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226|回復: 2

014『廣義靈魂學』上冊 第十三章 「人鬼雜處」的時代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5-5 11:44:4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廣義靈魂學』上冊 第十三章 「人鬼雜處」的時代

作者:張開基

(本文作者擁有著作權,非經同意請勿擅自轉載、轉貼、摘錄或任何形式之引用,改作)

人類在產生靈魂之後,曾經經歷過非常漫長的一段「人鬼雜處」的時光,其實,嚴格來說;這種情形迄今仍在持續,並未結束。

之所以會發生「人鬼雜處」這樣的狀態,是有一定的成因,值得深入的來探究;

在探究這個課題之前,我們先簡略的了解一下「人類靈魂」產生的整個歷史背景;當然要先從「人」的歷史開始:

「舊石器時代」初期:距今約200萬—100萬年前;早期猿人。

「舊石器時代」前期:距今約100萬—20萬年前;晚期猿人。

「舊石器時代」中期:距今約20萬—5萬年前;早期智人。

「舊石器時代」晚期:距今約5萬—1萬2千年前;晚期智人。

6萬年前:Y染色體亞當生活在非洲。他是所有現存人類的父系最近共同祖先(Y染色體基因通過父系遺傳)。線粒體單倍群M和N出現,他們參與了遷移出非洲的進程。

5萬年前:遷移到南亞。M168突變型出現(所有非洲以外的男性攜帶)。舊石器時代晚期開始。線粒體單倍群U、K出現。

4萬年前:遷移到澳洲和歐洲(克羅馬儂人)

2.5萬年前:尼安德特人滅絕。Y染色體單倍群R2、線粒體單倍群J和X出現。

1.2萬年前: File:ModernHuman.jpg 全新世、中石器時代開始。Y染色體單倍群R1a、線粒體單倍群V和T出現。歐洲人演化出了淡膚色(SLC24A5基因)。佛羅勒斯人滅絕,人類成為了人屬中唯一存活的物種。

再來比對一下相關基因方面的研究結果:

由此,我們當可看出「多峇火山大爆發」理論是具有相當可信度的,在這次的生物大滅絕之後,一群幾千人而已的殘存近代人類祖先從東非開始「求生大遷徙」,而「人類靈魂」產生是在這次「求生大遷徙」之後,相當於「舊石器時代」晚期,也是「晚期智人」出現之後的事。

為什麼筆者會這樣認定呢?

因為,「靈魂」的產生是有一定條件的,從「靈魂」的定義和特性上,可以看出其必要的形成條件;在此,又有必要來看看關於「人」,特別是有關「現代人」的定義和特性;因為「靈魂」是人類特有的產物,只有人類會產生「靈魂」,而且還必須是「心智能力」達到一定程度的「人類」才能形成「靈魂」,或者說;在人類的漫長進化過程中,在「早期智人」之前的數百萬年時光中,人類和其他物種一樣,並沒有「靈魂」,直到「晚期智人」之後,才逐漸擁有形成「靈魂」的條件。

在網路「維基百科」的詞條中,對於「現代人」的詮釋如下:

『人(學名:Homo sapiens,意為「有智慧的人」),是一種靈長目人科人屬的直立行走的物種。線粒體DNA與化石證明人類大約於500萬年前起源於東非。與其他動物相比,人具有高度發達的大腦,具有抽象思維、語言、自我意識以及解決問題的能力。此種能力,加之人類直立的身體導致人類的前肢可以自由活動,使得人類對工具的使用遠超出其它任何物種。截止至2011年11月,世界人口已達到70億,大約是所有曾生活在地球上的人的75%。

與其他高等靈長類動物一樣,人類為社會性動物。人尤其擅長用口頭、手勢與書面語言來表達自我、交換意見以及組織。人類創造了複雜的社會結構,從家庭到國家。人類個體之間的社會交際創立了廣泛的傳統、習俗、價值觀以及法律,這些共同構成了人類社會的基礎。人類在地球上獨一無二,還由於人類具有審美的觀念,再加之人類自我表達的慾望和相對大的大腦,人類創造了藝術、語言、以及科學。

人類希望能夠理解並改造環境,試圖用哲學、藝術、科學、神話以及宗教來解釋自然界的現象。這種與生俱來的好奇心導致了高級工具和技術的發展。雖然人類不是唯一使用工具的物種,但是人類是已知的唯一會用火、會穿衣、會烹調食物及其他高級技術的動物。

