答相當果斷,用詞也十分俚俗易懂,完全不需第三者轉譯,也沒有任何奇特的舉止架勢,如果不注意看他的眼神,簡直可以說就像一般人在閒話家常。不過他卻很少去看和他對話的當事人,偶爾側過身子,也只是為了回答一些較為隱密的事項,甚至既不轉頭,也不抬頭,不時也會去整理一下手中的掛號名單,雖然是一大疊,卻也並非完全按照順序,偶爾也見到他會將中間的調到前頭來,不知是何原因?

待先前那位少婦一走,接下來的是位年輕人,問的是事業,他先喊年齡,再喊姓名、地址,而且有些性急的催促著當事人趕緊過來,等人一到桌邊,他毫不遲疑的就開口答話,也不先詳細的問上一巡,最令人感到驚異和不解的就是,他一開口,就會讓當事人楞住;

這個地址不是你的房子,你還沒能力買房子,現在寫的這地址是向人分租的,對還是不對?

只見那年輕人一直點頭稱是,他又道:想要自己當老闆啊!還沒到時候啦,眼前的工作都快保不住了,你還敢胡思亂想!別以為老闆好當,那些倒閉在「走路」的都是老闆,你曾聽說過做夥計的在「走路」嗎?年輕人有些囁嚅,不知如何回答,但表情卻同意了。

他卻毫不保留的接著說:不要嫌父母嘮叨,父母也是為你好,你現在呀是六神無主,現成的工作不肯好好的做,這山望著那山高,看別人當老闆,你也想當,卻沒有先問問自己有沒有那個本事來當?

年輕人有些不好意思的望了望四周盯著他瞧的人,低聲問:最近有朋友找我合夥啦,不知道好不好?

「要問我?」他把頭一搖:不好!人家是不是把老闆給你做?「是啦!」「你當得起嗎?你最近才剛換過頭路(職業)嘛!屁股都還沒坐熱,就不想幹了?」他的問話和動作都很滑稽,引來了旁觀者一陣不很大的笑聲,為的是怕當事人難堪。年輕人沒有回答,卻也像默認了。

「放心!只要好好幹,這頭路不會有問題,老闆不會叫你走路,你自己想當老闆,三年以後! 」他伸出了三隻手指頭,肯定地說。

不等年輕人問答,他又斬釘截鐵的說了一遍:「三年,我保證你三年以後一定當老闆,你呀,只要回去把心靜下來,好好把現在的工作做好,朋友找你合夥的事不要再想了,不然半年之後,你要倒了再來找我,就趕不上車班了! 」觀者相視,驚愕不已。

聽到自己最近當不成老闆,年輕人多少有些失望,但是見他真的是未卜先知,自己不曾說上幾句,他卻一件件事彷彿親眼見到一般,連朋友找他合夥,推他當老闆,自己剛換了職業,住的地方都絲毫不差的說出來,真是不得不信,就十分嘆服的出了人圍子,連旁觀者也個個面面相覷,驚愕不已。



 樓主| 發表於 2019-5-17 20:11:30 | 顯示全部樓層
眼尖的見他抽出了自己的單子,趕緊擠到供桌邊上,待他喊著年齡、姓名,就答應了;他正眼也不瞧一眼,就開口啦:這XX地方的房子是你原來的住所,這房子是你自己買的,不是父母的祖產,你現在住的這房子是借住的,不是你買的!

聽他這一說,前面的完全正確,我相信這絕不是用猜的,因為用猜的或推斷的,多半會說是祖產,但那幢房子的確是筆者自己買的,而非父母的祖產,但是後半段卻有些疑問:叫借住!不是啊!是花錢租來的啊!

什麼租的!他居然把臉一板,沉聲道:這房子是你朋友的,雖然付了房租,人家可算得很便宜,這算是意思意思,借你住呀!

對!對!對!是我朋友的房子沒錯!

哇!果然厲害,筆者倒無意去試探他,而是一時沒有會意,不料他竟然早已瞭若指掌!真是不可思議! 「你不是本地人,父母是從唐山(大陸)來的!對不對! 」 對!對!對!除了點頭稱是,不知還能怎麼說?因為掛號單上是不必填籍貫的,而筆者雖然祖籍是大陸,但從小在此生長,閩南語說得此國語好得太多,平常說起國語,很多朋友都會戲稱是「標準台灣國語」,而說起閩南語,從來沒有本省籍的朋友會懷疑我不是本省人,不料,他可全知道,我也絕不認為這是「巧」。

筆者問的是事業,他的回答更妙:你不是老闆,你是拿薪水袋的!

對!

別人投機摸魚,上班瞎混,都照樣升級,你呢?再怎麼努力也不會升級,所以你很不服氣,對不對?

