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150|回復: 4

028『廣義靈魂學』上冊 第二十七章 偉大的「靈界」開拓者—「耶摩」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5-12 09:48:5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阿倫 於 2019-5-12 10:00 編輯

『廣義靈魂學』上冊 第二十七章 偉大的「靈界」開拓者—「耶摩」

作者:張開基

(本文作者擁有著作權,非經同意請勿擅自轉載、轉貼、摘錄或任何形式之引用,改作)

「耶摩」(Yama原名是耶摩羅遮 Yamaraja,中文也有譯為「耶魔」、「閻魔」、「炎魔」或「琰魔」的,最後才在中國變為「閻羅」或「閻王」,在中國民間則俗稱為「閻羅王」甚至「閻羅天子」的)

在印度古老的神話傳說之中,「耶摩」原本是天神,他是太陽神和「薩拉尤尼」所生的雙胞胎兄妹之一,妹妹叫做「耶蜜」(Yami),他們原本是世界第一對男女人類,但是,因為太過於寂寞,妹妹「耶蜜」突然瘋狂的愛上了哥哥,不停糾纏著要求和他做愛並成親為夫妻,但是,「耶摩」認為這根本是亂倫行為,絕對不可以,所以嚴詞拒絕,結果引發了「耶蜜」因愛生恨的如火嗔心,竟然親手弒兄,而「耶摩」就成了世界上第一個死亡的人類;他在死後發現了「祖先之路」,可以把自己和往後死者的靈魂引導到這個屬於死者的天堂裡去;這個天堂又稱為「耶摩天國」,也就是後來佛經中所說的「耶摩天」。

在印度神話中;起始之初,人類死後,靈魂有二個去處;其一是「天神道」,其二是「祖靈道」的「耶摩天國」,在「耶摩天國」是一片光明美好又快樂的地方,在這裡可以無憂無慮的生活,一切欲望也都能得到滿足,所有亡靈終日都是在鳥語花香、天籟笑聲的花園以及金碧輝煌的宮殿中尋歡作樂。

「耶摩」有一隻鴿子和一隻貓頭鷹做為傳訊的使者,還有兩條各有四眼,全身有著美麗斑紋的狗,只要有人死亡了,就由這兩條狗去將死者的亡靈帶到「耶摩天國」來;以上的神話故事發生的時間很早,「吠陀前期」時已經記載在「梨俱吠陀」之中;但是,這時還是屬於「五火二道」的信仰時期,人類死後的去處只有「天神道」和「祖靈道」;而且並沒有任何和生前心行善惡有關的條件,去處的不同單純只和生前所做過的祭祀有關;也就是說一個人生前不論是大善人或者大奸巨惡,只要完整的做過五種祭祀就能直升到「天神道」,與所有的神祇一起過著永遠快樂的日子,但是,如果少做了最重要一樣針對「火神阿耆尼」的大祭典,那麼就只能進入到「祖靈道」,但是,仍然還是相當美好的,只是不能享有和眾天神一樣的尊榮而已,不過,在這二道生活原來都是永恆的,並不需要重新轉世或者再次輪迴投胎為人。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下一張照片中的神廟雕像完成於西元九世紀,可以看到「耶摩」下方有一隻水牛,那是他的座騎,再下一張照片中的神廟雕像完成於西元十世紀,可以看到「耶摩」左右手各有一隻鳥,這樣的造像是忠於印度原始神話的,雖然有著「骷髏頭」象徵死亡,但是「耶摩」本身的面容卻是和善愉悅的,沒有任何恐怖猙獰的感覺。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但是,簡而言之,在這一時期,人們死後的世界都是美好的,和中國古代「生為徭役,死為休息」那種「回老家」的觀念是大致相仿的。那時的印度人對「死亡及死後世界的的觀念是非常單純美好的;認為人活在塵世間是相當勞苦還有病痛及貧困等等的諸多痛苦的,但是,一旦死亡,經過火化之後,靈魂就被釋放並淨化,然後就能永恆快樂的生活在不同的天國中;生前的心性行為善惡和恩怨情仇從此一筆勾消,再也沒有任何瓜葛。在「吠陀時期」是沒有「地獄」觀念的,也更沒有「善惡罪業」、「因果業報」、「死後審判」以及「輪迴轉世」觀念的。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耶摩」身份及職掌的轉變

但是,到了後來,「種姓制度」逐漸成型,那些個個聰明絕頂的婆羅門僧侶為了鞏固自己的權位和攫取更多的利益,竟然把人們死後的永生權利一分為二;把「婆羅門、剎帝利、吠舍」三個種姓劃歸「再生族」,卻把社會金字塔底層佔人口絕大多數的「首陀羅」種姓劃歸為「一生族」;也就是說;佔人口絕大多數的奴隸階層者死後的好日子結束了,只有上三個種姓才能在死後永生,進入「天神道」或「祖靈道」去快樂過活,「首陀羅」種姓(以及賤民)是不能享有這種特權的,生命只有這一世,一旦死去,也就煙消雲散,與草木同朽,沒有永生的靈魂。現在來看;很難相像當時制定這個規範的婆羅門僧侶是基於何種理由產生這種念頭的,不過,還真的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做了大錯特錯的一種愚行!因為佔人口少數的「雅利安人」以統治者的高姿態入侵印度成功,他們原本並沒有比原住民更先進的文明,反而只是擁有更草莽更原始的觀念(這點和元朝蒙古人打敗宋朝後入主中國的形態相當雷同,宋朝的文化禮教已經相當先進完備,但是,在武力上遠不如文化水準相對懸殊低落的蒙古鐵騎,所以無可奈何也只能任憑宰割了)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因此當「雅利安人」寡佔了「婆羅門」和「剎帝利」以及「吠舍」三個階級之後,因為種族及膚色的優越感,將黑皮膚的原住民打入最低的奴隸階級「首陀羅」,武力容或可以使人的肉體屈服,但是,卻無法使人的心理真正誠服,於是在極度歧視的心態下,他們擅自編派「死後永生」的權利,剝奪了奴隸階級「首陀羅」族群的再生權;但是,也因為這個非常錯誤的決定,引發了社會的巨幅震盪;那些一生勞苦貧窮的奴隸階級,原本對死後世界總是還有一絲絲期盼的,結果竟然被硬生生的剝奪,當然會引發心理和實質的反抗;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在武力不足以抗爭時,一種原始順世頹廢潮流開始蔓延,輕則廢弛自身的社會責任,抱持著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人生觀,只求當下的快活和享受,不願再唯命是從的接受差遣奴役,重則作奸犯科,窮兇極惡的奪取酒色財貨來滿足今生的需求(既然死後一切都煙消雲散,沒有任何可以休憩享樂的天堂可以期盼,為何不毫無約束放蕩的盡情享受短暫的此生呢?);整個階級嚴明的社會架構因此岌岌可危,恐將面臨徹底的崩壞;因此,一種思想恐嚇的宗教信仰被迫產生;那就是「地獄」的觀念;

