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172|回復: 3

02『廣義靈魂學』上冊 第一章 人與靈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4-29 12:36:0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阿倫 於 2019-5-2 20:43 編輯

『廣義靈魂學』上冊 第一章 人與靈

作者:張開基


(本文作者擁有著作權,非經同意請勿擅自轉載、轉貼、摘錄或任何形式之引用,改作)

現今人們對於「靈」的觀念,幾乎都是來自各種宗教;

所有宗教沒有不談「靈」的,也可以說,所有宗教的教義都是建立在「靈」的基礎上,譬如「聖經」第一章「創世紀」開宗明義就提到『起初神創造天地。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神的靈運行在水面上。』,連「神」都是有「靈」的。但是,談到「靈」最早的卻是「埃及」與「巴比倫」的多神教,談到最多的當屬印度教,尤其是「業報輪迴」的教義,這些宗教中在提到「人與靈」的關係時,「靈」是主體,「人」卻成了虛假短暫的客體甚至被視之為「幻象」;

基本上,所有宗教都是主張先有「靈」,然後才有「人」的,或者把「靈」當成一個原動力或掌控者,因為有「靈」進駐了「人體」,人才有思想而進行有意義的活動,特別是精神或心智方面的活動。更甚至主張宇宙天地間有個「靈界」,那是一個超級巨大的「靈魂庫」,「靈」從那裡下降人間投胎進入母體,然後「人」才出生。也或者說;起源自猶太民族的「亞伯拉罕信仰系統」的各種宗教,都是堅信「神創造了天地萬物與人」,而且「人與靈」是同時被創造出來的。

但是,依據筆者的研究和認知,事實上並非如此;其一,「人不是被神或者任何超自然力量創造出來的」。其二,「先有人類然後才有靈,而且『靈』出現成形的時間比人類存在的時間晚了很久很久」。

必須說明清楚的是;本書不是為了否定「創造論」而寫,所以主題不是著重在否定「創造論」,但是,為了解說「人與靈」的起源,不得不先開宗明義的定義「地球生命以及人類都是出自偶然,絕非有目的的必然」。

「地球」本身就是出自於偶然,也偶然的恰巧位在「太陽系」中現今這個位置上,與太陽系其他行星的關係位置相比,地球是從太陽向外算來「第三顆」行星,更恰巧的是一顆不是非常堅實卻還算相當活躍的行星,在與太陽的距離上承受到的熱度以及自轉軸心的略微偏斜,形成地球的四季分明,還有足夠的大氣層保護,適度阻擋了太陽各種有害射線的直接照射,以及地心軟質熔岩在自轉中形成的特殊磁場,阻擋了強烈的「太陽風」侵襲;還有大量的水……等等這些幾乎都是「偶然」組合的條件,才使得地球是已知太陽系八大行星中「生命」最活躍的一顆行星;其他行星上是否有生命,目前還沒有定論,但是,即使有,可能也非常低等,更不可能如地球生命如此的活躍(註:人類目前的科技雖然尚無法直接登陸其他行星就近觀察,但是,至少各種觀測儀器對於八大行星的研究報告,確實不曾觀察到任何生命蓬勃或文明發展的跡象)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談到地球生命的出自偶然而非「神的創造」,其實可以看看太陽系行星、衛星以至其他已知行星;既然都沒有蓬勃的生命活動現象,我們就很難相信「地球人類是上帝唯一的選民」,更何況已知可約略觀察到的宇宙至少有一千億個銀河系,每個銀河系又有一千億個「恆星系」,而「太陽系」只是一千億乘以一千億中的一個,假設「神創造天地及一切生命」為真,那麼整個宇宙應該是非常熱鬧而且生機盎然的才對,怎麼可能地球人類連在自己的太陽系中都顯得十分寂寞;連個就近可以「聊天」的左鄰右舍都沒有。

此外,如果「人是神創造的」;那麼又怎麼可能從出生開始就是個相當不完備的「半成品」呢?人類本身也已經相當擅長發明創造各種物件,除非是中途失敗,否則幾乎沒有人會只單純創造毫無用途也沒有任何意義的「半成品」就心滿意足而打烊收工了。

筆者並非主觀的先下定論再來找證據,倒是很理性的將兩種主張同時公平的攤開在陽光下來比較;顯然「自然發生論」要比「創造論」合理得多!

