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1963|回復: 2

06 靈界的自殺亡魂 第一冊 瓦斯氣爆與魂飛魄散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8-3-30 12:19:1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阿倫 於 2019-5-3 00:45 編輯

靈界的自殺亡魂 第一冊 瓦斯氣爆與魂飛魄散

作者:張開基

*註明;這是張老師早期的書籍,早期的觀念,書中許多觀念已經和張老師現在新的發現認知不同

  (本文作者擁有著作權,非經同意請勿擅自轉載、轉貼、摘錄或任何形式之引用,改作)


我長期從事靈魂學的研究,當然也經常會探索「魂」與「魄」之間的差異和互動關係,但是,卻發覺「魂飛魄散」這句成語是常常被誤解或者誤用的。

如果用來做為一種誇張的形容詞;譬如:「他半夜走夜路,看到一團白影從眼前飄過,嚇的他『魂飛魄散』,差點當場昏倒。」

這樣的形容雖然有點誇張,但是,不算是誤用。但是,有些宗教界的人或者民俗宗教的研究者,把一些因為劇烈爆炸(例如飛機墜毀、砲彈擊中、引爆炸彈自殺)而死亡者,認為他們不只是肉體被炸的支離破碎,連魂魄也會被炸的「魂飛魄散」,以至永遠無法凝聚成形。

又或者某些影視戲劇中,也常會演出法師降魔驅鬼,捉妖拿邪時,會祭出什麼「乾坤指、五雷令」把一些頑劣的妖魔鬼怪打得「魂飛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如果是這樣的說法,那就是對「魂飛魄散」的原意完全誤解也誤用了,因為「魂飛魄散」的原意並不是說魂魄會破碎分散而永遠消失;不再存在。而是指當一個人的肉體死亡之後,他的「魂」會離開肉體,而「魄」將會逐漸消散於自然界之中,所以中國民間傳統的葬儀中有「做七」的習俗,從頭七、二七、三七這樣一直做到滿七,一共七七四十九天,並且認為每做一七(就是每隔七天)就會散掉一魄,所以做完滿七才能讓死者的七魄順利的散盡,這樣才能讓亡魂順利的離開軀體去陰間報到。

因為深入來探討;「魂」是指靈魂,是一種「擁有自主意識的智性能量」,可以在不同的空間中轉換型態,但是卻是永遠不會消失的,而「魄」則是一組「非自主性的生物能量」,在生物的肉體生命存活時,可以保持生物本能的生命活動,但是,一旦肉體死亡時,「魄」將逐項分解,回歸於大自然之中,但是基於「能量不滅」定律,這種能量亦然不會完全消失,只是不一定會再被另一種新生的生物所使用(就如同我們使用電流的能量來使電燈發光照明,但是,一旦我們拔掉插頭,電流就被切斷,不會再儲藏在燈泡或燈具之中,但是,先前發光發熱的電流,只是轉換成光能和熱能逐漸逸散在大自然之中,嚴格說也並不是消失於無形)

所以,不論是多麼嚴重的爆炸,即便是核子彈爆炸,罹難者的肉體就算被炸得屍骨無存,化為齎粉,或者瞬間被高溫氣化,魂飛了,魄散了,但是,絕不表示永遠無法凝聚成形;這個人的靈魂就從此不再存在了。

至於祭出什麼「乾坤指、五雷令」把一些頑劣的妖魔鬼怪打得「魂飛魄散」,永世不得超生之類的說法,那就更是胡說八道,誇大其詞了。

因為靈魂是永生不死的,只是可能會不停的在不同的空間轉變型態,但是,每個靈魂都是獨一無二的,不會被任何力量消滅,不會被剝奪,也不能被複製。

所以那些因為一時氣憤抓狂,或者因為其他原因意圖自殺,甚至想要與某個人或某一群人同歸於盡,選擇開瓦斯氣爆或者使用更強的爆裂物來製造爆炸,一旦死亡之後,靈魂依然不會隨肉體一起支離破碎,更不可能永遠無法凝聚,簡單說;就是選擇這種方式自殺的人,和用其他方式自殺者完全相同,死後的靈魂依舊是完整的,並無二致。

但是,在諸多形形色色的自殺方式中,選擇引發瓦斯氣爆,引發炸彈爆炸或者引火自焚都是最糟的方式,因為這幾種自殺方式最容易殃及無辜,特別是在公寓、大樓集合式住宅中以這類方式自殺,引發的爆炸或者大火,都可能造成其他無辜者生命財產上的嚴重損害;