同樣是出於婆羅門僧侶的刻意編造;在天界眾神中找出了最適當的「人選」—「耶摩」;畢竟他是掌管「祖靈道」所有亡靈的。於是「耶摩」這原本只是悠遊在天國享福的主角,竟然被地上一些婆羅門僧侶蓄意編造新的神話;強行一分為二,讓他一半在「耶摩天國」享福,一半卻要兼差來掌管眾苦之地的「地獄」;變成了地獄之王(也就是佛教傳入中國之後,大家耳熟能詳的「閻羅王」),而且婆羅門僧侶為了自圓其說,開始把原本永生的「祖靈道」也篡改了一番;變成不是其中全部居民都可以永生;而是要看後代子孫是否持續為他舉行祭祀而定?如果不幸沒有子嗣或者後代家道中落無力持續為祖先舉行祭祀的,這些已經在「祖靈道」享福的祖先就會失去永生特權,再次「降級墜落」來人間輪迴;對於婆羅門僧侶來說;這無疑是個「一石二鳥」之計,因此又有了可以增加「為人祭祀」來歛財的名目。

至於在人間作惡的人,死後也不再擁有一筆勾銷,重新洗牌的權利,不能再無條件進入「天神道」或「祖靈道」去天福永享;反而會被打入「地獄」接受審判,並依照生前罪過的輕重來接受酷刑懲罰。至於所謂的地獄酷刑倒也沒有任何創新,全是人間各種耳熟能詳酷刑的翻版而已。至此,我們也一樣能夠輕易看出「地獄」和「罪業」觀念是怎樣被人類蓄意造作出來的;同時也可以了解到

一,為什麼「地獄」觀念不是無始之始就存在的,反而是在「五火二道」之後才出現的?

二,「耶摩」為什麼會被硬生生的一分為二,由他來掌管恐怖的「地獄」?因為他的確是一個適當的人選,但是,同樣為了自圓其說,總不能突然一夕之間改變他的職掌和神性,所以只能掩掩遮遮的讓他用「兼職」的型態來掌管「地獄」。

三,在婆羅門三大綱領之中,第三條是「祭祀萬能」,但是,很顯然的,在「五火二道」時期,祭祀是可以決定死後去處的,跟生前心行善惡無關;但是,當「地獄」觀念被造作出來之後,「祭祀萬能」在這個系統中是肯定不適用的,祭祀已經不能挽救那些死後該下地獄的惡人(或惡靈),這點和「婆羅門三大綱領」中「祭祀萬能」的主張是完全矛盾的,但,倒是和第二條「婆羅門至上」卻完全吻合,婆羅門僧侶豈只是至上,根本是比眾天神更偉大更萬能的,連眾神的職掌和地位都可以由他們擅自編派,神話故事也是可以任意編造來符合自身的利益,任何和宗教信仰的事務都是他們說了算,至於「神」,只是他們的傀儡和騙人的幌子而已。

也所以當印度從「吠陀時期」進入「梵書」時期,死後的觀念從原本的「五火二道」也改變增益成了「四生三道」,也就是除了原本的「天神道」和「祖靈道」之外又增加了一個「地獄道」,同時,四生的觀念會被強調,是因為「胎生、卵生、濕生、化生」又被用來加諸在惡人的死後去處,往往是在地獄受完酷刑之後,總是要安排下一程的去處,既不能讓他們去天界享福,又不打算讓他們再世為人,所以,就編派這些罪靈轉生為畜生或者蛇蠍或細小的蟲子吧。在此,我們同樣又可以看出一個漏洞生漏洞的實證:顯然,「首陀羅」(及賤民)突然一夜之間從「一生族」又變回「再生族」了,只要他們生前作惡,死後就還是有持續存在的「生命」去下地獄受苦,受完苦再轉生為畜生或蟲蟻。為什麼會這樣一直自相矛盾呢?

答案也很簡單;因為神話是人為編造的,「輪迴」觀念也是人為編造的,「罪業果報」一樣是人為編造出來的,因為不是自然機制,所以難免就會出現自相矛盾的漏洞,更何況;在今天的印度,仍有將近一半以上的文盲,在二、三千年前,知識是完全被婆羅門階級壟斷的情況下,究竟神話是怎麼說的?那些神有什麼不同的特性和神通?神與神之間有什麼樣的關係?那個神比較神通廣大?那個神做過什麼醜事?人死後會有什麼遭遇?怎樣才能進入天國永生極樂?為什麼同樣是人卻有不同的階級?為什麼有人可以一生富貴榮華?為什麼有人就必須貧困低賤的過活,而且世世代代不能翻身?等等等等……這些都是婆羅門僧侶說了算!

在極少人敢質疑的神權威嚇下,在婆羅門至上的威權陶醉中,他們並不是這麼戒慎恐懼,縝密亟思的來編造各種神話,有時也許考慮有欠周詳,有時則根本是肆無忌憚的,所以天長地久的就會出現漏洞,然後當然就必須以謊圓謊的不停編造各種謊言來自圓其說;但是,謊言終究是謊言,那是絕對經不起時間考驗的。二千多年前民智未開的印度,容或謊言還有極大的效用,還有極多的人民會相信;但是,二千多年後的今天,當我們重新回顧印度的宗教史和各種神話時,用研究的心態去發掘,當然可以找出那些是根本自相矛盾、漏洞百出的人為謊言了。

 樓主| 發表於 2019-5-12 09:52:47 | 顯示全部樓層
四大古文明的死後世界觀

以上雖然是出於「古印度」的神話,尤其是後半段,「耶摩」被一分為二,其中一半掌管地獄的說法,那是後期純人為捏造出來的「騙局」,根本不用相信;不過,需要說明的一點就是;本篇主旨重心則是放在關於「耶摩」最原始的起源,以合理的邏輯推理來思辨其真正緣由。

我們先來回溯一下在有文字記載的歷史中,各個古文明對於「靈界」的認知;在四大古文明中,都有關於天堂、地獄(或陰間)的描述,其中埃及、中國、印度都有另外專屬於「一般庶民」的「靈界」;埃及是「蘆葦地」(或蘆葦天堂),中國是「祖先靈界」,印度是「祖靈道」;唯獨兩河流域的「巴比倫」文明完全沒有;沒有「庶民天堂」,也沒有「酷刑地獄」,然而,「巴比倫」文明中所謂的「陰間」雖然不同於「地獄」的恐怖酷刑慘況,卻是一個陰暗、憂傷哀愁,完全沒有希望和歡樂喜悅的惡境,而且所有亡靈是永遠處於這種境況而沒有任何機會可以改變的。這點是非常奇怪的?但是,卻從來沒有任何專家學者對於這個反常的例外提出過合理的解說或推論?