地球是偶然存在的,地球上所有生命是偶然產生的,地球人類當然也是偶然進化而來的,那麼「靈」就不可能是被「創造」的必然生成,同樣也只是人類在逐步進化過程中「偶然形成的」;談到一個初步的論點;相信馬上就會面對許許多多的質疑;就先同時解答:是的!「靈不是比人類存在的更早形成,也不是在人類出現的同時形成,而是在人類心智進化達到一定的高度之後才凝聚結晶出來的。」,因此,不只是遠古的人類沒有「靈」,除了人類以外的其他動植物統統沒有靈。關於這點,正是本書本篇章的主軸,所以,之後會慢慢完整解析的。

我非常清楚這樣的心得和見解是會引發很多反對聲浪的,也是會讓難以數計的人大感失望沮喪的;「為什麼除了人類,其他動植物竟然沒有靈?」、「那麼如果我的寵物貓狗先往生了,日後我去到靈界豈不是永遠不能見到牠們?」、「你怎麼可以這麼冷血無情,我向來都把寵物當成家人,我一生未婚,寵物就是我相依為命的伴侶;牠們怎麼可以沒有靈?」、「我家的寵物明明就非常有靈性,我從外面回家,牠們都會有預感的早一步待在門口等我……?」???

我當然可以理解這種心情和反應,但是,「靈」的生成以及「靈界」的規則不是我訂定的,我只能告訴大家我所知道「靈與靈界」的實相,我不能左右或更改,更不可能為了迎合眾人的心理需求而捏造事實、亂編故事;或者我們也可以想一想;從許多被發掘出來的帝王陵寢中,可以看到許許多多陪葬的奇珍異寶,然後終究會安置在各地的博物館中展出,那些肯定是亡者生前最珍愛的收藏,但是,他們死後又何嘗能帶走任何一件?因此關鍵重點不是你喜歡什麼或鍾愛什麼就一定在死後必然跟隨著你;更甚至即使是你一生最鍾愛的情侶、配偶,死後在「靈界」也未必就能從此天長地久的廝守,也許會進入不同層級的靈界,也許即使在同一個靈界,很不幸的是,說不定會發現原來他(她)的心早就另有所屬,人間的婚姻只是為了種種理由而以假象在維持,但是,在靈界,不再需要這種假象,他(她)可能會和一生內心真正心愛的人(靈)在一起。如果不能事先了解靈界的一些法則,恐怕很難接受這樣的事實,甚至會大失所望或傷心沮喪了。

同樣的,不論你生前鍾愛的寵物是什麼?因為牠們的「心智能力」不足,不足以凝聚結晶為「靈」,所以,無法進入「靈界」永生長存,這點,不是你或任何人所能左右的,不論你願意不願意,不論你如何失望和不滿,事實是不會因為一個人的情感取向而改變。關於這點,必須在之後的內容詳細剖析「靈」的生成中,當你真正了解之後就會獲得解答。

在此,再次整理和強調幾個重點,以便能更順利的接續並深入的來解說「靈的生成」;

一,「靈」是進化而來,不是神「創造」出來的。

二,「靈」不是早於人就先行存在或同時存在的,而是很晚近才形成的。

三,原始人類和其他地球上的動植物是沒有靈的。

四,人類從出生開始就是半成品,迄今尚未真正定型、定位。

五,先有「人」,才有「靈」,然後才有「靈界」。

六,「人」與「靈」的生成只是偶然。兩者既不是「必然」,也不是經過縝密設計和一再改良後而形成的產物,也因此,「人與靈」都有著絕對的自由意志,因而,不論是在人間或者靈界,都有很大的可塑,可變的空間。

前面提過;「靈」不是與人類存在就同時形成的,而且要形成「靈」是需要一些必要條件的;