人,人類、智人或現代人,這個名詞可以從生物、精神與文化各個層面來定義,或者是這些層面定義的結合。生物學上,人被分類為哺乳綱靈長目人科人屬智人種(學名為Homo sapiens 或 Homo sapiens sapiens 但後者不為學界多數一致認可)

智人意指擁有高度發展的頭腦。

精神層面上,人被描述為能夠使用各種靈魂的概念,在宗教中這些靈魂被認為與神聖的力量或存在有關;而在神話學中,人的靈魂也會被拿來與其他的人型動物作對照。如人工智慧或天使是沒有肉體的靈體,獸人或亞人則只有慾望和膚淺的情緒。

文化人類學上,人被定義為能夠使用語言、具有複雜的社會組織與科技發展的生物,尤其是他們能夠建立團體與機構來達到互相支持與協助的目的。

生物學上人的學名為「智人」(拉丁文 homo爲「人」,sapiens即「聰明的」),是與黑猩猩(PAN)、大猩猩(GORILLA)、猩猩(PONGO)、長臂猿(HYLOBATIDAE)同屬人猿總科的靈長目動物。人類與其它靈長目動物的不同在於人類直立的身體、高度發展的大腦,以及由高度發展的大腦而來的推理與語言能力。由於人和猿血緣相近,動物學家德斯蒙德.莫利斯戲稱人類為裸猿,並著述從各個角度論述人類種種行為的起源。。

行為學上來看人類的特徵有:懂得使用語言,具有多種複雜的互助性社會組織,喜歡發展複雜的科技。這些行為學上的差異也衍生出各文化不同的信仰、傳說、儀式、社會規範。』

以上,對於「人」,特別是「智人」和「現代人」的相關定義,其實也是給「靈魂」下了一個幾乎雷同的定義,因為人類必須進化到擁有以上這些「心智活動能力」之後,才足以形成「靈魂」,而「靈魂」當然也才能擁有和表現出這些能力和特性。

那麼,確實的年代是從何時開始的呢?

這點,是很難確定的,根本沒有直接證據,甚至直到今天,科學界也無法不敢證實「靈魂」的存在,更何況要逆推回去考證幾萬年以前的事情?因而只能從已知「靈魂的特質」(註:筆者本身及前輩研究者與「靈魂」接觸後獲知的經驗法則)來縝密推斷:

「靈魂」必須具備:

一,完整的「自我認知能力」及部份「自我感知能力」。

二,相當程度的「語言能力」。

三,相當程度的「空間想像能力」。

四,相當程度的「抽象思考能力」。

五,相當程度的「心智推理能力」。

我們再簡略的來看看人類的「生活進化史」;人類從「舊石器時代」晚期開始,經由長期「漁獵採集」的穴居生活,基於求生掠食和反掠食的需求,從「家族」聚集形成「氏族部落」,因此必須「團結分工」才足以生存,在「團結分工」中,創作工具、合作圍捕大型獵物,抵抗其他氏族部落之侵略和擄撂,最重要的就是相互間的「表意聯絡」,當然,從吼叫示警、哀嚎呼救的聲音表意,然後隨著生活型態的日益複雜,「語言」就因為約定俗成而日漸豐富,從單音、單詞發展到完整的句子,以至口若懸河、滔滔不絕的演講,必然是經過長時間累進發展才形成的。

以「語言能力」而言;人類是地球所有物種中,最擅勝場的佼佼者,其他具有各種「語言能力」的物種,譬如海豚、猩猩等,與人類相較,其「語言能力」根本判若雲泥,難以相較。同時依據近代「認知心理學」的研究;今日人類的「語言能力」能如此豐富精妙,表意功能如此強大,乃是基於兩種條件而產生:其一為來自基因遺傳的「預設模式網路」,其二是由於後天的學習,兩者缺一不可。