至於全世界各原始民族,包括現存的歷史悠久的各地原住民,卻幾乎毫無例外的都有「祖靈信仰」,不但相信「靈魂不滅」,更相信「祖先靈」是永續的生活在「天上」、「另一個世界」、「陰間」,「山頂」或者就居住在祖屋的鄰近,後世子孫和「祖先靈」的關係和互動是非常密切的,「祖先靈」也非常關心子孫的行為,甚至都有賞善罰惡,賜福降災的異能,原住民們平常不但任何祭典儀式都會邀請「祖靈」降臨來接受敬拜供奉,享受祭品,甚至,連日常一日三餐飲食前也會稱頌「祖先」的美德和感謝庇佑;許多原始民族在飲酒前,都會用手指沾酒,向四周彈灑幾滴,表示先敬奉祖靈之意,然後才能開始暢飲……以上這種「祖靈信仰」的年代可以追溯到非常久遠以前,比人類有文字的歷史早過許多倍,據筆者的研究,以合理的邏輯來推論,從「萬物有靈信仰」時就同時存在了,但是,正式的「祖先靈界或者「祖靈道」最晚也不會晚於舊石器時代人類穴居生活時期。

至於「靈界」的發現,在四大古文明中,只有印度有明明白白的留下一個響亮的大名—「耶摩」(Yama、耶摩羅遮 Yamaraja),雖然這個名稱最早出現是在印度「吠陀信仰」時期,最早有明文記載的是出現在「阿達婆吠陀」的經典之中,但是,那只是文字歷史,在有文字之前的漫長歲月中,經由口授的歷史又有多久的時光,誰能說得清楚呢?

至於「耶摩」(Yama)這個名號,是不是真如印度神話中所說的,是第一個死亡的人類?當然不是!是不是真的有這麼一個人?我們無法有任何證據確定?但是,名字並不是重點,那只是一個符號,只要我們就同意有這樣一個人,曾經生活在久遠的古代(必定不是雅利安民族入侵印度五河流域之後的事),應該甚至比雅利安民族在中亞一帶流浪遊牧還要更早(否則就不會稱他為「人類第一個死者」)。我們倒是不妨接受他是在印度雅利安民族流傳的遠古神話中,第一個「發現靈界」並積極「開拓靈界」的人(靈),也甚至,筆者願意推論一個更合理的解說;「耶摩」(Yama)可能是一個部落的領袖或者有領導能力的祭司,在死後,率領了一批族人的靈,在陽間飄飄蕩蕩,無所歸依的長期流浪中,也許是無意間,也許是刻意尋找「妥適」的生存空間時,終於發現了一個特殊的空間—「靈界」!

在此;簡單的介紹一下「靈界」:「靈界」是一個純由「精微物質」構成的空間,與我們人類生活的「地球空間」重疊,因為既然也是「物質」,所以一樣有「質量」,也因此一樣受到地心引力的吸引,也因此最遠的範圍不會超出大氣層以外,其中部分地區與「地球一般物質」構成的現實世界重疊,但是,因為既然是一個「精微物質」構成的空間,一般活人是由「一般物質與精微物質」組合的肉體無法「進入」,也無法查覺,只有在死亡脫離肉體之後,「靈魂」才有可能進入並且「感知」其中的景物與居民和所有「靈界居民」長久創建的所有物件和搭蓋的各種建築。

(註:自古以來只有極為少數的人,經由一些特殊但不盡相同的方式,讓「靈識」短暫進入並管窺到一點內部景象而已。詳情請參閱本書有關「靈界樣貌」的各篇章)。

除了印度的「耶摩天堂」,埃及與中國都有不同名稱的「靈界」(「蘆葦地」與「祖先靈界」),那麼當然一定有率先的「發現者」以及「開拓構建者」,可惜,都沒有留下大名,我們後人自然不得而知,也因此,筆者只能將印度的「耶摩」用來作為一個代表,而且相信對於「靈界」的發現,絕對不是情況相異的巧合,而是「靈界空間」原本就存在,而埃及、中國、印度的「先靈」只是先後發現了這個適合「靈魂」生存的空間。


 樓主| 發表於 2019-5-12 09:54:04 | 顯示全部樓層
發現「靈界」的邏輯推論

以下是筆者依據長年對於「靈魂」與「靈界」的研究,加上個人的「靈界」體驗,針對代表性人物「耶摩」(Yama)發現「靈界」的過程所做的合理的邏輯推論:

人類的「靈魂」是偶然在進化史上的晚近時期才凝聚成型的,也就是說;在此一時期之後,許多人類在死後,「突然」發覺自己並未灰飛煙滅,竟然還是繼續「存在」,不但可以「看到、聽到、聞到、嚐到、碰觸到」原來生前的一切,還能一樣的思考和行動,幾乎一如生前有肉體的時期完全一樣,差別也就只是少了一個肉體而已,一時之間的驚愕反應應該是不難想見的(註:請參考「研究靈魂學必讀的經典—追鬼人」一章)但是,少了肉體,並不代表當一個「靈魂」看自己或者其他「靈魂」時就是空空如也,什麼都沒有的,相反的,他一樣可以看到自己的「身體」,有手腳,有指頭,甚至仔細看連指紋也沒少,而且竟然還穿著衣服,或者掛著一些陪葬的佩飾。當他看到其他「靈魂」時也是一樣,並不是一團煙霧或者一個光溜溜的身子,一樣是穿著衣服的,但是,這個「身子」已經不是「肉體」,而是一個完整拷貝自生前肉體形貌而來的「靈體」,而且,並不是在死亡之後或者死亡前的剎那才拷貝出來的,而是原本從他一出生開始就伴隨著肉體的成長,同時拷貝並隨時與肉體的成長改變也隨之作相應變化的;因此,在兒童時期,他的「靈體」也是兒童的形貌,青年時期是青年的形貌,壯年老年以後就是壯年老年的形貌;

或許許多人(包括一些對「靈魂」向來持反對意見非常固執的專家學者)馬上會質疑;即使先假設人死亡之後,「靈魂」能夠續存,那麼必定是光溜溜的,怎麼可能會穿著衣服呢?任何衣服又沒有靈魂,就算是死者入殮時穿著的那套衣服也是和遺體一直存在「陽間」,單單就這點至少在邏輯上就說不通了啊?

