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2617|回復: 1

02 靈界的自殺亡魂 第二冊 死神從來不敲門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4-1 16:59:1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阿倫 於 2019-5-3 00:51 編輯

靈界的自殺亡魂 第二冊 死神從來不敲門

作者:張開基

*註明;這是張老師早期的書籍,早期的觀念,書中許多觀念已經和張老師現在新的發現認知不同

  (本文作者擁有著作權,非經同意請勿擅自轉載、轉貼、摘錄或任何形式之引用,改作)


在歷史上眾多偉大的音樂家中,一般人經常會把貝多芬和莫扎特相提並論,不過,如果撇開很難客觀評斷高低的成就,其實他們兩位在作品的風格上,也是迥然不同的;

有些後世的音樂家形容莫扎特的作品,有如「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那種渾然天成的流暢悅耳,是非常容易為一般大眾所接受的,而貝多芬的作品,卻經常都是澎湃激昂,充滿驚歎震撼的,聽的出其中嘔心瀝血的創作苦功。

尤其,貝多芬的「命運交響曲」可說是人人耳熟能詳的名曲,一開場就是震動耳膜,撼動人心的八聲巨響:「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雖然貝多芬從來沒有解說什麼,但是,從第一次公開發表以來,好像世人都同意一個流傳已久的解讀;那八聲開場的巨響其實是猛烈的敲門聲。

那麼是誰敲門會敲的這麼急切,這麼用力呢?

相信大家都會異口同聲說出答案的:「死神!」

絕大多數的人也相信一個說法;死神不會無緣無故隨便亂敲門的,但是,一旦他來敲門時,就是那個人的死期到了。

這樣的說法或者比擬,多麼的恐怖無情和無奈,但凡世人,誰不怕死神無預警的敲門聲呢?


    ------------
    ------------


自殺是自主抉擇,不是宿命


只不過,這樣的以為其實只是一個長久流傳的黑色童話罷了,因為;

死神是從來不敲門的!

尤其是「自殺」!

因為「自殺」不是宿命或者原本生命劇本中的必然情節,而完全是當事人的自主行為,或者說是一種自主的抉擇,當然「自殺」難免會和性格有關,甚至絕大多數算命先生也能從一個人的命造或者命盤上看出此人是否會有「自殺」的傾向,但是,那也僅只是一種傾向,而不是絕對的命定,即使在基本性格中有「自殺傾向」,也可以自我修正,雖然古話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但是只是「難移」,而非完全不能移,命運決定於性格,只要徹底的改變自己的性格,特別是負面思考的部份,命運是絕對可以改變的。

所以,「自殺」絕不是命定,沒有任何人是註定要「自殺而亡」的,為了證明這點,特別節錄了一位名人的生死簿,來說明這個問題;

以下是名作家三毛生前第二次經由「中國觀靈術大師」呂金虎師父施法,進入靈界,看到自己的「生死簿」;當時由現場錄音帶轉成文字之後的部份關鍵內容:

-------------
「妳現在在那裡呢?」呂師父問﹕

三毛四周看了看﹕「嗨!我怎麼會站在雲上呢?哦!好軟!好軟,比地毯棉花還要軟,可是很厚也很結實,踩上去好舒服......」然後咯一偏頭﹕「咦?我怎麼會來到天上呢?」

「妳確定是在天上嗎?」

「是啊?菩薩、小男孩還有我都站在雲上面呀?」

「哦!很好,這機會很難得,妳可以請問菩薩一些妳最想知道的事。」

「我要問什麼呢?我不知道要問什麼呢?」她一時有些茫然﹕「我原來沒有計劃要進來的呀!」

但隨即她又笑了起來﹕「菩薩還有那小男孩又笑了起來,他們在笑我呢,好像在笑我怎麼這麼傻氣!」

呂師父如好意提醒她﹕「妳可以問問目前最想知道的事啊?」

「嗯!那我可不可以問我的未來!」她小聲請求呂師父,呂師父說﹕「可以呀!可以呀!妳可以求觀音菩薩帶妳去元神宮看看妳的流年簿啊!」

三毛點點頭,就轉頭望向一邊,那是菩薩站立的方向,見她沒有開口,呂師父又提醒她﹕「妳可以......」

但三毛如主動說﹕「我沒有開口,可是祂巳經聽到我們在說的話了,祂一直在跟我點頭。」

「哦!那很好!妳現在就請祂帶妳去元神宮吧!」呂師父才剛唸了一句咒語,卻又被三毛的話打斷了﹕「不是!現在我的面前巳經有一大本簿子,好厚好厚的一大本,是古代那種線裝本的,好亮好亮,不是新舊的亮,是會發光的亮哦!」