而「語言」的本身既然是為了「表意」;當然「意」(意念)一定是先於「語言」產生的,而所謂的「預設模式網路」也就當然不只是僅限於「語言能力」一項而已;包括「視覺、聽覺、嗅覺、味覺、觸覺」等肉體感官知覺系統,以及「思想、意念、心智推理、想像力、抽象思考、時空推理、形而上思辨」等等心理感知系統等等都必然是在整個「認知、感知大網路」中在運作,而分屬於不同的「預設模式」,各司其職又互相串連,在腦部「聯合區」(三個基本機能聯合區)中整合之後再作出適合、適時及適切的反應。在肉體的腦部是由「神經元細胞網路」接收及釋出命令,皆由「神經脈衝」(Nerve impulses)以「生物能」用電子訊息方式傳遞,而「鏡像神經元」更能接近反射動作不經複雜思考運算的「瞬間認知」,在神經元與神經元之間是「突觸」縫隙的化學物質傳遞這些瞬息萬變的電子訊息。筆者試舉一例來讚歎人類在這些方面的傑出演進成就;

曾經在某「知識頻道」看過一段介紹澳洲土著以傳統「︽」型迴力鏢獵捕袋鼠的影片,攝影師特別從土著的主觀視角來捕捉整個過程;只見畫面左方空曠的荒地上有一隻成年的袋鼠正在快速的跳躍前進,與鏡頭呈大約45度角往畫面中間快速移動,土著見到獵物出現幾乎毫無猶豫,直接猛力甩出木製的迴力鏢,這時畫面轉為慢速播放,只見那支迴力鏢是一面快速自轉,一面以順時鐘方向畫出一個大弧,先是向畫面左邊飛去,因為主觀視角的關係,似乎根本和目標動向是南轅北轍,不可能擊中目標,但是,迴力鏢飛到大弧的一個頂點之後,就開始同樣順著大弧朝右邊飛行,只見袋鼠毫無察覺,繼續跳躍前進,然後似乎不是迴力鏢去擊中袋鼠,而是袋鼠和迴力鏢在一個關鍵的交會點「相撞」,結果袋鼠頭頸部位被狠狠擊中,立即倒地不起----

這樣的畫面真的太經典也太精彩了,這位土著的迴力鏢獵擊功力也實在是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了;當然,我們可以來分析一下土著甩出迴力鏢到完美擊中袋鼠的過程及必須具備的條件;

第一,「3D視覺」:這是所有掠食動物都必備的,兩眼向前的都可以擁有這種能力。

第二,「空間感覺」:必須瞬間在腦海中看準袋鼠移動的方向和速度,以及兩者的夾角距離,同時還要算出迴力鏢的速度及飛行方向的相對位置。

第三,「外在條件」,最重要的是風向影響,這是來自長年經驗值的偏移修正。

第四,是長年嫻熟於這支慣用迴力鏢的基本「性能」,並且能夠精準的操控甩出的方向、仰角、力道、弧度。第五,這是最重要的,就是「想像力」;

這位土著一定要能夠預先構思的袋鼠前進方向和角度組合的「最可能的前置位置」,而這個就是一個預先假想的「交會點」,同時,他必須適切的操控甩出迴力鏢,在正確的時刻瞬間讓迴力鏢抵達這個關鍵的「交會點」。

也許,如果換作是其他掠食動物當然也有類似的能耐,才能準確的捕食,譬如老鷹在空中獵捕鴿子,也都會運用到以上這些瞬間運算和經驗法則,但是,其中最大的差別是;其他掠食動物使用的都是自己的「爪牙」,都是自己身體的一部份,在操控上是容易運用自如的,但是澳洲土著使用的迴力鏢是人類發明的一種非常精妙的工具,靠著其特殊外型,可以藉由在空氣中快速旋轉而飛行一段路程和時間,其方向、速度以及弧度都能靠長期練習及不停修整迴力鏢的長寬比例、曲度、厚薄,然後達到收發自如的地步,如果沒有擊中獵物,迴力鏢甚至會繼續完成整個圓弧飛回到拋擲者手中。