事實上,這樣說或者這種主張只是「人們主觀的見解」,因為,絕大多數人,包括那些「反對靈魂存在」的專家學者並不懂得「靈魂」或者「靈界」的實際狀態(筆者非常肯定他們幾乎一點都不懂,也根本不想懂得);「靈魂」會穿著各式各樣的衣服是來自「心智能力」,所謂的「心智能力」就是「靈魂」能在肉體死後續存的主軸—「靈識」,同樣簡單表述;「靈魂」本身的「靈識」是擁有變化能力的,而且就算不是主觀的去「變幻」出衣服來,在他死亡前最後神智尚屬清楚的時刻,只要他對自己當時穿著有所認知,那麼,不論他的「靈力」能不能自由「變幻」,他都會穿著衣服。

(註:在全世界各地流傳的一些「遇鬼」的故事或者有些人主述已過世的親人回家來探望,或者遇見已過世親人長期羈留在家中某處,譬如盛傳白宮鬧鬼中,有不少名人見過「林肯總統」的鬼魂,這些種種說法;都不曾出現遇見「全身一絲不掛」的鬼魂,至少「林肯總統」還是穿著很正式的。而且還有一個特點就是;有許多的「遇鬼」說法中,屬於已逝親友的鬼魂大多是穿著平常的家居服或習慣穿著的工作服,幾乎鮮少是穿著入殮時的正式禮服。為什麼會這樣呢?這點,中國人的「鬼魂」認知有很好的解答;中國自古以來就有一種習俗,那就是如果有親友即將過世時,無論如何都要忍住傷悲的情緒,必須在他斷氣以前就把預先準備的「壽衣」,也就是入殮時的正式禮服先行穿好,因為如果不這麼做,死者一旦斷氣之後,不論再更換多麼華麗名貴的禮服,這些衣服也無法隨靈魂而去;也因此,有一種情形就是意外傷重猝死,或者在醫院久病臥床,突然病情急遽惡化死亡,來不及在斷氣前更換壽衣的,如果此後有遇到這位親友的鬼魂情形時,他一定不是穿著壽衣,那些在醫院遽逝的通常都是穿著醫院病患的服裝。關於這點,請相信中國這個歷史悠久民族的經驗法則吧!這正是因為累積了幾千年的「遇鬼經驗談」,而且,真實狀況也確實是如此的;但是,在西方國家沒有這種習俗,所以往往都是在親友斷氣之後才著手更換衣服,因此,這樣就會形成很大的差別)。

筆者當然不會相信印度的「耶摩」(Yama)是第一個死亡的人類,也不相信他是第一個形成「靈魂」的人或者第一個「發現」自己在肉體死亡後,竟然還有知覺,能夠行動自如的「靈魂」。因此在他之前,一定已經有許多「亡靈」存在了(當然,也許「耶摩」也不是第一個發現「靈界」的,在他之前也許有其他「先靈」已經發現了,但是,可能在發現並「進駐」之後就不再與人間有過任何聯絡,所以,我們也就當然無從得知是否確實如此?也因此只有「耶摩」的事蹟被流傳下來)

因為包括「耶摩」在內,包括在他死前不久或死後不久過世並以「靈魂」形態存在的那些「先靈」們,他們一直沒有一個適合而安全的存在環境,因此他們就和其他更早過世的先靈們一樣,幾乎是四處流浪甚至必須在白天躲藏,只能在傍晚太陽落山之後才能出來活動,因為「靈魂」沒有肉體,少了一層保護,白天的太陽和強光對他們會造成傷害,至少會使他們非常不舒服,所以不願在白天出來活動;而且他們白天時必須有一個可以暫時棲身的場所,通常是天然的洞穴,濃密陰暗幾乎不見天日的森林,荒廢的城堡古屋,也或者自身原本居住的屋子,或者是墓穴或棺木之中……(註:這點也解釋了一部份為什麼夜晚容易見鬼,或者普世共識都認為夜晚是鬼魂出沒的時刻。),除了環境居所的艱苦困境,還有就是「食物」的問題;人每天需要進食,「靈魂」沒有肉體,為什麼也需要食物供應呢?

因為「靈魂」有「靈識」和「靈體」,無論「靈魂」做任何活動,都需要能量供應,這點是毋庸爭論的,而「靈體」一樣會有新陳代謝的活動,所以也會需要「精微物質」的供應;而不論能量或「精微物質」都需要有來源;「靈魂」不能像一般世間的活人,用錢去市場買食物回來烹飪食用,也不可能帶錢去餐廳點喜歡的飲食來滿足身體需要和口腹之慾,甚至也不能向他人「乞討」食物來充饑裹腹。那麼,「靈魂」如何才能獲得能量和「精微物質」的供應而繼續存活下去呢?

在「耶摩」發現並積極開拓「靈界」之前,應該有幾萬年時光,人類生前形成的「靈魂」在死後能夠脫離肉體而續存於天地之間,不過,因為無處可去,所以都是在陽世人間的各處飄蕩流浪,白天必須躲藏在各個黑暗的處所,傍晚以後才開始出沒活動,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覓食」,一般人類的食物中不但有能量,也一樣含藏了一些「精微物質」,所以,這無數的先靈們會在人們無法查覺的狀態下,先行「偷吃」這些食物,後來被形容為「精氣」的「能量與精微物質」,甚至可能也與人們「一同」進食,但是,這樣是絕對不足的,所以,在生存需求的逼迫下,先靈們在拼命的尋尋覓覓之下,發現了某些物質在焚燒後產生的能量也是一個很好的來源,所以會聚集在一些燒烤食物的地方,或者有篝火的地方,此外,先靈們也發現人類或動物的「血」,特別是大量的鮮血在流出體外瞬間,也會釋放一些能量和「精微物質」,於是,屠宰牲口的場所也是他們喜歡聚集的場所……