其一,是「智力」條件。

其二,是「環境條件」。

其三,是「想像力」與「創造力」。

其四,是「生活型態」。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樓主| 發表於 2019-4-29 12:38:2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阿倫 於 2019-5-2 20:44 編輯

人類的存在及發展迄今都是由諸多的「偶然」促成的,甚至包括人類「智力」方面的快速又奇特的發展也一樣是「偶然」的;假設我們暫時以「直立」做為人類這個名詞的發軔,那麼合理的邏輯推理;人類之所以從樹叢上爬下來,離開茂密的樹林,走向只有草叢的平地,那是一個偉大的冒險,是因為環境和覓食條件的變遷,被迫的不得不爾行為,也幾乎根本沒得選擇;明明平地草叢中的求生方式比擺盪在樹林間採集果實和捕捉小昆蟲的生活方式要危險百倍,但是,當氣候的遽變,使得叢林面積減少,食物採集困難,為了覓食求生,不得不偶而爬下樹叢,快速的走進平地的草叢中找尋任何可以充饑裹腹的食物,然後有些可能僥倖的再匆匆逃回樹上,躲開蛇吻或猛獸的利爪,但是,可以確定的,有些卻未必這般幸運,無法順利發現或躲開毒蛇猛獸獵殺而成為食物,然後一方面是不得不因應這種非傳統「靈長類」的覓食求生方式,一方面是總是必須慢慢適應草原的生活,最後終於長期的離開叢林,正式成為平地草原艱苦求生的一員;也因為環境的必須;人類也開始逐漸「直立」起來,在草原上,「直立」有許多的好處;譬如「遠眺」以方便搜尋更多的食物資源,以及發現環伺四周的掠食性猛獸,以及可能必要時的涉水等等;

也因為「直立」,人類從此和原本那些「靈長類」的近親開始分家,自立門戶,成了「靈長類」中最獨特的一支;從今日回顧;在整個「進化樹」的分枝上,人類真的是非常偶然的例外,甚至變成了「弱幹強枝」,最後反而變成了地球上最強悍,最壯大的「掠食者」,一直稱霸地球至今,而且超過七十億的人口不但佔據了地球上最大最好的生活環境,更擠壓了其他各種物種的生存空間。這也是「進化論」中最奇特的例外,也成為質疑和攻擊「進化論」者自以為是的「利器」,其實,那都是因為人類一直無法為自身精確的定位,如果承認人類的存在和發展是諸多偶然綜合的結果,那麼在「進化樹」上「靈長類」的主幹上竟然會出現這麼粗壯勝過主幹的分支也就不足為奇了,也能讓「進化論」變得更為合理,不會一再被「創造論者」或其他懷疑論者引為攻擊的標的。

如果,我們把開始長期直立,連骨骼都大幅改變的這支「草原猿類」稱為「人類」的話;那麼大約七百萬年來,人類的發展有如從高山上滾落的圓形石塊,因為重力加速度的原理,卻是越滾越快,前五百萬年是起步比較緩慢的,二百萬年前進入舊石器時代之後,速度比之前那五百萬年已經加快了許多倍,而距今一萬多年前進入新石器時代,又比舊石器時代那二百萬年增快了許多倍;而人類進入歷史時代之後,由於物質文明的長足發展以及知識的廣泛傳布,各種資訊傳遞的越來越快速和各種物品發明的分享,與舊石器時代或新石器時代初期的生活樣貌更是無法以道理計了;也或者看看最晚近的這一百年,譬如整個廿世紀;一開始,距離電燈和電話的發明不過廿多年,但是這一百多年間,今天人手一支手機,幾乎可以與全世界任何角落的人士聯絡,可以收看來自全世界各地的即時動態訊息,可以搜尋任何你想要找的資料,可以拍攝自己的即時影像,上傳與全世界的朋友分享……廿世紀開始的十年前,萊特兄弟才剛剛發明可以離地滑翔一分鐘的飛機,而一百年後的今天,我們不但可以搭乘豪華客機迅速的前往世界各地,還能前往太空或月球探險及旅遊。