這樣創造各種工具和武器的優勢,使得人類成為食物鏈的最上層固然是一大特點,但是,這種操控工具,瞬間以預想方式運算出關鍵「交會點」的「想像能力」更是其他物種所望塵莫及的,同時,也是這種瞬間的「直覺認知」能力,連帶關係到人類其他「意念」能力的發展。另外還有一個例子也是來自同樣的「知識頻道」,描述一位日本武士刀的高手,能夠在幾十公尺外,用武士刀的刀鋒劈開一顆迎面射來的BB彈,這顆白色塑膠BB彈的直徑只有6mm,從玩具手槍中射出的高速,根本不是人類肉眼能夠「看見」的,更何況要用薄薄的武士刀鋒從中劈開,那根本不是「感官知覺」可以做到的,結果從慢速播放的錄影帶中,卻可以清楚看到BB彈真的被武士刀鋒從中劈開的瞬間鏡頭;負責測試者看了不但歎為觀止,也根本無從解釋這位高手究竟是怎麼做到的,他下的結論是「他有預知能力!」。而筆者則認為這種能力其實已經超出「感官認知能力」的範疇,到達了「第二套感知能力」的階段了。當然不能說完全沒有運用到「視覺、聽覺、觸覺」這些感官功能,但是,在這些基本能力以外,最重要的就是一種「意念感知」的能力,使他能夠瞬間決定出刀的時機,以及橫向砍劈的高度和弧度,而這些都超出了感官反應時間的範圍。

 樓主| 發表於 2019-5-5 11:47:38 | 顯示全部樓層
以上二例都是可以反覆驗證的,所以當然不是「巧合」,而是超強的「心智推理能力」的展現;是人類大腦中的「預設模式網路」的硬體加韌體基因功能,以及後天長期學習鍛鍊後的成果,也是「感知能力」在體外發揮作用的最佳證明。不只是工具的發明和使用,而是不需身體「感官知覺」的實際接觸,只需要是在「感知能力」範圍內就能「預想」到那個精確的「接觸交會點」,更重要的是這些都不再需要冗長的腦部運算過程,可以變成類似反射動作的「瞬間感知」。

我們再來看看另一項人類的「特異功能」;那就是「組裝或修理鐘錶」,鐘錶是人類偉大的發明之一,而且,不只是人類需要使用它,鐘錶甚至變成了藝術和貴重財富,而其精密的構造和功能也是令人驚奇的;不過,如果以普通機械鐘錶而言;只要是正常人,經過正規卻不算非常困難的訓練課程,都能夠成為一位合格稱職的鐘錶組裝師或者所謂的「鐘錶匠」,但是,想想看;除了人類以外,還有那種高等動物有這種本事呢?就算智商最高的海豚或者猩猩,幫牠們專門設計一套合用的工具,經過最嚴格的訓練,相信還是無法組裝或修理鐘錶,甚至連鐘錶的基本原理也不會懂得。那麼,是什麼造成這樣的差異呢?當然又是先天基因上的限制;從手指的活動方式,抓握手勢,眼睛和手的協調度,精微的觸覺,以及真正關鍵的腦部聯合運作,這當然又是另一個「預設模式網路」的功能使然;沒有這個先天預設的模式基因,後天無論如何訓練,也不可能嫻熟正確的組裝或修理精密的鐘錶以及相關的精密機械儀器,還有更精密的外科顯微手術等等。

人類的「想像力」真的是無與倫比的,人類自古就羨慕鳥類能夠自由自在的在天空飛翔,但是,人類沒有翅膀,身體又過重,怎麼可能飛翔呢?但是,經過許多人看似可笑的實驗,一百多年前「萊特兄弟」終於發明了飛機,而不過短短一百年,人類不但可以搭乘各種飛行器在空中飛翔,還能前往外星球。同時,人類不但可以運用「想像力」神遊於世界各地、宇宙各星系,甚至還能幻想搭乘「時光機器」回到過去或者前往未來。更可以借助電腦,將根本不存在的幻想世界,以3D虛擬實境的方式呈現在我們眼前。

我們必須擁有一個最核心的關鍵條件才能形成「靈魂」,那就是獨一無二的「我識」,其中包括了「我見、我聞、我思、我疑、我知、我覺」等等的能力。

早在「克農馬囊人」和「尼安德塔人」的墓葬遺址考古研究上,已經發現在骨骸四周發現有陪葬品,甚至有紅色赭土礦物粉末,因此被人類學家認為當時的人可能已經有「靈魂觀念」;對於這點,筆者的認知比較保留;因為單純墓葬或者有陪葬品的墓葬行為,並不足以證明「擁有靈魂觀念」,因為,人類會進行墓葬的原因很多;