對!這點也沒錯,除了撰寫專欄,本身的職務也已幹到了頂,眼前是絕對升不了了,而且薪水也一直沒調整過,正是「如食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尷尬時期,所以免不了就焦急的追問:何時才能自己創業?因為目前有個創業計劃也已在進行中,不久就可分曉。

明年三月!一樣是神口直斷,毫不猶疑,期限只比個人預計的遲了一個月,卻也無可見怪了,何況人算不如天算,這種決定在筆者本身也僅只是有些叫一廂情願似的預期自己,事實如何?自己也沒把握。

但是真正令筆者驚愕的,卻是他作的結論:

事實上,你嘔的也不是事業,而是你的家庭;你的牽手(太太)瘦瘦的,脾氣很急躁,常常會和你鬧彆扭,你很生氣,卻又發不出脾氣來,所有的不愉快,都藏在心中,常常覺得很嘔,對不對?

對!對!對!真是「一語中的」,分毫不差,他不但知道我已結婚,連配偶的長相、個性以及我自身的心態都百分之百準確無誤的說出來,這就真讓人無話可說,佩服得五體投地了,而且從頭到尾,沒有出一丁點差錯,沒有猜測、套話、察言觀色、模棱兩可,短短的三分鐘談話,語出連珠,別說「碰巧」,連考慮的時間都沒有,神口直斷,靈驗異常,我不知道「科學的大神」在這時侯又該如何解釋?

以往,雖然在報導各種靈異事件時,依舊秉持著儘量客觀、冷靜的態度來下筆,心中卻免不了擔心讀者會不會懷疑我有些偏頗或誇張?甚至誤以為我故意在危言聳聽,譁眾取寵,但是,卻完全沒有,依然是把自己看到的、聽到的,忠實的報導出來,從來也不會不負責任的來「信不信由你」、「姑妄之言姑妄聽之」,以搪塞推卸,好置身事外。但是,有過在「太子爺」那兒的體驗和佐證,我願意鼓起勇氣大聲說一句:這些都是事實。

當然,相信與不相信,都是主觀的一種意念,別人難以強求改變,但若要心平氣和談論:任何人在嗤之以鼻之前,是不是在體驗之後,再下斷語,會比較客觀一點?特別是那些一味強調科學的「普遍性」和「反覆驗證性」的人士,因為眼前正有個求證的機會。

最後,筆者也把話題轉到了當初的來意,希望他能准許我的採訪,他的回答是:「隨你的心,任你的意!」

無疑的,這是貨真價實的「令箭」,欣然受領後,退出人群,去向陳小姐說明;她卻仍然有些為難,並且也不希望筆者在拍照時,閃光燈會騷擾到壇中的氣氛,所以筆者只好答應下次再來。

隔了四、五天,先在電話中和「五X宮」聯絡,但,對方表示:可以讓筆者和擔任乩童的李坤玉先生談一下,不過,最好不要攝影,只做文字報導就可以了。

見到李坤玉先生時,還未開壇附身,他約莫五十歲左右,十分的平易近人,感覺上反而有些木訥寡言,並沒有一般江湖中人的面貌。再度說明了來意,他也同樣是沉吟再三,才表示同意筆者將重點置於整個過程上,而暫時不要以他本人的事蹟或生平遭遇做為重心,這點尚可勉為其難,但是為了能否攝影一事仍然難以溝通,經筆者再三堅持,他才勉強同意讓筆者拍他背面或側面的鏡頭。

在達成協議之後,他就快步走入壇中,四周原本擁擠雞亂的人群,立即興奮起來,委實也讓他們等得太久了,何況這其中有許多是遠道專程而來的。

只見燒香的燒香,擲茭杯的擲茭杯,好不熱鬧,而李坤玉先生的長公子,已經在佛龕前焚符唸咒起來,那咒語似歌非歌,應該說是用唱的,由於他的位置正在一座數十層的大型叫光明燈的後方,任憑筆者如何努力,也拍攝不到他的特寫。

前後唸了二十幾分鐘,主角李坤玉先生才上場,並沒有換上任何道袍或一般乩童的裝束,仍是一件藏青的長袖休閒服,灰色西裝上褲,卻打著赤腳,雙手交抱胸前,坐在一張長條板凳上,背有些駝,定了下神,就閉目靜侯。過了十分鐘左右,只見他全身起了輕微的顫抖,並且逐漸左右搖晃起來,開始有了所謂的靈動現象,而立在他身後側邊的長公子仍然在唱著咒語,並不時焚化著三張一疊的符紙。

很快的,李先生的動作越來越劇烈,節奏也越來越快,偶爾也會有仰頭乾嘔作聲的動作,大約又過了幾分鐘,他的雙腳就不停地頓地作響,雙手也在膝蓋上拍著,身體左搖右晃,口中卻也吟哦有聲,聲音雖小,但可以聽出也是有腔有調的,慢慢地,聲音越來越大,可以聽出那不是用說的,而是用唱的,似偈似詩,吟哦有節,卻聽不出字句的內容,中間偶爾也見他彷彿在跟人對答,有時點頭,有時搖頭,也像在接受訓示之狀……。