人類「智力」的發展同樣也是為了因應草原危險惡劣的生存環境而偶然產生的,人類從採集食物,捕捉小昆蟲充饑求生,再因為不得已變成最低階的「食腐動物」,敬陪末座的撿拾其他動物的殘羹碎屑來彌補食物的不足;卻「偶然」發現了一種營養豐富的大餐—「骨髓」,不但補充了豐富的熱量,也意外提供了腦部所需的大量養分,然後,智力獲得大量的養分而得以快速發展,增大了人類的腦容量,畸形發展出來的大頭,不但改變了母體的骨盆形狀,拉長了嬰幼兒的成長期,改變了配偶的關係和家族型態,更因為「智力」的快速發展,使人類有更豐富的想像力與創造力,從原本利用工具,進步到改良工具再到發明創造工具;特別是各種掠食武器;當遠距離拋射武器被發明並善於使用之後,人類就註定要成為地球日後的掠食霸主。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當人類能夠登上「掠食霸主」的寶座之後,也就促使人類終究會形成「靈」;

當然,我們絕對不可以誤以為人類將近七百萬年中智力的發展,其目的是為了產生「靈」的預備工作(筆者註:「靈」的發生絕非必然,在人類進化的前期也不可能因為任何「預知」而往這個特定的方向來發展。),因為人類並不是先有「靈」的想像和意識,然後主動去發展「靈識」的,這點千萬不能本末倒置,而是因為人類為了因應在艱困危險的環境中謀生需要而「偶然」發展出驚人的智力,然後當累積到了一定的程度之後,幾乎是一夜之間就自然凝聚結晶出了「靈」。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在此,還有一個重點需要注意;人類不是一開始形成「靈」之後,立即就「意識」到的,反而是又經過一段漫長的時間蘊釀之後,因為「偶然」的經驗,才慢慢意識到「靈」的存在;就如同人類早就生活在空氣之中,卻不是有人類時一開始就意識到空氣的存在一樣。

在「環境條件」方面;在「直立猿人」出現之後的七百萬年間,人類一直是活得非常艱難困苦的,在先天上,生理條件上是如此的孱弱,我們又不是像牛、羊、駱駝一類草食性動物一樣只要吃草就能過活,否則只要群聚像牛羊一樣,單純逐水草而居即可;在離開叢林之前,這支「猿類」已經形成雜食的習慣,在生理系統上,單純草食可能已經無法提供足夠存活的養分;這可能也是在草原生活時期,除了採集植物類的果實種子為主食,也捕捉一些小昆蟲或者小型的爬蟲類、兩棲類,如蚱蜢、蟋蟀、青蛙、蜥蜴、無毒的小蛇,或者淺塘小溪中的貝類補充食物的不足,甚至在更艱困的時期,在冰封大地的漫長冬季,那些只在短暫夏季才會採集到的果實或小型昆蟲動物幾乎絕跡時,那麼人類在饑餓難耐甚至面臨死亡危機時,也不得不淪為「食腐動物」,在石器時代之前那漫長的幾百萬年間,人類的老祖先一天到晚,一年到頭都是在為找尋食物,填飽肚子忙碌或互相爭奪,根本不可能有一丁點時間來「思索自我」,更甚至起始之初應該也像絕大多數生物一樣;是沒有「自我認知」能力的。(筆者註:目前已知有最初級「鏡像自我認知能力」的只有猩猩、大象、白鯨、海豚)

也因此,在這樣的環境條件下,人類連自身肉體都照料不及,因為其他掠食動物的侵害、疾病、一年中酷寒的日子漫長,長期營養不良和居住環境的惡劣,使得人類壽命是相當短暫的,平均可能只有三十來歲而已,因此,在這些條件的影響下,人類是不足以形成「靈」的。