譬如一,不願睹屍思情,一開始可能只是用樹葉草枝掩蓋而已。二,不忍親友的屍骨暴露野外遭到野獸啃食。三,在食物匱乏的時代,「食人」的習俗是基於自然需要,不只是異族間,甚至本族人之間也一樣有「食屍」的行為,快速掩埋土中,可以有效防止以上兩種情形。四、陪葬品,有時只是不忍睹物思人,所以一併掩埋,不盡然是要讓死者帶往「陰間」繼續使用這麼單純。而後來越來越豐盛的陪葬品;其中甚至有食物、大量的衣物、器皿,更甚至有動物或人的殉葬證據,這倒是見證有了「靈魂不滅」的觀念。五,赭紅色礦石粉末的問題,也同樣不是非常確定和「靈魂觀念」有關,如果赭紅色礦石粉末確實是用來象徵血液,那也是象徵「生命」,更或者單純只是一種「標記」或紀念形式,譬如現代葬禮上,使用大量鮮花,那只是表示悼念之意,和「靈魂觀念」毫無關係。

「人鬼雜處」難堪的初期

人類是地球上最奇特的物種,我們從演化而來,從靈長類分支出來,可是,在生理外觀上和一些近親的大猩猩、黑猩猩、紅毛猩猩卻是如此的不同,在「心智能力」的發展上,更是有著天壤之別,甚至,我們可以說;人類會發展出這樣一套獨特的「心智能力」是非常莫名其妙的?而為什麼要獨樹一幟的發展出這樣的「心智能力」一樣是莫名其妙的?自古以來,從宗教、哲學、科學統統無法解釋得令人信服;

宗教上的說法,推給天意或者「神的旨意」,這是沒有根據的空話。

哲學上的說法,夸夸而談,眾說紛紜,全是揣測的空話。

科學上的說法,迄今沒有答案,如果還是堅持「科學只研究看得到的東西」,那麼永遠不會有答案。

人類的「心智能力」並不能使得肉體保持原樣的長生不死,卻能將這個「心智能力」延續到肉體死亡之後仍然繼續「存在」,並且證明「生命」不只是一定受限於肉體的活動而已,「心智能力」的活動一樣也是一種生命的型態。而且依照這樣的定義標準,人類是地球上唯一可以改變自身原本的生命形式,繼續存活的物種。

但是,有個重點必須了解;人類並不是因為「怕死」,而主動有意識的去積極發展「心智能力」,所以,才使得我們的「心智能力」被鍛鍊得金剛不壞,永垂不朽。

其實,人類的「心智能力」是逐漸累積的,而「心智活動」的歷史已經相當久遠,但是,沒有人會想到,也沒有人會知道,為什麼當達到一個「門檻」之後,就會結晶成為「靈魂」,這個飽合點究竟是在什麼狀況下,或者什麼條件下才能形成?即使以筆者長久的研究;也只能列舉出一些「靈魂」的特性,卻無法定論何者才是真正的關鍵?

還有就是在現階段,也不宜問:靈魂存在或者人類若能因此永生的目的何在?因為,沒有人知道?甚至,我們連自己肉體生命為什麼要活著都不知道?所以,其實,最好的答案就是:「自然」和「自然而然」的存活,沒有什麼「為什麼」?因為所有生物都一樣,只要活著一天,「存活」就是第一要義,人類也不例外。所以,如果非要問「靈魂」在肉體死亡之後續存的目的是什麼?答案也還是一樣;「存活」,而且是「繼續存活」。但,肯定不是像一些宗教所主張的:為了服事神;為了能夠進入天堂永恆享樂,或者為了修行精進等等。

這個問題不只是活人不知道?如果有機會,不論去問任何「靈魂」,他們也一樣不知道?因為,我們根本沒有任何參考值,沒有可供比對的樣本?沒有足以效法的對象。人類就是這樣莫名其妙的就擁有了在脫離死亡的肉體之後,繼續以靈魂方式存活的能力。

貪生怕死和逃避任何危險是所有生物存活的「生命本能」,人類也一樣如此,但是,單純「貪生怕死」的本能並不足以形成「不滅的靈魂」,假設今天人類是和其他靈長類的近親一樣,只是在荒野中雜食性動物的一支,我們肯定不會這麼特別,假設真實如此,那麼如果有其他「外星高等智性生物」前來地球作研究,相信也只是把人類當成一般動物而已。