瓦斯氣爆的威力是非常嚇人甚至超乎想像的,經常是把自殺者當場炸的支離破碎,面目全非,甚至會把整幢公寓炸成斷垣殘壁,變成廢墟,無法居住,連鄰近的房屋也會震的牆裂窗破,甚至造成無辜鄰居甚至路人的傷亡,如果是引爆炸藥,後果當然更加嚴重。即使只是引火自焚,也可能會引發不可收拾的大火,燒燬一大片房屋,造成數十條人命的傷亡。

如果一個自殺者,意圖引爆瓦斯,以為反正自己不想活了,還管什麼後果不後果,更完全不在乎別人的死活;只要扭開瓦斯,點著火柴或者打火機,然後「轟」的一聲就魂飛魄散、一了百了,那這種想法就大錯特錯了。

當然,選擇這類自殺方式結束自己生命的人,會因為他們的心態和意念以及所造成的後果不同,亡魂來到靈界時將會有不同的待遇;

假設是因為無法承受打擊或一時氣憤,自行在野外引火自焚,或者引爆炸藥只造成自己一個人的死亡,將會和一般其他自殺者的亡魂一樣得到「靈界引導志工」的引領,幫助他做心靈的復健,再依照前世因果,安排最適切的去處。

如果是以引火自焚、瓦斯氣爆、炸彈爆炸等方式意圖和某一特定對象或者某一群人同歸於盡的,死後的亡魂將不經過靈界,直接墜入「無間地獄」去接受自己怨念恨意造就的鐵火圍城以及被害者本身及其家屬投射的怨恨所形成的火焰鐵石的攻擊。

如果是在公寓大樓之中以引火自焚、瓦斯氣爆、炸彈爆炸的方式自殺,並沒有意圖和其他任何人同歸於盡,但抱著反正自己不想活了,還管什麼後果不後果,更完全不在乎別人的死活的心態意念而自殺身亡,結果卻造成其他無辜鄰居、路人生命上的傷亡和財產損失者,不論傷亡的多寡和損失的輕重,其亡魂也是不經過靈界,將會墜入一個和「無間地獄」不同的處境之中;

眼前出現的景象非常清晰,但是,卻不能形容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境界,確實是一個空間沒錯,卻沒有邊際,彷彿只是單純的兩個平面所形成的,如果用我們習慣的上下來比喻;上面的平面像天花板,下面一片平面像地板,地板是光滑的鏡面,有如無任何接縫的鏡面不銹鋼,但是不是板狀或者塊狀,因為四面八方都沒有邊際,所以根本看不出它是不是立體的。上面的平面也一樣,是非常明亮的白色,看不到任何發光體或者照明設備,但是,卻亮的非常刺眼,舉目而不能逼視,卻同樣是四面八方都沒有邊際,所以,我只能用「兩個平面」來形容。

這兩個平面之間距離有多高,實在很難估計,但是,感覺起來應該是蠻高的,因為,我是以不遠處一個正在「鏡面地板」上不停奔跑跳躍的人影來估算約摸的比例;

這是一名全身赤裸的中年男子,一頭花白的雜亂短髮,面容疲累憔悴,滿臉于思,咧開的嘴唇和嘴角殘留著褐紅的檳榔汁漬,還有一口被香煙薰的又黃又黑的牙齒,身體還算結實,但是,略凸的肚子和粗糙的皮膚都增加了他的老態,不過形體非常清楚,跟一般活人沒什麼兩樣,所以很難想像他是亡魂?

不過,他的外形雖然沒什麼特別,就像我們在鄉下隨處可以見到的任何一個中年的男人,赤裸的身體雖然沒有衣物可以顯示他的身份或者職業,但是,還是可以隱約猜測出就是那種一般農民或者勞工階級吧。這些也都不奇怪,怪的是他為什麼會孤單的出現在這樣的一個空間裡?又為什麼明明已經相當疲累還要拼命的奔跑和跳躍?