所謂「需要為創造之母」,人類和其他猿類一樣,原來就有「利用工具」、「簡單改造工具」的能力,譬如黑猩猩會撿拾細長的枯枝或拔取草莖,探入蟻穴誘出螞蟻或白蟻來食用,如果枯枝上有些枝椏,猩猩會一一摘除,只保留單一主枝來使用;這是「利用」和「改造」工具的實例,有些猩猩也會把有過硬外殼的堅果,放在一塊石頭上,再拿另一塊石頭用力砸開堅果外殼,順利取食其中的果仁,連海獺也有這種類似的本事,在海面上,可以保持仰泳的姿勢;把一塊適當大小又平整的石塊放在肚子上,把從海底捕撈的鮑魚或其他貝類放在石塊上,通常是用前肢抓住鮑魚貝類直接往石頭上用力敲擊,只要把硬殼敲破,就能食用其中的肉質部份了;想想;人類當然也一定有這種本事的;看看石器時代早期的一些作品;都是先從敲擊工具開始的,到了後來才有更順手的「杵臼」改良和發明。

人類從利用工具、簡單改良工具,再到真正能夠創造工具,這段時間是出奇漫長的,我們不妨看看人類的「舊石器」時代,單單靠打擊方式製造石器工具的時期就長達二百萬年;竟然在「製作方式」上一直沒有太多的突破和創新;其一當然是「蒙昧」,其二也許有一部份原因是舊石器時代後期「發現」了非常特別的「燧石」材料,然後就「創造」出了鋒利好用的「燧石製品」,從一開始的簡單敲擊到後來發展出來的精湛敲擊製作技巧,可以打造出順手好用、鋒利又美觀的精良級「燧石器」,於是「創新」的需求也就頓時降低了。(筆者註:在許多考古出土的古物中,有些純靠敲擊方式卻製作精良的「燧石刀」,其硬度和鋒利程度甚至不輸現代的金屬刀具,差別只在耐用性而已。)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不論是初級的「改造工具」到後來的「創造工具」都是需要「想像力」的,總是基於不同的需要,在腦中先有一個模糊的基本雛型,然後再將原本天然的材料加以改造,然後大幅的改造則屬於「創造」了,包括將一塊卵石慢慢敲擊削除多餘的部份,最後變成「石斧、石刀」,或者和其他材料;譬如一段堅實的樹幹綑綁起來變成有柄的「斧頭、石矛」,或者將「燧石」打造成為鋒利又造型流線的刀身,將結合不用材質、色澤的石柄、角柄、並且燒灼動物膠加植物纖維來黏合,並且裝飾上各種五顏六色的半寶石;這些都是需要豐富的「想像力」與「創造力」的;而且,兩者也肯定是相輔相成的,用「想像力」和「創造力」來創作各種工具物件,然後因為自己在創作過程中激發更多創意來改變和不斷嚐試,又能大幅增進「想像力「和「創造力」;而人類不同族群中又經由「以物易物」的原始貿易型態,譬如用過剩的食物換取工具,換得工具的族群也必然會受到擅長製作工具族群創造的作品中受到啟發,可以學習並嚐試自行製作……


 樓主| 發表於 2019-4-29 12:40:1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阿倫 於 2019-5-2 20:44 編輯

當這個巨輪一旦開始轉動之後,就勢不可遏了,尤其人類早期發明的大多數工具其實都是「武器」,為了與其他物種抗爭,為了捕獵各種動物,犀利好用的武器可以捕獲較多的獵物;以滿足衣食之所需,增加本身族群的生存能力。也或者經常必須與其他族群爭奪生存空間、生活物資,甚至是搶奪異族的女性,武器就是必備的求生工具;擅長製作工具武器的族群當然就會有著優勝的地位,而其他族群如果不能好好發揮想像力和創造力,那麼勢必會在族群的大規模抗爭中落敗,甚至慘遭滅族。

這些,跟「興趣喜好」無關,而是跟殘酷的生存競爭以及整個族群的生死存亡有著密切的重大關係,所以,「想像力」和「創造力」是被迫激發的,而且,武器的材質和殺傷力以及運用方式從來就是決定戰爭型態的主要關鍵;原始族群間,只會使用樹幹、改造木棒的族群一定會輸給擅用石器的族群,一向只使用無柄「手斧、手刀」的族群一定會輸給使用「有柄武器」的族群,而最後勝出的必然是擅長使用遠距離拋射武器的族群,特別是那種進步到使用弓箭,並且能夠敲擊琢磨出鋒利燧石箭鏃的族群……