但是,人類在和其他靈長類動物分家之後,卻開啟了另一種發展或演化的途徑,我們不在生理方面與其他動物較力,而是積極的發展智力;使用工具、發明工具,兩者相輔相成的創造了獨有的物質文明,在物質文明發展到一定程度,使得安全和食物無虞之後,好整以暇的又發展出更獨特的精神文明,並且在精神文明不斷的累進中,同時發展出更獨特的「心智能力」,而這種「心智能力」超過一個飽合的門檻之後,終於結晶成為「靈魂」;這個和「貪生怕死,渴望永生」可以說沒有任何直接的關係,因為「渴望」並不決定「實現」,再強烈的「渴望」也不可能如願以償的「必然實現」!

但是,人類在幾萬年前,大約在舊石器時代晚期,紛紛形成了「靈魂」,如果以全世界各地的人類來說;形成「靈魂」的時間相距並不會太久,如果是從人類進化的數百萬年時間表來看,幾乎可以說是在一個很短的時間軸線間隔內,就這樣不約而同的產生了。

(註:這點並不難解釋;因為我們同樣是那「火山冬季」倖存數千人的後代,我們的基因幾乎完全近似,所以,只要環境差不多,都能不約而同的發展出類似的結果,就如同全世界不同的語言,其實發展先後也沒有太大的差距)

這個關鍵的時間點,應該是在人類穴居、漁獵採集時期的晚期,語言能力和心智推理能力都有了相當發展之後;如果我們把時間假定在四萬年左右;從亞洲、澳洲到歐洲以及美洲都是共同「倖存祖先」繁衍分支的後代,擁有的基本條件是相同的,也許在物質文明的發展上還是有快慢優劣的差別;但是,我們可以用一種人類最偉大的發明—「弓箭」以及一種技術—「用火」來作為指標,因為這項人類特有的本事,是那個時期全世界各地人類共同擁有的指標性特徵。因此,在「靈魂」形成的時間點上就不會相去太遠;假設我們搭乘「時光機器」回到那個時代去普遍觀察全世界各地的人類,從東方到西方,從赤道到極地;相信看到的人類「心智能力」是不會相差太遠的,絕不可能看到的是「猿人」和「智人」這麼大的差距;因此,我們也就不能說「亞洲北方民族」和「南亞民族」是有靈魂的,歐洲人和美洲先民那時還沒有靈魂。

(註一:所謂「時光機器」只是一個假設條件,筆者本身並不相信人類可以發明可以回到過去的「時光機器」。註二:所謂的「物質文明」指的是「有史之前」的生活型態。)

也因為,人類的「靈魂」是一種不自覺,非自主情況下產生的,所以,當人們在肉體死亡之後,突然驚覺到自己不是無知無覺,竟然「還是繼續活著」,並且還是可以「四處自由活動」時,肯定是「茫然」多過於「驚訝」的,而且,這種「茫然」的時間是非常漫長的,長過人類之後的「歷史時代」。

從人類「靈魂」形成之後,並且在肉體死亡後以這種奇特的生命型態繼續存在(註:為了區別,死後的靈魂稱為「鬼魂」),並且繼續在世界各地活動開始,其處境絕對不是「天堂」或「極樂世界」的至樂,相反的,卻是非常糟糕和不堪的;因為,靈魂離開死亡的肉體之後,並不是立即進入其他不同的空間,而是依舊存活在跟生前完全相同的空間之中;但是,形態不同了,擁有的基本條件也不同了,卻還要面對相同的自然環境;不可能感受或遭遇還是像生前一樣的。

首先,缺少的是肉體,有方便也有不方便的,有安全的也有非常危險的變化;譬如少了肉體,於是,行動更加自如,不再有肉體傷病的痛苦,生前所有的病痛突然完全消失,原本因為先後天傷病造成的行動不便問題也不見了,長年癱瘓或殘肢斷臂的問題也不藥而癒了,眼盲失聰的也恢復了視覺和聽力,老邁遲緩的也變得行動輕鬆了……但是,卻有一個共同的大患產生了;那就是「陽光」。

因為缺乏了肉體的阻隔和保護,太陽的一些射線直接照射和穿透「鬼魂」時,會造成極度的痛苦甚至嚴重的傷害到死亡的地步(註:「鬼魂」還是會死亡的,另文詳述)