「噢?這麼快就到了?」

「沒有哇!我們還在雲上啊!剛剛師父說要我求菩薩帶我去元神宮看流年簿。菩薩答應了之後,簿子就自動出現在我面前了,我可以肯定這就是流年簿了,對的,菩薩也在點頭了哇!祂好慈愛哦,一直在笑!」

「那妳就趕快打開來看吧!」

「正在打開呢!」  

一會兒,她又說﹕「有了!有了!密密麻麻的都是字,可是好亮好亮,好像黃金打成的薄片那樣?」

「妳注意去看,看得清楚嗎?看看是不是妳的!」

「嗯!對了!對了!是我的了,上面寫了我的名字,很漂亮的字。上面還寫了我的生辰年月日時,對的,完全正確,是我沒錯了,還寫了我是那裡人,出生的地點,有我爸爸的名字,家裡的第二個女兒,還有什麼星轉世,可是那個「什麼」星就很迷糊了,看不清楚。下面就沒有了!」

「那妳再打開多一點,就可以看得更清楚?」呂師父提醒她,並開敲法尺唸咒......

「.....」她很快就開口了﹕「它說我要寫二十三本書,我現在只寫了十四本!哈哈哈!」

「哦!十四本?」

「嗯!它說我一生要寫二十三本書,可是我的命運都沒有出來?」

「噢?這樣嗎?」

「嗯!現在跳到四十五歲,四十五歲底下沒有字,有一朵紅花,那不是樹上開的花,就是像大自然開的花,就像玟瑰這樣一朵花,在四十五歲那欄的底下,有一朵裡面是白心,外面有點紅圈的這樣一朵花在四十五歲底下,一直有一朵花在四十五歲,不是一棵是一朵,是畫上去的,畫在紙上的,只有四十五歲有,前面四十四、四十三都役有字,後來四十六、四十七都沒有字......」

「......剛才有沒有談到前世的?」

「沒有,它只有說是「什麼」星轉世,說一生要寫二十三本書。」

「哦!哦!」

「可是那個「什麼」星....它就......沒有,它就沒有.....」

「看不清楚?」

「嗯!」

「那現在四十五歲以後有沒有再移動?」

「有啊!」三毛答道﹕「四十五歲在這裡,前後都是白的,四十四、四十三還有四十六、四十七全都是白的!沒有寫字?」

「哦!哦!哦!」

「是那種中國式的條子,就沒有看見了!」

「好!那就再往前或往後看一看?」

唸了一串咒語,三毛又開口了﹕

    ------------
    ------------



 樓主| 發表於 2018-4-1 17:00:2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阿倫 於 2019-5-3 00:52 編輯