「想像力」和「創造力」的快速發展,一方面無情的淘汰了弱勢族群,同時也必然大幅提昇了人類的「智力」,人類的「智力」是不會平空產生與增進的,只有在生存的競爭中,不得不被迫努力運用然後逐漸增進。同時,也因為當人類開始躋身「掠食動物」之列開始,就有了「吃肉」的權利,而懂得用火和熟食之後,更是比其他任何掠食動物更能有效的吸收肉類的養分,又減少了寄生蟲和原本「食腐」和「生食肉類」可能引發的各種致命疾病。也因為如此,人類大腦也因為得到充分的養分供應,竟然意外的發展,甚至改變了原始顱型,使得前額突出,增加更大的空間來容納快速增大的腦部……這個奇特的發展卻也反過來促使人類能夠擁有地球物種中最豐富的「想像力」和「創造力」,同時也是日後人類能夠形成「靈」的重要張本。

此外;「生活型態」也是非常重要的;「靈」的形成需要許多必要的條件,其中之一就是「思索」;尤其是「形而上」的思索;這點;在人類還在為三餐奔忙,充饑裹腹尚且不及的時代是不可能有餘暇發生的;在人類採集食腐時代,甚至漁獵遊牧的不定居時代也都不可能發生的;至少要進入「半定居」的時代才有可能。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這點,我們可以來看看「不定居」原始民族以及逐水草而居的遊牧民族;他們對於死亡的態度和墓葬形式就能了解;因為既然這類民族居無定所,四處飄泊,沒有固定的聚落,就不可能有足夠的時間為任何族中死者舉行盛大又耗時的葬禮,連墓葬形式也是簡單幾近草率的;有些只是以毛氈或皮革包裹,直接埋入不很深的坑洞,正常的覆土,沒有隆起,也不作任何類似墓碑的註記,比較晚近一些的遊牧民族才疊石為丘,但是一樣不樹立墓碑。關於這樣的墓葬方式,原因大致有二,其一是較久遠的古代,尚未有「靈魂」觀念,所以並沒有長期「祭靈」的習俗,其二,是生活型態的時時變遷,不一定有機會再回返「舊地」,因而做任何墓碑類的標記是沒有意義的。尤其在驅趕牲口遷徙的路途中,族人不幸死亡,只能就地草草掩埋,不可能因此耽擱全族的行程,因此「簡葬」的習俗是可想而知的,因而,當然也就不可能形成大規模的墓葬群。

在這個話題上,還需要注意的就是;為死者「掩埋遺體」的墓葬,與「靈魂」觀念並非同時發生,所以我們絕不能把古人類的原始墓葬行為當成「靈魂觀念」發軔的指標;因為原始人類以「墓葬」來掩埋遺體,也不是一開始就懂得如此的,看看其他「靈長類」近親們,牠們對於同伴甚至親族中的死者容或會有明確哀傷悲痛的行為,但是,牠們並不會掩埋屍體;

而人類,對於族人甚至親人的死亡,同樣是哀傷悲痛的,但是,在「食腐」的艱困年代裡,遺體提供了豐富的又珍貴的蛋白質和脂肪,為了活下去,「吃人」或者肢解族人遺體分食是有考古證據的;而「吃人」則是比較常發生在不同部落的戰爭中,俘虜或被殺死的敵人,也會變成食物,一方面用以慶功表彰勝利,一方面其實還是為了取得必要的養分能生存下去;也因為人類有「吃人食屍」的行為,所以,掩埋族人、親友遺體就有二層意義;一是不忍見其遺體曝屍荒野,自然腐爛或被其他食腐動物啃食的慘狀,其二是不願被敵對部落搶或偷盜回去當作食物,所以,挖坑掩埋並偽裝匿跡就成了後世墓葬行為的濫觴。也因此,這種行為一開始和「靈魂」觀念是無關的,而且是早過「靈魂觀念」發生前很久遠的歲月裡。