更靠近一些,才可以看出他那種奔跑或者跳躍的動作更是怪異,顯然是被逼迫而不得不做出這樣的動作,彷彿是夏天走在灼熱沙灘上的泳客才會出現的動作-----

當我蹲下去,用指頭去觸摸了下那鏡面地板,本能的縮了回來之後,馬上就知道了原因,那地板是非常燙的,雖然還不足以嚴重燙傷皮膚,或者燙出水泡,不過,那種熱度有點像剛沖進滾開水的玻璃杯的外表,燙的無法觸摸卻又不致燙傷人的溫度,難怪他在赤腳著地的情況下,被燙的不得不這樣的跳來跳去,而且看來,無邊無際的鏡面地板各處的溫度都是一樣的,又沒有任何可以躲避或者隔熱的物品,所以他不管向那邊奔跑或者跳躍,看來被燙得齜牙咧嘴的情況都是一樣的,偶爾跳躍的太猛,身體一不平衡,就會滑倒,不論是手掌,手肘或者屁股還是膝蓋著地,都一樣會被燙的跳起來,不過,並不會使他燙傷,只是腳底一片通紅而已,所以儘管他是如此的疲累不堪,還是必須一直不停的奔跑和單腳互換的跳躍著;
就在很難估量時間的久暫的情形下,當頭頂上的光亮突然熄滅時,四周立即變得十分暗沉,只有一絲絲微亮可以看到他剪影式的身軀突然開始發抖踡縮,地板竟然在瞬間變得冰冷刺骨,還冒著凍人的寒氣,就像是站在北極冰原上,而且一樣是一望無際,差別只在這兒是光滑的鏡面鋼板,我再次蹲下去一摸,就像是冬天裡摸到大冰塊一樣的刺痛,才一起身,又見他開始奔跑跳躍,不過只是動作比先前緩和,看來,冰冷比熱燙容易忍受一點,不過,全身赤裸裸的在這麼冰冷的寒氣中,再怎麼踡縮遮擋也是很難承受的,何況還有來自腳底的刺痛,也同樣沒有可以暫時躲避之處,沒有可以保暖的物件,所以他還是得不停的奔跑和單腳互換跳躍著。

接著,當「天花板」那個平面又瞬間光亮起來時,鏡面地板同樣又瞬間變得灼熱燙人,於是他又加快奔跑跳躍的動作,但是,無論如何,他都無法有片刻的休息停歇,而且都是在一個很小的區域中反覆的在接受這樣冷熱交替的痛苦折磨,看來,他已經放棄向任何方向找尋邊緣來逃離這種「地獄」的企圖。

不用問羅蕾,我也知道這個地獄是他自己投射出來的意念所造就的化境,不過羅蕾還是主動的簡單告訴我:

「偏執的性格以及極端的好惡,對自己和對他人同樣是愛之欲其生,恨之欲其死,從來不接受任何規勸,一意孤行,一生沒有用一點心力來修身養性,只是因為小小的不順心就引爆瓦斯自殺,輕賤自己的生命,也完全不管他人的死活,所以,冷熱極端的刺激正是他一生長期築造出來的虛擬實境。其實即使他不自殺,也可能很快就會死於肝硬化或者口腔癌引起的併發症,真的是太不愛惜生命了。」

我只能點點頭,無法表示任何意見。


 樓主| 發表於 2018-3-30 12:20:1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阿倫 於 2019-5-3 00:45 編輯

這化境逐漸淡化消失之後,我發現自己和羅蕾卻是站在一條長到沒有盡頭的繁華小街上,回頭望去,也一樣是長得看不到盡頭,街道蠻窄的,只有七、八步寬,兩邊全是櫛比鱗次的各種大大小小的商店,賣的都是各式各樣的食品,門面裝璜不很新,但也不是舊式的老街,可是奇怪的,明明不可能來過,甚至不能確定這是台灣、中國或者其他的那一個城市,感覺起來為什麼卻是這麼的熟悉?

羅蕾笑著用眼神示意我看前面巷弄轉角的小雜貨店-------

我急急跨步向前去,突然,我看到相當熟悉的門面和最熟悉的一個櫥櫃,木料材質雖然不怎麼樣,但是,重要的是裡面擺放的所有糕點,我已經熟得不能再熟了,各種糕點既不中也不西,但是,我卻完全記得那各種不同顏色的糕點,正是照我記憶中的位置擺放,上下左右分毫不差,空格也一樣???

回頭望向羅蕾,她正笑著向我走來,驀然,我應該知道了,但是,那是不可能的啊?這是我在清明的夢境中來過好幾次的地方,我還在這家小店買過一堆糕餅,尤其是有一種淺草綠色的糕點,口感味道都有點像綠豆糕,但是更細更綿,此刻那種香甜的味道都還依稀記得呢?仔細搜尋,果然,就在我熟悉的中間靠右的位置,那種圓盤形淺草綠色的糕點確實疊放在那兒,而且我還記得那位老闆娘是用棉紙包給我的?

羅蕾來到身旁:「還想不想吃?」

我納悶著不知怎麼回答???

