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14840|回復: 51

請教一個問題?關於換心人!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2-11-2 21:40:4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請教一個問題?關於換心人!

我們都知道「心臟」是人體非常重要的器官,像一輛車的引擎,像一個機器的馬達,像一個獨立運作工廠的發電機----

甚至被當成「靈魂」的代名詞,甚至當成可以單獨存在的生命的代名詞。

那麼對於一個成功的換心人,目前仍然存活的狀態,他原來那顆因為生病或受傷而罷工的心臟,被切割替換下來之後,如果沒有被當成醫療廢棄物倒進焚化爐,而是妥善保存下來當成醫學研究用途。

那麼,存活下來的當事人,他的「意識」還能不能影響這顆「舊」的心臟?

這顆舊心臟不論受到何種刺激(譬如解剖或電擊),當事人有沒有什麼感覺?

如果靈魂實存,原來的主人,他的意念能不能影響這顆「目前還在別人胸膛繼續跳動」的心臟?

還是兩不相干?

-----------------------------------------------------------
先說明:我沒有答案,是因為不懂,所以才提問。

任何方面的回覆、教導和探討都歡迎,尤其是「量子力學」方面的推論???


發表於 2012-11-2 22:43:18 | 顯示全部樓層
我曾经看到过中文的消息,说是换心人最后变得性格也与捐赠者近似了,于是有人怀疑其实意识有些部分存储在心脏里,心脏不仅仅是个泵。也有人说可能是心脏的某种激素产生的如此效应。
但我个人并没有看到严格的研究人员、尤其是心理学人员做的统计调查。毕竟就象算命一样,许多人的观察力和思维力有限,容易附会是一方面;再一方面则是完全可能是本坛人士认为的“灵”伴随着自己的重要器官跑到了受者身上续存。
所以,如果自然死亡,把自己的有用器官捐给他人,也不失本人生命继续待续的一种途径。可以说,即做了善事,帮助了他人,对自己的生命而言也是一种“修炼”。

發表於 2012-11-2 22:52:32 | 顯示全部樓層
記得新聞報導曾看過,
有接受器官移植的病患,確實出現捐贈者的生活習慣!

http://news.cts.com.tw/cts/life/200804/200804250244528.html
台灣每年有七千多名病患等待器官捐贈,台大醫院四十年前,第一次成功進行器官移植,至今已經有許多病患受惠存活。曾經移植肝臟的資深藝人石英就分享重生的經驗,而四十年來,曾經有人接受死刑犯捐出的器官,甚至有人移植器官後連血型都改變了。

老牌演員石英,六年前因為急性肝炎引發肝衰竭,等不到器官捐贈,他忍痛接受兒子的活體肝臟移植重獲新生,談起這段往事心中充滿不捨。

國內器官移植至今已經四十周年,台大醫院首開先例,幫助過許多家庭。不過,更多病患在生死邊緣徘迴,就是等不到腦死者捐贈器官,也有人好不容易等到,卻發現胸口跳動的心臟來自於死刑犯。像是當年陳進興槍決後,器官捐贈給五個人,但有人心理不舒服寧願等死,不願意接受;還有人擔心移植後,可能性格轉變。英國一名婦人換腎之後,開始喜歡閱讀,以前從來都不碰的古典的小說,她深深相信,人體的細胞記憶,會隨器官移植到受贈者身上,不過,這種說法,被醫界視為無稽之談。
  醫學上唯一證實的,就澳洲十五歲的少女,她因為接受了換肝,血型從O型陰性變成陽性。目前,國內等待器官的還有七千六百多人,但是一年完成移植不到五百例,受限於法令,礙於傳統觀念,器官捐贈,還需要更多人的奉獻。(倪于雅 姜竹祥)

或許,器官在新主人身上存活時,會附載舊主人意念,
但已離體捨棄器官,是否會與原主人連結?連結多久?猜不到哩!

順道一提,曾經看過一個歷史資料,忘了出處:

記得百餘年前有個記錄,英國人記錄的,被斬首者,頭顱剛離體落地剎那,
呼叫其名,已離體頭顱,尚有反應覺知!