三毛的生死簿,陽壽八十二

「沒有了!你不問就沒有,你一問它又出來了,還是停在卅六歲那兒!」

接著她補充道﹕「是停在卅六和四十五歲之間,這裡有很多格子,統統都是白的!」

「都是白的?」

「是紅的線、白的底!」

「字是什麼顏色呢?」

「它是黑的!」

「哦!看得很清楚?」

「嗯!好清楚!好大的字,這麼大的字」三毛伸手比了比﹕「然後四十五歲就是一朵花,可是沒有字!」

「哦!」想了會,呂師父對她說﹕「妳等會兒,我唸一下咒,妳試著用手去翻翻看!」

唸了會兒咒再問她,她卻仍是搖頭﹕

「它不肯讓我翻,還是一直停在三十幾和四十幾歲之間,它不肯翮!」

「不肯翻?」

「嗯!可是呂老師在唸經的時候,它跟我說唱片很暢銷,這大概是我的心事!.」

「妳唱的歌?」呂師父顯然對三毛的很多事都不很了解?才會這麼問,果然三毛立即解釋﹕

「不是我唱的歌,是我寫的歌詞!」

「哦!哦!祂跟我說唱片很暢銷!」隨即她又補充說﹕「可是這不是在紙上寫的,只是一個感應,祂告訴我說唱片很暢銷,就沒有了!」

「祂說一生命苦,敗在性情過分內向,外表看似明朗,內心煎熬,皆由性情所致,並非歹命之人。奇怪?用這個「歹」字?並非歹命之人。必須......下面還沒有出來--- 哦...盡可能放開胸懷,做一個開朗的人。奇怪?怎麼這麼白話?一生不為名利所束縛,為性情所苦,以致於健康不佳!皆因過分內向而起。」三毛逐字逐句的慢慢唸出來並順便解釋﹕「夫緣薄,就是丈夫的緣份很薄。父母極佳,一生衣食不愁。嗯!又來了!敗在個性孤僻傷感,亦是前生註定。多作善事,早消業報。盡可能開朗過日,於你有益,嗯,在我的個性上說得很對!」

「哦!」

「表面上看起來很開朗,其實不是....後面就沒有說什麼了!」

「那些字是一個一個浮出來的嗎?」

「嗯!是一個一個浮出來的,差不多有這麼大!」三毛伸手比了下:「很清楚,是正楷字!」

「現在呢?」

「他還在跟我講﹔祂現在說﹕「妳的業報,並非前世作惡」,這是菩薩在講,不是在寫,也不是講話,是我在感應,是腦波的...... 祂說﹕「妳的腦筋過分聰明,又不夠大智若愚!所以陷於自苦之地....每晚睡覺前靜心唸彿,於妳健康身體有益,事業不必看重......作完這張唱片可以暫時停筆,出國作休息,會遇到未來的夫婿。」嗯!菩薩大概要走了!我想大概我也看到我要看的東西了!」

「現在我問祂要我做什麼?祂問我﹕「冷不冷?」我說不冷?我現在想問一件事,可我又不想公開?呂老師!怎麼辦?」

「那妳可以在心中默默的問!」

「好!」於是,三毛就在默默的問,但內容卻沒有人知道???

沉默了一會兒,她轉述菩薩的話﹕「時機未到!」什麼事時機未到呢?沒有人知道?

--------

她有些自言自語:「就是孤單!現在大限多少,一直走,我一直問它活多少,走到七十四歲還沒有停-----好----走到八十二的時候,後面是全黑的了!現在!沒有字了!」

「哦!那八十二歲下面有沒有寫什麼?」

「沒有寫什麼!也沒有寫『陽壽八十二』,就是八十二後面沒有字了,沒有八十三那個字,就是像黑墨那樣一片!」

「那可能就是還沒有確定了!」

「咦?呂老師!活那麼老做什麼?一個人活那麼老,那麼孤獨,還要離婚----」這時她和呂老師及旁觀的眾人都笑了起來------- 

    ------------
    ------------


    一生要寫廿三本書,奇乎怪哉?


(作者按﹕一、一九九一年初,三毛遽然過世之後,我沉思良久,實在理不出一個頭緒來?實在說﹕她會自殺,我並不意外。因為以我所認識的她,早已具備了這種特質,可以說「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只是沒想到她會用這麼「奇怪」的方式,又如此急切的結束了生命,這完全不像幾近完美主義的她。

在大家開始把矛頭指向她的神秘主義傾向時,讓我突然心血來潮的去翻尋一些往昔的資料﹔那些我們共同探討「靈異」問題的文字記錄及綠音帶,其中有一卷是她第二次進行「觀落陰」的錄音記錄,對我而言幾乎是不記得它的存在了。

手拿文字稿,把兩卷錄音帶重聽一遍,赫然就在這卷帶子的開頭處聽到了她在「天界」翻查自己生死簿時親口的描述,她讀出了所有的內容﹕

「....它說我一生要寫二十三本書,可是我現在才寫了十四本......」

「觀世音菩薩說﹕如果我個性不改的話,連菩薩也救不了我......」


這是多麼毛骨悚然的紀錄啊?