因此,白天,即便不是烈日當空,只要有陽光,都是「鬼魂」無法出來活動的時段,至少要等到太陽下山的黃昏以後,到次日太陽東昇之前,才能出來活動。因此白天,「鬼魂」一定要躲藏起來,一開始是一些陰暗的山洞、岩壁的縫隙、非常隱蔽的茂林、甚至水中,也有些會躲藏在原本家族居住的洞穴之中,在這個初期,人類還在蒙昧無知的時代,整天忙著找尋食物,填飽自己和家人的肚子,躲避一些野獸的襲擊,應付風雨雷電等等的自然災害,即使只是短時間的傾盆大雨,或者一個月的連綿雨季,無法採集果實,不能狩獵,就會缺糧而造成生活的困境,甚至無法「生火」或保持「火苗」,寒冷及生食可能就會造成疾病和死亡。因此,那時,腦袋裡都只是為實際的生活所需在發愁,是不可能有心思花在「人死以後會這樣?」這些無聊的問題上,或者說;那時連活下去都很艱困的狀況下,那有可能還顧得著死後的事和死人的事;甚至無可否認的,在糧食極度缺乏時,「吃死人、吃活人」都是確實存在過的事實,或許那個時代的人類並不認為這是殘忍不人道的行為,即使在人類有歷史的記載中,饑荒和戰亂頻仍的時代,「人吃人」甚至是大規模的長期進行式,那樣的行為只是「需要」而不得不,沒有道德上批判的餘地。所以,即使「靈魂」已經形成了,但是,卻還沒有「靈魂」或者「鬼魂」的觀念,所以當然沒有「祖靈祭祀」,更沒有「祖靈崇拜」的習俗和儀式。這段時期還有一些比較麻煩的是那些因為意外遽然死亡的,因為生前沒有「靈魂」的觀念,因此一旦遽然死亡,死者的鬼魂是幾乎完全不覺得自己死亡的,仍然以為自己還活著,只是因為有些習慣的行為發生了「不能」;譬如和家人親友說話,沒有人理會他,或者伸手想拿物件,張嘴想飲食統統不能如願時,會感到異常的震驚,而陷入一種歇斯底里的狂亂,無法分辨是夢是真?或者感覺自己彷彿一直陷在深深的夢魘中無法醒來;這樣的狀況也可能變成「靈魂發狂」。

 樓主| 發表於 2019-5-5 11:49:44 | 顯示全部樓層
在這個時期,全世界的人口並不多,但是,平均壽命都不長,所以,一旦「靈魂」普遍形成之後,也沒有地方可去,只能在平常生活的家族或氏族活動的領域中活動,因為「鬼魂」也是需要『攝食』獲取能量供應的,最容易的來源當然是家人的飲食,從中吸取一些能量,還有就是宰殺牲口時,血液噴灑出來時,隨之逐漸消散的生物能量,而火堆旁燃燒某些物質時也會散發一些能量,這些都可選擇性的獲取存活下去的能量,而其他則是來自大自然中比較困難攝取卻還是可以獲得的極少能量。另外還有一個重點,是幾乎沒有人注意過的;那就是「精微物質」,這是「靈體」必須經常補充的部份,這類物質原本就含藏在一般可見的物質之中,可存在的時間比較長,但是,仍然需要新陳代謝,一般活人的肉體和「靈體」的物質新陳代謝可以從日常飲食中獲得補充,也能轉換為活動的能量;但是「靈魂」沒有肉體,卻有「靈體」,這個部份也需要補充;因此「靈體精微物質」和「靈的能量」一樣必須從其他活人的生活飲食中擷取,也因此,這種類似「寄生」的存活型態正是「靈魂」形成初期的普遍狀況。

但是,如此一來,就可能慢慢發生爭奪打鬥的情形;譬如無家人的「鬼魂」,或者一個小家族在短時間內先後死亡,沒有家人的飲食可以獲致能量供應時,勢必要去其他人家獲取,但是,別的家族一樣有自己家人的鬼魂,在生存困難的時代,沒有人會是好客的,鬼魂的心態也一樣,就一定會形成攻防的情形。而竊取、搶奪,爭鬥也就勢必會發生了。