所謂的「半定居」時期,不是指「半牧半農」的時期,而是在採集漁獵時代,在一年中過半是酷寒氣候時期,一來是天寒地凍,冰雪覆蓋大地的日子,既沒有果實可以採食,也沒有太多的動物可獵捕,尤其是在人類武器還很原始簡陋時期,沒有遠距離拋射武器,在深深的雪地裡,人類是跑不過、追不上任何動物的,更甚至有可能反而被雪地中饑餓的猛獸所掠食;

因此,一年中漫長的酷寒冬季,並不適合從事任何活動,在懂得自行架木為巢之前,人類有過很長一段穴居的生活;從現今世界各地陸陸續續發現的岩洞壁畫來推斷,那些壁畫的技巧已經相當熟練,那當然不會是人類穴居時代一開始就有的作品,至少已經穴居很久了。

因此,我們可以想像出來,原始人類在採集漁獵時期,一定要在短暫的夏季,努力採集各種果實或可食的植物種子,獵捕各種大大小小的動物,作為漫長冬季的存糧,這點看看現今北極圈內的愛斯基摩人,也可以發現他們還保持部份這種原始的生活方式,在北極短暫的夏季,大量獵捕鮭魚、出海捕殺各種海豹、海象,甚至大型鯨豚,然後將這些獵物細細分切,再用鹽醃過再曬乾、風乾或烘乾,也輔以煙薰來增長保存期限,這樣才能在漫長酷寒的冬季不虞食物的匱乏。

對於極地靠海而居的愛斯基摩人、楚科奇人或其他的民族,大海真的是天賜的豐盛獵場,提供了多樣又豐富的食物來源,除了在短暫的夏天可以盡量捕獵,即使到了嚴寒的冬季,仍然有機會捕獵一些在冰天雪地中活動的各種動物譬如鯨豚、海豹或雪兔雪鳥之類的;以彌補夏季存糧的不足,並提供新鮮的肉食,並因為從新鮮動物肝臟攝取到較多的維他命等,以防止敗血症、夜盲症等疾病的發生;但是,生活在其他內陸的原始民族,環境和運氣就沒這麼好了,面對一年中漫長酷寒的冬季,來自夏季的存糧並不一定足夠整體族群的所需,而「穴居」是為了禦寒求生,當存糧不足,營養不良時,必然會有許多老人或嬰幼兒因為熬不過去而死亡,人口的折損是很大的,有時不得已,分食族人甚至親人的遺體也就成了常態。

當然,如果有必要埋葬死者遺體時,也有可能在洞穴附近形成小規模的墓葬群,但是,我們還必須了解一點;原始的「簡葬」和「靈魂觀念」是無關的,即使是在零散的墓穴中發現有原始工具的「陪葬品」,也不能武斷的認定這樣就是有「靈魂觀念」的證據,因為,「靈魂觀念」形成的條件很多,如果只是簡單工具類的陪葬品,極可能只是避免睹物思人而已,未必非要和「死後生活」有關。


 樓主| 發表於 2019-4-29 12:41:2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阿倫 於 2019-5-2 20:45 編輯

此外,再來談談「語言」的問題;現代通訊方便,人類可以利用手機等3C科技產品長距離、長時間的聊天閒談,但是,原始人類「語言」的產生,一開始絕對不是為了日後方便聊天閒談之用,仍然是為了求生而自然產生;這點,我們可以看看「蜜蜂」的行為,蜜蜂會用跳舞的肢體語言向同伴傳遞食物的訊息,包括有豐富花蜜的地點,以及指示方向和距離;人類也一樣,一開始簡單的發聲外加手勢,必然和在這塊嚴苛的大地上謀生而產生;因為人類也是群居生物,有許多事必須分工合作,譬如有人發現了一片野生的果樹林,自己採集不完,當然要通知親人甚至族人一起去採集,或者發現了大型動物,或者充沛的水源,都需要大量人力來合作,譬如即使發現一隻落單的長毛象,那也絕非一個人,撿個石塊或者持支石矛就能單打獨鬥的把這龐然大物給撂倒,當然會趕緊飛奔回來,向族人報告,因此「傳訊」和「簡單的溝通」,甚至如何安排不同的任務,攻擊位置等等……以便順利的獵殺大型動物,這些都是「語言」產生的原因;