錄音帶是民國七十四年十月廿四日下午的現場紀錄,三毛親口留下了這個不可思議的「靈異證據」。

那時,她才寫了十四本書,還能寫多少?誰都不知道,以她的寫作速度,不停息地寫下去,一生也許是百本以上也說不定。如果某種因素或中途厭倦了寫作生涯而毅然停筆,很可能十幾本書之後就成了絕響,為什麼生死簿上會「鐵筆直斷」的寫著「一生要寫二十三本書」的紀錄呢?

算算三毛從六十五年的第一本處女作「撤哈拉的故事」問世以來,到最後一本「滾滾紅塵」劇作,橫算豎算正是二十三本書。

巧合嗎?幻覺嗎?還是冥冥中早已註定?

必須聲明的是﹕這卷帶子是我在七十四年十一月初就向施法的呂金虎大師借得的,卻一直忘了歸還,所以三毛手上沒有,呂師父手上也沒有這卷「原版」帶,而且我有理由相信三毛本人恐怕也早已忘了「生死簿」中的詳細內容,應該也沒有把「一生要寫二十三本書」的事放在心上。

二、三毛過世時,確實的年齡是四十八歲。但在這次「天界之旅」中顯現的生死簿中,竟然會有四十八歲以後的記載,豈不是荒謬的可笑?為什麼明知如此還原文照登呢?在目前只有我擁有這唯一的錄音帶證據時,我大可以刪掉那些四十八歲以後的條文,加油添醋一番,弄得更神奇一些,以聳人聽聞。但是,第一個理由是﹕這不是我的作風,在探索「靈學」之際,求其真尚且不及,何能造假?為了保留其真實性,所有的錄音帶內容忠實的在此刊出,以供研究。第二個理由是﹕「自殺」是當事人完全自主的抉擇,不在命運的軌道之中。如果找十個命中註定「長命百歲」的年輕人來,一人倒一杯劇毒的巴拉松農藥讓他們喝下,保證立刻畢命,沒有一個還能長命。再則,在佛道輪迴轉世之說中,一般人陽壽終了時,不論死因如何,都是由陰間的鬼差守候一旁,押往地府報到,根據的正是「生死簿」上的壽終時日按時拘拿。但「自殺」身亡者卻沒有鬼差拘拿,而是由家中灶神報請土地送往地府的,因為「自殺」是自主行為,與真正陽壽若干無關,生死簿上沒有記載,所以不可能事先派出鬼卒守候拘拿。

三、在此次觀靈法會的最後,觀音菩薩曾勸慰她要開朗起來,作完唱片(原文註﹕指「橄欖樹」)之後最好暫時停筆出國去休息一陣。然而三毛顯然沒有接受這樣的建議,六年來不肯停筆的寫完了二十三本書,就在最後一本「滾滾紅塵」的劇本問世之際,她在醫院中用最奇特的方式結束了這一生。顯然的,她沒有開朗起來,也沒有再婚,沒有人能預言,或推測她如果早早停筆或再婚是否就可以長命百歲?如果她不是這麼快就寫完二十三本書,是否情況又會做什麼樣的改變?但是,最最重要的一點是,正如她在靈界的生死簿中所看到的一樣﹔她一生要寫二十三本書,而在看生死簿的當時(一九八五年十月廿四日)相信她並沒有這樣的計畫表,也可以肯定當時她自己也不確定自己一生能寫多少本書?

然而,事實證明果真如此,究竟是「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人」的命中註定,或者是其他原因呢?雖然如此,在三毛傳奇的一生中,除了為這世界留下了膾炙人口的文學作品,卻更留下了「靈魂學」最重要的證據,提供後人研究探索。)

(新註:原文寫作時距今已有十三年左右,當時並未特別關注「自殺」議題,所以引用有關「自殺」死後亡魂的引導方式,沿用的是古老的宗教界論點,但,現今,認定的是所有自殺亡魂在進入靈界時,是由「靈界引導志工」視情況加以引領或輔導)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