羅蕾:「沒錯啦!你確實來過的,你也買過艾草綠豆糕吃過的的。」

我:「怎麼會,我記得是在夢境之中的事啊?」

羅蕾:「你認為是夢境也沒錯,不過,你的靈識確實來過這裡。」

我:「妳的意思是說;眼前這些是實存的,不是我夢境中虛擬出來的?」

羅蕾點點頭,沒回答我,反而去招喚小店有點陰暗的內間:「老闆娘!老闆娘!」

裡頭應了聲,她一出來,我就認得了,正是我在夢中見過的老闆娘,矮矮胖胖,挺和藹的,就是她把糕點拿給我的。

羅蕾指著櫥櫃裡那艾草綠豆糕問我:「是這種沒錯吧?」

我一時有點楞楞地點點頭--------

羅蕾:「老闆娘!這買一塊!」然後她給了一個應該是硬幣,可是我沒看清楚,也從沒看過那種硬幣,但,還是有種熟悉感,覺得自己以前好像使用過這種硬幣。

老闆娘還果真是用我記得的那種棉紙包了一塊艾草綠豆糕遞給羅蕾,羅蕾卻把那體積不小的糕點拿給我,我一面接過來,一面問她:「妳自己不吃嗎?」

羅蕾:「好啊!」就爽快率性的掰了三分之一大小,大口吃了起來,突然見我一直看著她,就用表情示意我也吃。

我先咬了一點點,當綿綿細細的艾草綠豆糕在口中化開時,我立即確定沒錯,跟我在夢境中吃的一模一樣,正是那種味道,原來還不覺得,這時味道好清楚,真的有點淡淡的艾草香,甜甜的味覺中還有一種冰涼的清爽,這種味道除了在夢境中,我真的從來沒吃過。

羅蕾三兩口就把那三分之一的糕點吃完了,用手帕擦了擦嘴,全部嚥下去之後才指著這家小店和整條長街跟我說:「不是你虛擬的夢境,是靈界實存的,偶而有些生靈會在夢中不經意的飄過這兒,不過不會停留的,醒來之後也只是朦朦朧朧不會記得很清楚。所以不可能像你一樣能夠掌控夢境,好幾次來過這裡逗留閒逛,還會忍不住貪嘴買糕點吃呢?」

我也笑了起來,原來我在清明的夢境中,好幾次看到的小街竟然真的是在這兒,那我有一次看到一個小女孩;半夜在這街上遊玩的影子顯然也不是我的幻想而已呢。

不過,我想,羅蕾會帶我來這兒,應該不是單純想陪我逛街買零食而已吧?

羅蕾知道我的意思,等我吃完艾草綠豆糕,才指著不遠處另一個街角:「注意看!」

轉眼間,突然從巷弄的轉角處踉踉蹌蹌的冒出了一團灰噗噗的影子,半透明的,衣衫藍縷,模樣狼狽,不只是疲累不堪,而且顯然更是饑渴難當,他見到店鋪擺放在外面的飲料或者糕餅食物,都奮力的想搶奪,可是一樣是有如煙霧穿過紗窗,任憑他怎麼搶,怎麼抓,怎麼捧,或者怎麼撈都沒有用,就算他急得直接把頭伸進櫥櫃想要用嘴去啃食也沒用,那些食物只是好端端的擺放在原處,完全不受影響,於是,他只有一家挨著一家胡亂搶奪,但是,同樣是看得到吃不到的徒勞無功,他什麼也搶不到,只能又氣又急的大吼大叫,那種感覺有點像貓咪想捉住電視裡播放的熱帶魚影像一樣。

店家裡的老闆或者夥計,有的沒瞧見他,有的只是冷眼看著他,有的只是看了一眼,又視若無睹的去忙別的事,大家對這類情形好像也司空見慣了,一點也不覺得稀奇,根本沒誰想去理會他。

雖然,什麼也搶不到,他卻還是沿街踉踉蹌蹌的東抓西撈的,一點也不死心,最後經過我們面前,再往前一路在搶奪他渴望的任何飲食,我站到街道中間些,望著他遠去的背影,直到他在另一個巷弄轉彎處消失為止--------

我不太能理解這樣的景象,如果他是亡魂,對於人間那種物質的物件搶奪不到,活人看不到他,這我可以理解,為什麼他在靈界也是有這種現象呢?我問了羅蕾。

羅蕾:「哦!他闖錯了層級,他的靈性層級很低,闖進比他高的中層靈級時,他的靈體像粗目的篩網,這邊的物件像細砂一般,那不就如同中國諺語說的:『竹籃打水一場空』嗎?」

我:「哦?那他怎麼會誤闖到比較高的層級來的呢?」

羅蕾:「偶而會發生的,因為死亡不久的亡魂;如果執念很強又很紊亂,有時會意外的闖入不同的層級,不過都是很快又會被原來的層級吸引回去的。」

我:「他的處境蠻可悲的呢?」

羅蕾輕輕的搖著頭:「他也是瓦斯氣爆的自殺者,心中只有自己,不顧他人,造成好幾條人命傷亡,他以為一了百了,沒想到靈界是確實存在的,所以還在迷迷糊糊的四處亂闖,但是,等他落回低層靈界,報應才算真正開始,處境會更糟的!」

我:「哦---------」那就真的不得不令人搖頭慨歎了。


發表於 2020-1-31 09:18:36 | 顯示全部樓層
请问这个吃蛋糕的灵界是不是轮回过境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