(註:同樣是由歷史悠久的幾個文明中,埃及、中國、印度的民眾發現了這個「先靈」的需求,所以也才會在人類開始體認到人類「靈魂不滅」的事實之後,逐漸形成一種特殊的祭祀;包括焚香,焚化各種葷素食物,奉獻犧牲血食,以及中國人焚燒冥幣紙錢的特殊習俗,以及一些原始民族在日常三餐飲食前會先象徵性的播灑一些酒或實質的食物,表示向「祖先靈」的敬獻,而後來則又發展出在獻祭給自己祖先靈時,使用各種方法,只「招待自己祖先」,阻止其他「非我族類」那些所謂孤魂野鬼的搶食與半路打劫的各種招術甚至是法術、巫術。當然這是已經人類進入有歷史時代相當晚近的情事。幸好,也因為有文獻歷史的記載,使我們在研究時可以得知當時各種實際的狀況。也甚而即使在廿一世紀的今天,我們仍然可以在各種與「祭祀祖靈」的各地各種民俗信仰活動中看到這種觀念和習俗的遺留。現今,我們可以在中國文化流傳的地區看到年節或者祖先冥誕、祭日或者只是陰曆的初一、十五,幾乎家家戶戶都會焚香、焚燒紙錢,奉獻食物,或者宰殺家禽家畜的祭祀行為,也能在印度或尼泊爾境內看到大規模屠宰牛羊牲口,用血流成河的大量鮮血來祭祀「女神」的驚人場面,以及在西藏地區所進行的各種「煙供」、「火供」;大量焚燒實質的五穀、五香、五藥、五寶等等的物品給神祇、祖靈以至所謂「有情眾生」的餓鬼和無後代祭祀的孤魂野鬼,這些其實都是在提供以各種方式轉化後的能量和「精微物質」給亡靈們享用)。

但是,在人們尚未知曉「靈魂不滅」這個事實之前,那些已經存在許久的先靈們,他們的處境是非常糟糕的,被迫必須活動在人們日常生活的「陽間」,所以通常都不能離開太遠,可以想見他們在需要從活人生活中獲取必須的能量和「精微物質」的狀況下,必然也會千方百計的試圖讓家人親友知道他們其實「還存在著」(還活著,只是沒有了肉體),於是他們可能一直嚐試用任何可能的方式來傳訊甚至驚擾一些家人親友,但是,在人們還不知道這個事實之前,根本完全沒有這種觀念,因此,幾乎根本難以溝通,尤其在人們白天正常活動的時刻,先靈們也完全不能用「靈識心念」來影響人們的腦部活動,這個困難即使在今日仍然完全沒有改變,這也是絕大多數正常人根本無法查覺或「感覺」到「靈魂」的存在,這也正是自古至今,對於「靈魂」的確實存在與否?總是有三種不同的認知;「相信、不相信、半信半疑」的主要原因。

於是,先靈們在長期多方的嚐試中,終於發現唯有在人們夜晚睡眠時,大腦的主要思維部份處於暫時休眠狀態時,可以略微切入一些次級神經網路,以「靈識心念」來影響,特別是可以短暫的切入人們的夢境,以所謂「託夢」的方式來傳遞訊息給家人親友或某個特定的人,還有就是,當然的,先靈們也終究會發現有些人的「感知」波頻異於常人,對於「靈魂」的波頻可以片斷的接收到,這也是為什麼人們會「遇鬼」的總是絕對的少數,而後來也終究會發現有更少的人類,體質特異,只要長期不間斷的「影響干擾」,竟然可以讓他們接收到更完整一些的訊息,但是,這些「特異人士」卻是需要付出很大代價的,那就是「生病」或「長期昏迷」,在這段期間會表現出語無倫次、瞻妄、全身若不是軟弱無力就是突然變得力大無窮,舉止嚴重異常的現象;然後終於就變成了所謂的「撒滿」(Shaman),雖然原意是指「曉徹」或者「智者」,但是,當然不是,只是能和鬼靈溝通的人,而且,被認為也能和各種「神祇」溝通,這恐怕因為不解或誤解而被無意的誇大了,其實應該說頂多能溝通的也只是鬼靈,差別只是有些鬼靈聰明些,有些愚笨些,有些能力大些,有些能力差一些,有些善良、熱心一些,有些邪惡、兇狠一些而已。


 樓主| 發表於 2019-5-12 09:55:52 | 顯示全部樓層
「靈界」樣貌簡述

現在繼續探討有關「耶摩」這個主題;筆者認為他是「靈界」的發現者和開拓者,而不稱他為「發明者」,除了在印度古老神話中說明他「在死後發現了『祖先之路』」,事實上的情況也是如此的;因為人類在死後續存的「靈魂」即使集合全部的力量,也不可能造成一個完整的「靈界」,就像人類到目前為止也不可能在太空中打造一顆像地球一樣的星球;所以,「靈界」必然是一個原本就存在的空間,但是,不只是活人,連早期的先靈們也無法立即發現這個空間的存在;因為不容易用文字解說得非常清楚,如果藉由一個比方;譬如一顆氫氣球,因為比一般大氣中混合式的空氣輕,所以會飄昇入空中,或者擴大來說,往昔來往於歐洲與美國的「興登堡號飛船」使用的就是氫氣為浮昇力,然後靠螺旋槳推動前進,但是後來發生氫氣大爆炸,整台飛船瞬間燒毀,造成嚴重傷亡,加上飛機的急速發展,於是宣告了飛船時代的結束。我們可以用飛船的超大橢圓形氣囊來做比喻,其中是充滿飽足的氫氣的,但是,這些氫氣並不是任何地球沒有的「外星物質」,而是地球大氣中原來就有的氣體物質,像最普遍存在的水,就是氫氧的化合物,我們只要將水加以電解,就能分離出氧和氫,以提供不同的用途;再假設有某種生物必須靠純淨的氫氣才能存活,那麼我們打造一個一間密室,注滿氫氣,就能讓這種生物在其中生存了;