但是,原始人類在大約七萬五千年遇到的「多峇火山」大爆發,火山灰籠罩了整個地球上空,造成人類的差點大滅絕,大幅銳減到僅剩的數千人,為了求生不得不從東非一帶出走,遷徙往世界各地;而所謂的「火山冬季」形成的小冰河期,一直延續到舊石器時代的晚期才逐漸退去,在這個環境嚴苛的時代裡,人類不得不在一年中穴居很長的時間來禦寒自保,在這麼漫長又無聊的時間中,沒有太多的活動和作為,除了睡覺,可想而知的;「聊天」應該是必然的活動之一,而新近的發現;人類「聊天閒談」的活動是有助於腦部發展的;



                               
登錄/註冊後可看大圖


當然,人類豐富又神奇的「語言能力」是和大腦中的「預構模式網路」有關,再配合後天發聲器官的長久訓練,才發展出豐富的辭彙和完善的表意方式,幾乎是相輔相成的,「語言」的發展和進步又反饋於人類腦部的發展,這種良性的互動和增長,也是人類能距今在短短不到一萬年間就發展出驚人的物質文明和豐碩的精神文明。

當然,另外一個重點也是在人類長時間躲避酷寒的「穴居」生活型態中發展出來的,那就是「思考能力」,這點和「語言」也有著密切關係;人類總是要不停創建新的詞彙來更完善的表達內心的想法,以便與他人良好的溝通;「思考」就成為不得不進行的腦部活動,然後,腦部的長足發展,使得人類的思考能力也因此大幅增進,終究;人類會開始思索一個大問題了:「我是誰?我是什麼?我為何在這裡?」

只有當人類開始思索這個問題起,才給予「靈」發生的基本契機;但是,這樣還不足以構成所有形成「靈」的條件;不過,總是一個不錯的開始。

我們可以說;現代人都有「靈」,這也同樣是來自腦部的另一種「預構模式網路」,我們還不知道是否是和「語言的預構模式網路」相同管道,或是另外有一套獨立的「預構模式網路」,但是,和「語言」部份卻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而且同樣是來自遺傳,差別只是「語言預構模式網路」形成的比較早,「靈魂預構模式網路」形成的比較晚,但是,「語言預構模式網路」一定是影響「靈魂預構模式網路」形成的關鍵。

或者,我們也可以反過來說;如果一個現代人,因為先天聽覺障礙,以至無法學習語言,或者單純是發聲器官障礙,不能說話;只要遺傳而來的「語言預構模式網路」正常,可以藉由手語、文字來表意,甚至可以藉由現代科技來修復聽覺或發聲器官障礙,最後還是可以說話的;但是,一旦是「語言預構模式網路」基因缺陷,如「妥瑞氏症」或嚴重智障,那麼就終生無法說話,如果是這樣,依據筆者長期從事「靈魂學」的研究,這樣的人,也就不可能形成「靈」;這也是筆者認為「靈」不是神創造的或什麼上天的恩賜,而是人類後天自行形成,然後一代一代遺傳了這個形成「靈」的「預構模式網路」的幾個重要理由之一。

本篇的小結:人類是偶然的機緣由進化而來,並成為地球食物鍊的最上層,也因為獲得這個無法取代的「霸主」地位,使得人類有了獨一無二的「物質文明」,進而提昇出「精神文明」,再提昇至「心靈文明」,並從而獲得足夠的「心智能力」,超飽和之後,開始凝聚結晶為「靈魂」,這個「靈魂」在人的肉體死亡時,仍然可以續存在自然界,這個形成「靈魂」的機制是來自父母基因遺傳,只要是現代的正常人,在腦部都擁有這樣一個「預構網路模式」,因此,一代接一代的相傳下去,每個正常人在成長的過程中和肉體同步在凝聚結晶出「靈魂」,在死後,就得以脫離肉體以「靈魂」樣態的生命型式繼續存在。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