這時,許多無以獲取能量供應的鬼魂,為了存活的本能,就勢必會渴求一個「物質的身體」,但是,「附身」或許是我們現在會想到的,在遠古的時代,鬼魂也當然會想到,只是,太困難了,因為,同為人類,「心智能力」是相當的,差別不會太大,針對一個有肉體的活人,要強行擠掉他原來的靈魂,強佔他的肉身,那是幾乎完全不可能的;也許有罕見成功的事實,不過,純屬例外,所以,把對象轉向其他動物,那倒是有些可行的,因為,與其他動物相比,人類在「心智能力」方面是相對比較強大的,因此,鬼魂附身在其他動物身上,一來是可以承受白天陽光的照射,二來是比和其他鬼魂去爭奪能量,反而容易一些。

此外,這個時代的人類,應該已經懂得馴化和豢養一些原本野生的動物作為工具、儲備食糧、或者狩獵的助手,譬如馴鹿、豬、羊、獵狗等等,這些親近人類的動物也可能被鬼魂附身,就近獲得肉體的庇護和能量的獲取。

不過,「靈魂」的普遍形成和人類「死後鬼魂觀念」的產生,相距的時間應該不會太長久,因為「鬼魂」的確實存在,一定會被發現的;其一是一些嬰幼兒的表現或描述表達,一種是天生就具有特殊異能的少數人(就是我們現今所說的「靈媒體質」),還有就是被意外附身的倒霉者,也或者鬼魂會闖入某些親人的夢境之中,那種接觸是超越「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狀態的,可能交代某些生前未了的事情,有些可能會索取某些物品……

鬼魂的存在,也未必只是若有似無的「感應」而已,因為「靈體」在某些特殊的環境氛圍中,甚至是可能被看見的,像所謂「陰陽眼」的人,不是現今才有,這種先天的異能者,遠古時代就罕見卻真實存在了,他們確實可以看見鬼魂,可以傳遞訊息;再來就是「薩滿」了,原本「薩滿」是早於「靈魂」形成前就已經先行存在的一個職位,或許是祭司,原本祭祀的是天地自然、風雨雷電、日月星辰等等並不具備「自主靈性」的現象;甚至那些「薩滿」是根本不通靈的,但是,基於「靈魂」的形成事實,基於需要,一些具有「靈媒」特質的少數人被諸多鬼魂強勢的騷擾;要求他們來傳遞訊息,因此,經過長期的「經驗」實證,當可信度被原始先民接受之後,「薩滿」的本事有了革命性的轉變,一定是真正能夠通靈的,同樣的,在「薩滿」的歷史中,所謂「薩滿病」和容易在狂亂的舞蹈中「出神、入神」的異能者成了「薩滿」的基本條件。

在此同時,包括現今俗稱的「卡陰」以及實際的「鬼魂作祟」也變成一種鬼魂勒索活人的手段;而跟隨活人吸取能量或作祟使人受傷生病的「無賴鬼魂」以及死後依舊保護配偶、親子的家族鬼魂變成「守護靈」,生前被謀害亟思報復的「復仇冤魂」等等的各種光怪陸離的情形也差不多在這時期形形色色的互動著。

於是,「薩滿」因此多了許多任務,除了原本的自然祭祀,最主要的就是「溝通鬼魂、化解糾紛、滿足鬼魂的需求,驅除作祟勒索的惡鬼」,然後也就開始有了「鬼魂」的定期、長期祭祀,特別是對於家族的祖先鬼魂,也可能很快就有了「原始牌位」的形式;即使在還沒有文字之前,一些象徵性的木頭、石頭,或者臨時砍伐來的樹枝,都可以供祖先親人的鬼魂憑附;然後慢慢結合了原始的「陽具崇拜」,形成「且」這種完全具象的「祖先牌位」,然後才有了專門供奉「祖靈」的房間、並一直留傳到後世變成「祖宗祠堂」的祭祀習俗(註:中國的祖先牌位一直維持「且」形模樣,迄今依舊存留,從未有任何重大改變)

但是,「靈魂」的形成到「靈魂觀念」的形成,再到「祖靈崇拜」的行為的長期進行,並沒有改變「人鬼雜處」的形態;只是有了比較良好的互動關係,有了比較妥當一點的解決方法,鬼魂的處境有了相當的改善而已;只是,因為,「靈界」仍然還未被發現,鬼魂仍然沒有一個更適存的空間。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