那麼再假設在地球大氣層中的某一層,或者某一個部份(譬如臭氧層),自身可以形成一個純臭氧的空間,也許有某些特殊生物存活其中,而「臭氧」原本就是地球一直存在的一種物質,並不特別或罕見,更不是後來才由人類從外星球帶回來或是直接由外星人帶入地球的。同樣的,「靈界」只是由仍然屬於地球原有的物質所構成的,那是一種「精微物質」,平時就含藏在肉眼可見的尋常物質之中,只是這種物質目前還未被人類所查覺,但是,卻確實存在。正如同水中有氫有氧,如果人類沒有化學知識,也沒有電解法,我們當然無法把「氫」單獨抽離出來。但是,氫在地球上是非常普遍存在的一種元素;並不單純只存在水中,而且大氣之中也有,那麼假設這些游離在地球大氣層中的「氫氣」可以形成大氣中的一層,這樣就會有一個很特別的空間;又或者我們乾脆直接就把「臭氧層」當成「靈界」吧,這樣很多疑問就容易解答了,我們就說;「臭氧層」是地球大氣層中原本就存在的,但是,人類生存在地球上幾百萬年了,也不過在晚近的一百多年才證實「臭氧層」的存在。

因此,同樣的,「靈界」這樣一個特別的空間,原本可能在地球生成時就已經存在了,在沒有生命,沒有人類,人類還沒有形成「靈魂」以前就存在了,其實並不很稀罕或多麼神祕莫測,也沒有什麼「神創說」的問題存在,「靈界」絕對不是任何「神」創造出來的,就像地球一樣是自然產生的,不是任何「神」創造出來的。

「靈界」是由大量「精微物質」構成的,而所謂的「精微物質」也不特別稀奇,因為在整個自然宇宙中所有物質中都豐富的含藏著,地球自然也不例外,只是這樣的物質和一個空間,並非人類輕易可查覺的,但是,依據人類科技日新月異的發展,不排除有一天終究會真相大白的。

關於「耶摩」究竟是怎樣發現「靈界」的,印度古老神話並沒有交代清楚,而且這個神話也被一再的改頭換面,所以,大概只有前半段比較有參考價值和一些可信度。

前面已經提到;「耶摩」是一位人類的先靈,也許他是一個部落的首領或者一個祭司,也極有可能不只一位,而是他率領了一群同族的先靈們,大家通力合作在拼命尋找一個適合「靈魂」生存的環境;由於在印度神話中將他描述為「他在死後發現了『祖先之路』,可以把自己和往後死者的靈魂引導到這個屬於死者的天堂裡去;這個天堂又稱為「耶摩天國」……」,所以筆者可以相信「耶摩」是一位非常有智慧,「心智能力」相當強大的「先靈」,倒是,我們應該很理性的來看這位偉大的「先靈」,並不需要先把他神格化,也就是說;「耶摩」生前是一位相當有智慧和領導能力的人物,死後,他的「靈魂」繼續存在,但是,不但他自己,還包括在他前後過世的更多「先靈們」都有著無處容身的窘境,而且被迫「人鬼雜處」的苟活,他運用過人的智慧和領導能力,率領眾「先靈們」開始了人類「靈魂發展史」上的第一趟「發現之旅」;不過,過程也許非常艱難,但是,發現的「地點」卻不會太遙遠,因為同樣前面已經解說了;「靈魂」還是需要從人世間獲致一些能量和「精微物質」供應的,因此,絕不可能離開太遠,所以絕不可能是遠在天邊或者在其他星系的某處;而且同樣是「印度神話」中所描述的內容;既然「耶摩」在發現「靈界」以後,可以熱心的把往後死者的靈魂引導到這個屬於死者的天堂裡去;那麼當然就不可能是非常遙遠之處。

(註:關於所謂「往後死者的靈魂」,是因為印度神話中把「耶摩」描述為人類第一位死亡者,所以在他之前是沒有其他人類亡靈存在的,但是,這點,筆者當然不會接受,所以,必須修正為在他之前和之後過世的亡靈一併加入才屬合理)

而,人們生存的所謂「現實世界」和「靈界」之間,就算有一些重疊的部份,但是,仍然存在著很「堅實」的隔閡,使得兩邊居民幾乎難以溝通,更別說正常來往,這不是國家與國家之間用鐵絲網或者水泥牆圍起來的疆界,而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世界,人們看不到「靈魂」和「靈界」,但是,「靈魂」倒是可以看得到人間的種種,只是一旦進入「靈界」之後就非常不容易看到人間,甚至根本完全看不到,更有可能是那些「靈魂」在新世界重新過活,對人間已經淡然或逐漸遺忘,所以也沒有必要和人間長期緊密的聯繫。

至於為什麼人們看不到「靈魂」,「靈魂」卻能看得到人們,很簡單,想想電影「透明人」的劇情,人們看不到「透明人」,「透明人」卻能看到人們一樣。

那麼,為什麼一旦進入靈界,就不能再回人間或幾乎根本看不到人間了呢?那是因為「靈界」有一層「保護膜」,一如地球有一層大氣層一樣;差別是大氣層幾乎是透明的(所以白天我們看得到太陽,夜晚看得到月亮星星),但是,「靈界」的保護層是半透明以及接近不透明的,而且這個保護層通常很厚,在不同的位置或者不同角度看到的景象都不相同,因為人類的視野是很有限的,當然正常情況下,一般人是根本看不到「靈界」邊緣這個保護層的,只有極少數擁有特殊異能者,還必須非常專注的去「觀察」,才有可能「以管窺天」的看到一點點,而且依筆者長年研究所知,從來沒有任何人類曾經觀察過「靈界」全貌的(即使被稱為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靈學家」斯威登堡也一樣,他不但沒有見過「靈界全貌」,據筆者深入研究過他相關的著作,包括「靈界見聞錄」和「天堂與地獄」,有理由懷疑他根本沒去過「靈界」,這點會有專章來細述)

「亡靈」不能直接和一般人溝通還有一個困難,就是「亡靈」沒有肉體,而活人卻都是運用「肉體感官」在感覺外界,也運用「肉體感官」來與他人溝通,失去肉體的「亡靈」可以用另一套「感知系統」看到、聽到……人們的一切活動,但是,他們主要運用的是一種「意念」在溝通,一般人平時幾乎並不使用甚至根本不知道這套系統的存在,以至無法接收到發自亡靈的任何訊息,有時一些遽然過世的亡靈雖然急切的想跟家人親友溝通,但是,無論如何努力,還活著的家人親友就是「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甚至亡靈會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拼命搖晃或拍打陽間的家人親友,結果還是徒勞無功,這也是為什麼有許多真正能和亡靈溝通的「靈媒」,常常會碰上冒冒失失闖來的亡靈,用「插隊搶先」的方式;企望經由他們的異能傳遞訊息給家人親友的原因。

當然,像「耶摩」這樣的先靈們當然一定也這樣嚐試過,卻不能成功,他們被迫必須自尋出路,找到一個適存的空間;