這樣的情形前後至少有半個多小時,他突然站起了身子,邊上幫忙的人立即讓開,將供桌前的位置空出來,只見李先生仍未停止他口中的吟哦,眼睛半睜半閉的來到供桌前,別人早已將先前那條長板凳移了過來,聽他很清楚的唸了幾句彷彿詠嘆的偈語之後,就坐了下來,他的身後立即又被安置了一張方桌,免得被擁擠的人潮騷擾到。而此時原本散在壇中內外各角落的人們,立刻不約而同的擠了過來,很快就形成了五、六重層疊的人圍著,把前方的一張供桌和李先生團團圍住,有些人早早就準備好了錄音機,打算鉅細靡遺的留下詳細紀錄,留待日後印證。而李先生的長公子則在一旁書寫符籙。

第一個上場的是位中年婦人,談吐和裝扮都十分尋常,甚至近乎土氣,但是乩童的回答卻令人吃了一驚,原來這位婦人的先生是位高級官員,而且是本省籍,這點他絲毫無誤就說出來了,緊接著把那人的長相個性也說了八九不離十,因為當事人並未到場,是由他妻子代問事業方面的事,乩童的回答正確與否,只有從那位婦人的表情中揣摩,但是,她的一切應答和表情,都顯示了正確無誤。除了令人愕然,也更令人興起:真神奇!他怎麼會知道得這麼準確?甚至連當事人的本人都未曾見到?

接著的是位從桃園來的蔡小姐,問的是工作,乩童李先生一開口就道出她住處的特徵:妳住的地方不是向東,也不是向西。「對的,是坐南朝北。」

這屋子既不是買的,也不是租的,是妳暫時借住的,是嗎?

是啦,是我姑媽家。

妳呀!目前根本沒有在做事嘛!

當事人沒有再回答,只是輕輕一點頭。

眼前要找工作很困難喔,妳的個性太散漫,也很懶,在家裡什麼事都不肯做,甚至連自己的房間都懶得收拾,又愛漂亮……

女孩子面子有些掛不住:女孩子誰都愛漂亮嘛!

不!妳特別愛漂亮,以前每個月賺的錢,多半花在買衣服上,經常不夠用,對不對?

女孩聽他這麼說,也只好默認了。

要找工作,過年前是沒希望了,明年春天才有滑息。

換上一位中年婦人,她問的是丈夫的健康情形。

乩童李先生看著掛號單,皺了下眉頭,就朗聲道:安啦!這不會有事的!

婦人顯然還是很擔心:可是……

他自己就是醫生,難道會弄不清楚什麼毛病?

可是別的醫生說可能是癌!

不是癌!他幾乎斬釘截鐵地說:長在這裹對不對?

圍觀的人都順著李先生手指的位置一看,是在左耳的下方脖子上,好奇的等著婦人回答,婦人竟真的點了點頭,使得所有在場的人差點驚呼出聲,卻也立即交頭接耳,議論紛紛起來,而緊跟著他卻又說:

這突起來的一顆不是圓的,是長長的一條,對不對?

對!對!對!

這一來,可就更加神奇了,令在場聽到的人們無不大為驚愕!

聽他說那不是癌之後,婦人如獲大赦般的作揖稱謝而去。

來此間事的,各階層的人都有,根據筆者簡短的詢問了一下已經問完事的人;竟然沒有一個有所懷疑,或認為得到的回答和印證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幾乎百分之百的準確,特別是一些只有當事人知道的隱祕私事,相對的,來此問事之人,在大庭廣眾、眾目睽睽之下也很難有所隱瞞,因為乩童李先生在神明附身回答問題時,是毫無保留的,不過也因為神奇準確,人人都知道不可能隱瞞得住,所以也只好曝光了。有時有些人在填掛號單時,在地址上忘了填寫自己住家的樓別,乩童居然也會喝斥道:這根本不是你的住所嘛!等當事人仔細再看一遍自己填寫的,往往立即驚呼失聲:對!對!我是住在X樓啦!

哇!可真不是蓋的,連這樣的小地方都難逃法眼,也的確是不可思議之至。

也有些人因為本人事忙,不能親自前來,所以請人代問,再以錄音機錄下紀錄的也很常見,這也絕對瞞不過他,立即就會說:這根本不是你本人,這個人現在不在現場!

以上這些筆者親見的種種,在「五X官」或者曾經去現場看過的人來說,根本就十分的尋常,只要開壇的日子,天天都是這樣,而不只是一件偶發事件。當然,如果要筆者中肯而不偏頗的將自己意見表達出來,那我願意這樣說:在我看過、聽過的各種神明附身為人解答疑難之事的案例中,若單就準確度、普遍性來說,五X宮的確是可名列榜首的,不過這些都是以當事人已知的「過去」為標準,對於「未來」,除了時間才能證明是否應驗,那就不是筆者所能事先預測,而武斷的妄加評論的了。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