發表於 2012-11-2 22:57:17 | 顯示全部樓層
發表於 2012-11-2 23:24:52 | 顯示全部樓層
葉小釵的絕招:活殺留聲

發表於 2012-11-2 23:27:10 | 顯示全部樓層
發表於 2012-11-2 23:54:23 | 顯示全部樓層
這類案例似乎不少,會不會是被器官原主人部分的"魄"所影響?

發表於 2012-11-3 00:10:30 | 顯示全部樓層
參考參考
http://www.epochtimes.com/b5/6/2/18/n1228370.htm

大紀元2月18日報導】(中央社記者陳清芳台北十八日電)振興醫院的心臟外科醫師魏崢執刀三十多年,完成兩百五十多例換心手術,每一病例背後都有令人動容的故事,不時遇到科學難以解釋的現象,例如有的換心成功最後收尾竟要靠道士做法,但也有些病患因心理作用而自尋煩惱。
魏崢把行醫以來的私房故事集結,出版「活著上天堂」一書,其中一篇「徘徊加護病房的靈魂」,描述有位換心病童老是神情恍惚傻笑,家屬求神問卜,得到的答案是車禍死亡的捐贈者心有不甘回來索討心臟。

在家屬的苦苦要求下,醫院同意道士做法,道士一進病房就說看到有個小男孩在床邊逗病童,這位小男孩是病童死於心臟病的哥哥,最後道士「鈴、鈴、鈴」搖鈴做法帶走亡魂,說也奇怪,病童很快就恢復。魏崢告訴記者,還有類似案例是換心手術非常成功的病人,心臟功能的恢復程度卻不若預期,最後也是道士出馬,協調病患到靈堂叩謝才安撫捐心者的亡靈,看到這種科學無法解釋的場面,他不禁會「背脊發涼」。

但是台灣第一名換心人易辨女士則沒那麼神奇,她接受一顆男性心臟,不久長出腿毛,力氣變大,也沒有和丈夫親熱的念頭,她以為這是男人心臟所致;魏崢告訴她,這是長腿毛是藥物副作用,其他則是心理作用。

這些年來,由於車禍腦死捐贈者減少,捐贈心臟的來源主要是死囚,魏崢也遇到垂死的心臟衰竭病患,一聽到受贈者是壞事做盡的死刑犯,寧願繼續等下去,也不願接納壞事做盡的死囚心臟。

每一個心臟移植手術,都是一生一死的故事,由於捐贈心臟得來不易,尤其是兒童心臟,振興醫院在幾年前完成全球第一例不輸血的換心手術,院方在換心男童出院記者會時,破例邀請捐贈者女童的父母參加,當時的場面令人印象深刻。

魏崢說,小男孩被陌生的小女孩父母抱住而嚇哭,女童父母則含淚哀求貼著小男孩胸口聽聽女兒的心跳聲,這個親情難捨的畫面,令在場人士無不動容。

2/18/2006 3:40:09 PM


頭像被屏蔽
發表於 2012-11-3 00:12:15 | 顯示全部樓層
对于这个问题,我说些自己的看法吧。

首先,心脏绝对是一个重要的器官,我觉得它对“灵魂”也是重要的。因为,心脏负责全身的血液循环,它得一直不停地跳动,而且在某种状态下,频率得维持稳定。血液,其实并不全是靠心脏的“泵力”来流动的,同时也靠血管收缩、舒张产生的血管壁的压力。而血管的这种收缩、舒张的节奏,应该也是受心脏影响吧(具体资料我没有详查,但基本是这样)。心脏的这种跳动以及整个心血管系统的收缩、舒张,一定会产生一种“节奏”。这种“节奏”,我想一定会深深影响意识,特别是潜意识;反过来,意识和潜意识的变动和状态,也会影响这种“节奏”。同时,这种“节奏”,和呼吸还不太一样,主观意识要想对其进行控制,很难。

音乐,可以分为旋律和节奏两大部分。如果把大脑的意识比喻为“旋律”的话,诸位是否能够理解我对“心脏节奏”的重视?