而既然「靈界」是原本就存在的一個空間,又是和地球的物質界近鄰並且有一部份的重疊,最重要的是必須有強大的「心智能力」才能「發現」,而「耶摩」應該正是屬於這種「心智強大」的人,在他活著時,就應該是位部落中著名的「智者」,死後,他的「靈識」依然強大而有智慧,所以,在他自己並率領同族的先靈們開始了一趟偉大的「發現之旅」,應該是先發現了「陽世人間」與「靈界」的交界邊緣,然後經由艱困的嚐試摸索,終於找到了一個妥適的入口。

據筆者研究的所知;「靈界」與「陽世人間」的界限就是「靈界」的保護層,是由「精微物質」所構成的,相當的堅實,或者,我們可以用一個「空心球體」來形容,外表是一個堅實的保護層,中間就是靈界,其中充滿了各種「精微物質」,就像一顆飽滿的氣球,中間是滿滿的空氣,鼓脹並支撐起整個球體,但是,差別是「靈界」的保護膜就像「肥皂泡」一樣表面有著浮動不定的各種「游色」,這些「游色」彷彿是許許多多的地球颶風,中間也會有「風眼」的漩渦,不停旋轉的颶風其實就是強力的「靈界亂流」,而「風眼」正是一些入口;先靈們必須找到這些「風眼」,並且要努力避開強力旋轉的亂流和「眼牆」才能順利進入「靈界」,同時這些「風眼」是移動變幻不定的,而且隨時會密合關閉起來,還有一個特點就是;這些入口是單向的,只能進入,無法逆行的出來,所以,亡靈一旦有能力進入靈界,就不再出來,唯一一種例外就是必須擁有超強的「心智能力」,足以抗衡那些強大的「靈界亂流」形成的保護層,因為「靈魂」中的靈體是「精微物質」構成的,「靈界保護層」也是「精微物質」構成的,「靈魂」的「精微物質靈體」必須依靠強大的「靈識」(心智能力)來凝聚,沒有強大的「靈識」(心智能力)凝聚成更堅實的「靈體」,將會被「靈界亂流」衝散,然後就將一直在這個廣大的亂流中無法自主的四處飄蕩,並且被拉長和稀釋,如果能夠有機會看到「靈界亂流」形成的保護層,將會看到許許多多被扭曲拉長的「靈體」,通常都是隨波逐流,瞬息萬變的忽然出現又忽然消失,有時還能看到許許多多的「人臉」,但,都是被嚴重扭曲變形,痛苦或茫然的無法自主,這也是在一些古老神話中,在所謂「冥河」中看到許許多多可憐的「靈魂」在那其中載浮載沉,只有頭部露出水面的類似描述……

如果要問為什麼這些陷入「靈界亂流」的亡靈會只有頭部和面容比較明顯,其他部位都被拉長甚至如繩、如線?那是因為亡靈仍然保有生前對肉體器官功能的執著,而頭部仍然是「心智能力」的中心,所以比較不容易被扭曲拉長到難以辨識;不過這些可憐的亡靈的「心智」仍然會受到扭曲影響,而感覺如夢似幻的不辨所以,不論是往昔的所有記憶或當下的思維都會變得雜亂無章,難以一貫……

對於這些可憐的亡靈,從來不曾聽聞有任何解救的辦法,因為人類「靈魂」形成的歷史太短,對於「靈魂」與「靈界」認知歷史更短,在整個自然界中,不過只是轉瞬間的事,所以,至少目前幾乎不曾有人論及。


 樓主| 發表於 2019-5-12 09:57:27 | 顯示全部樓層
「靈界」的開拓

再從印度「耶摩」神話中來看;傳說中他有兩隻有美麗斑紋褐色的狗,還有一隻貓頭鷹和一隻鴿子;但是,人類的「心智能力」足以形成「靈魂」,而其他動物是不足以形成「靈魂」的,所以,兩隻狗和兩隻鳥類的說法顯然是穿鑿附會的說法,否則就相當費解了?因為既然說他是第一個死亡的人類,顯然那時還沒有死後「靈魂不滅」的觀念,所以不可能有「動物殉葬」的葬俗,而且貓頭鷹這種禽類是不受人類馴養的,即使「耶摩」生活的時代已經懂得馴養各種動物或禽類,貓頭鷹必然不是其中之一,而且從人類考古的墓葬發掘中,也不曾發現到有以貓頭鷹殉葬的證據。更何況印度的神話傳說中,那兩隻狗各有四隻眼睛,這當然更是附會的神話。

不過依據筆者合理的推論;「耶摩」生前可能因為生活環境,需要經常出外狩獵,所以他曾經豢養過狗是可能的,而鴿子、鷹類也有可能是他生前非常喜歡的,所以,當他死後,在陽間飄蕩了一陣子之後,為生存下去的動機所迫,費盡千辛萬苦終於發現了一個適存的「靈界空間」,並且找到了入口,不論他是單獨進入的,或者是率領著同族的「先靈們」一起進入,當然是不可能同時帶著狗和鴿子、貓頭鷹的。

「耶摩」究竟在進入「靈界」多久之後,才懂得運用其中豐沛的「精微物質」來創造各種物件和房舍,甚至修建美麗怡人的大花園,將靈界的一隅規劃建構為一個所謂的「耶摩天堂」?這點是我們不可能知曉的,何況「靈界」的時間觀是不同於「陽世人間」的,因為「靈魂」是沒有明顯逐漸衰老的現象,由這點也就很難從自體的改變去覺查到時間的久暫。

我們必須更深入的了解一些「靈魂」和「靈界」的情形,「靈界」充滿了豐沛的「精微物質」,「耶摩」或者是與一些「先靈們」一開始可能是習慣生前動腦動手在建構居室和一些日常生活的必需物件,但是,相信他們終究會發現其實根本不需要這麼辛苦的,因為,靈界的「精微物質」是非常輕盈的,而他們自身的「靈體」一樣是非常輕盈的,輕盈到不但行動非常輕鬆自如,甚至像在接近無重力狀態的環境中一樣,因為「靈體」既然是「精微物質」所構成,重量可能只有幾十毫克,雖然只要有重量有質量就必然會受到地心引力所吸引,但是,肯定是還是極度輕盈的,或許行走的方式也與生前大不相同,一邁步就能向前移動好幾公尺,輕輕一蹬就能躍上空中停留個十幾廿秒甚或更久,要移動或搬運任何靈界中的「精微物質」,不論如何巨大,可能也是輕而易舉的,更重要的是;他們必然也發現到在這個特別的空間中,「心智」比「雙手」或「靈體」其他部位更加重要和好用,甚至他們慢慢在學習和嚐試中,懂得運用「心念」來移動物體,接著就是運用強大的「心念」來建構物體,譬如亭台樓閣,生活物件,更上層樓的就是能憑藉強大的「想像力」和「創造力」,可以組合出許許多多的物件,或者說是「憑空塑造」也可以,也甚至到後來可能極少或根本不用動手,只要「心無旁鶩,專注一致」的用力想像,就能吸附、移動一些「精微物質」和更細密分子狀的成份來創造物件,包括食物、飲料和生活中一切必須品到裝飾品,除了生存的必須,當這些都能滿足時,並且變得如此這般的輕而易舉,心想事成時,當然就會更進一步的要求致力於美化,讓生活品味大大的提昇,讓環境變得更美好更怡人,而周遭的「精微物質」又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比起生前「陽世人間」的條件更富足,更輕鬆易得,毫無勞苦操作,辛勤耕耘的現象。

於是,從人間最稀罕的綾羅綢緞的錦衣華服,山珍海味的玉食佳餚,陳年醇酒、甜美水果,到各種精緻可口的點心飲品。還有金碧輝煌的宮殿建築,這裡不多贅述,引用中國「西遊記」中齊天大聖孫悟空大鬧天宮時所見到的「天堂」美景來形容:

「……金光萬道滾紅霓,瑞氣千條噴紫霧。只見那南天門,碧沉沉,琉璃造就;明幌幌,寶玉妝成。兩邊擺數十員鎮天元帥,一員員頂梁靠柱,持銑擁旄;四下列十數個金甲神人,一個個執戟懸鞭,持刀仗劍。外廂猶可,入內驚人。裏壁廂有幾根大柱,柱上纏繞著金鱗耀日赤須龍;又有幾座長橋,橋上盤旋著彩羽淩空丹頂鳳。明霞幌幌映天光,碧霧濛濛遮鬥口。

這天上有三十三座天宮,乃遣雲宮、毗沙宮、五明宮、太陽宮、化樂宮,……一宮宮脊吞金穩獸;又有七十二重寶殿,乃朝會殿、淩虛殿、寶光殿、天王殿、靈官殿,……一殿殿柱列玉麒麟。壽星臺上,有千千年不卸的名花;煉藥爐邊,有萬萬載常青的瑞草。又至那朝聖樓前,絳紗衣,星辰燦爛;芙蓉冠,金璧輝煌。玉簪珠履,紫綬金章。金鐘撞動,三曹神表進丹墀;天鼓鳴時,萬聖朝王參玉帝。又至那靈霄寶殿,金釘攢玉戶,彩鳳舞朱門。複道回廊,處處玲瓏剔透;三簷四簇,層層龍鳳翱翔。上面有個紫巍巍,明幌幌,圓丟丟,亮灼灼,大金葫蘆頂;下麵有天妃懸掌扇,玉女捧仙巾。惡狠狠,掌朝的天將;氣昂昂,護駕的仙卿。正中間,琉璃盤內,放許多重重疊疊太乙丹;瑪瑙瓶中,插幾枝彎彎曲曲珊瑚樹。正是天宮異物般般有,世上如他件件無。金闕銀鑾並紫府,琪花瑤草暨瓊葩。朝王玉兔壇邊過,參聖金烏著底飛。……」

因為後來輕輕鬆鬆的就能變幻出完全真實的美好天堂,「耶摩」非常慷慨大方的樂於和所有前前後後過世的亡靈們共享,所以就熱情的前來人間引領那些還在四處飄飄蕩蕩,不知何去何從的亡靈,引領他們經由一條正確的途徑來順利進入「靈界」,也就是他一手創建的「耶摩天堂」,然後不但讓他們有華麗舒適的宮殿可以居住,而且還以豐盛異常的醇酒美食的宴席招待他們,而且還能終日悠遊在廣大怡人的花園中休憩遊樂……

至於「耶摩」的兩隻四眼愛犬,當然不是來自人間的凡獸,應該也是「耶摩」運用自己強大的「心念」變幻出來的,與那隻貓頭鷹和鴿子一樣,我們可以視作那是「耶摩」「心智能力」的延伸,然後具象化的變成狗和鳥,可以像「分身有術」的代替他去從事原本「引領亡靈」的工作;貓頭鷹和鴿子是傳訊者,當牠們發覺人間有人即將壽終過世時,會把地點回報給「耶摩」,「耶摩」就能適時的派出那兩隻四眼的愛犬出發前往人間,等人一斷氣,「靈魂」離體之後,就適時的引領他經由正確的「亡靈」之路,穿越「靈界」和人間相隔的那道保護層,進入美好的「耶摩天堂」。

「耶摩」這個人,或者這個靈,無疑是非常偉大而大度的,他的偉大在於率先發現了「靈界」,並且積極的開拓,使得歷代以來的所有「先靈們」終於有了一個可以安全舒適續存的空間,也不用再漫無目的,不知何去何從的在陽間人世四處飄蕩苟活,更不用「人鬼雜處」的與人類爭食,弄得人鬼兩不安寧,而且,也因為「耶摩」的大度,願意致力於「靈界」的各種創建並將美好的衣食環境與所有亡靈共享,形成了美好的「耶摩天堂」,雖然在印度神話傳說中,所有天神都有各自更加美好的天堂,譬如「因陀羅天堂」(Indna),但是,無論真假都不影響「耶摩天堂」的重要性,因為即使天神的天堂為真,也只限天神居住,凡人死後的亡靈是無緣進入的。

但是,「靈界」的存在是確定的,雖然是自然存在的,但是,仍然必須有像「耶摩」這麼偉大的先靈的積極尋找才能發現;也是因為有他和其他先靈們的並肩努力;「靈界」才能更加適合亡靈的生活和續存。

當然,相信不只是印度的「耶摩」,在上古的埃及和中國肯定也有類似的偉大先靈,也應該是經過積極的尋尋覓覓,終於發現了一個適宜亡靈生活續存的「靈界空間」,雖然因為陰陽相隔的原因,他們未能留下姓名,在埃及形成了「蘆葦天堂」的傳說,在中國卻沒有留下「XX天堂」的傳說,但是,無論如何;他們發現並開拓出了「祖靈界」或「祖靈道」卻是必然的事實,也因此,他們是和印度的「耶摩」一樣偉大的。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