一个交响乐队,指挥是很重要的。而除了那个指挥棒的指挥之外,其实还有一个“副指挥”,就是那个最重要的“鼓手”。鼓手一点都不负责旋律,但他负责节奏的体现。如果鼓手乱了,那管弦乐再出色,整支音乐都会乱七八糟。心脏,就是那个“司大鼓”的重要人物吧。我是这么想的。


然后,今天再看“肌肉链”的教材,看到一句话,是评价肌肉的,就是——结构支持功能,功能影响结构。就是说,人为了适应某种特定姿势需要,肌肉群会改变自己的结构,去实现那种功能;而如果一种偏离正常的肌肉功能,只要延续30天,将永久改变相关肌肉的结构,其中有些还是不可逆的改变。

说到心脏,我想也是这样。比如我的心脏,在考大学那年查出来有病理性杂音,但是之前都没有。后来,也许是我做了调整,没有查出怀疑中的“心脏缺损”,但是我看了报告,有一条动脉的直径特别窄,相关的心肌就特别厚。我想,也许是我从小开始,想得太多,然后有太多次“惊恐发作”,导致心脏出现了这样的结构。反过来,这样的心脏结构,让我更加敏感。我在做决定时,如果心脏舒服,我就觉得一切都对;如果心脏不舒服,我就会再考虑一下。

试想,我这样的心脏,以它独特的结构、特有的节奏,去掌控全身的血液流动,怎么不会影响我的性格特质和灵魂?

如果,哪天我换了心,而且没有发生排斥。那么,新的心脏和我旧的血管系统以及旧的身体,互相间会有一种适应,会互相改变。新的心脏既然被我接受,那就一定会带给我不一样的“节奏”。同时,我也会慢慢让那颗心脏带上我原来心脏的一些特性,因为前后两颗心脏,都处在同一具身体内,同一种环境下。

而我被换下来的心脏,如果放在别的地方继续挑动,那么它也一定会把我给它塑造的“节奏”,带到那个新地方去。同时,它也会被那个新地方所影响。

至于,我和那颗换下来、被放在别处的心脏,是否还有“连结”,彼此是否还互相影响,我不知道。也许有吧。什么方式?不知道。我这样推测吧——
本来的我,是一个系统。后来换心的我,也是一个系统,但我不知道是否包含那颗被换下的心脏。而我原来的心脏,在别处组建的,又是一个新系统。我想,如果我和那个新系统有同样“频率”的话,那两个“系统”总是会有千丝万缕、说不清楚的联系、共振的。

如果,原来那颗心脏停止了跳动。那,肯定首先是,我的一部分“死了”。我灵魂中“死亡”的那一部分,和那颗不再跳动的心脏之间,是有深深连结,可能密不可分的。而要注意的是,新的“心脏”,也许会“忠诚于”原来那颗“心脏”,“重复它的命运”。——呵呵,我在用“排列”的原理来解释事情了。

唉,突然又想唱那首歌——你存在,我深深的脑海里,我的梦里、我的心里,我的歌声里~~你存在,在我深深的脑海里,我的梦里、我的心里,我的歌声里~~
原来身体中、灵魂中的其它部分,说不也是如此深深地“思念”着“那颗离去的心脏”吧。

对了,又想到一点——如果死亡之后,心脏没有了,但是那种“节奏”,一定会由另一些“载体”来实现吧~~

發表於 2012-11-3 03:52:5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Mooto 於 2012-11-3 03:55 編輯

接受過輸血的人,有人因為大車禍或其他原因大出血,輸血兩三千西西,

全身的血都換了一半以上了,甚至輸血更多的也有,都沒有問題,

骨髓移植也沒問題,骨髓是造血的,

心臟只是有Pump的功能,將血液由動脈輸送到全身使用,用過的血,再由靜脈送回心臟,

心臟算是個機器‧

靈魂應該是在腦細胞裡吧?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