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1753|回復: 3

通靈、靈通與「靈界通訊大觀」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6-20 19:19:5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賀蘭飛雪 於 2017-6-20 19:23 編輯

    通靈、靈通與靈界通訊大觀

(本文節錄自張開基先生《伶姬五書的迷思》一書,經徵得原作者同意獨家轉貼於本「天地自然人」網站,請勿另行轉貼、轉載或移作其他任何用途)


    自古以來,世界各民族的先民無不相信,除了我們生活的物質世界之外,另有一個以精神狀態存在的世界,居住著地位不同的神祇,世代祖先的靈魂,以及一些精靈鬼怪。對於這個無形的世界,原來的概念及稱呼原本是相當籠統的,後來隨著人類社會的進化而日趨繁複,人們對「無形的世界」也逐漸加以層次化,分類為天堂(神界)、冥界(陰間)和地獄(鬼界),但是仍然可以統稱之為「靈界世界」而簡稱為「靈界」。

    正因為人類對死後世界有著無比好奇更強烈的意圖探索,而靈魂不滅、輪回轉世之說也遠比我們以為的更普遍,影響更深遠,所以自古以來用來與亡靈(Manes)或者「靈界」的鬼神溝通或探索的方式不一而足,但是,若將功能範圍局限在「探索靈界」或「死後生命的生活情形」上,那麼在東西方各種「與靈界通訊方式」也就各有千秋短長,試比較如下﹕

而具有悠久歷史文化的我國,自古流傳下來與「靈界」溝通的方式自然是林林總總,千奇百怪。

    嚴格的說;所謂的「溝通」自然指的是雙向的,但與「靈界」的溝通有時也有單向的,譬如「發爐」(香爐中的香枝突然著火燃燒)和托夢(神明或死去的親友在夢中所指示)都可歸入由對方(靈界)採取主動的單向表意的方式,為了有所區別,本篇的「東西方靈界通訊大觀」將剔除「單向式」的表意方式,而以「有問必答」的各種與「靈界」雙向溝通的方式為主,逐項為讀者介紹,並舉出各種特例說明;   


     東方:

一、擲杯筊

    目前在國內的大小廟宇、佛堂、神壇,甚至設有簡單佛龕的家庭中,那種兩片以竹制或木制,弦月型的「杯筊」應是最普遍也最常見的法器了,而這種大小不一的「杯筊」相信也是最古老、最簡單的一種與「靈界」通訊的工具。回答問題的方法也很簡單,答案只有「是」與「非」,機率則各半,因為方式簡單,因此無法詢問太過複雜的問題,不然,信徒只有將心中的疑難歸納成「是」與「非」、「好」與「不好」等有肯定答案的問題,逐項詢問,以求解答。照理論來說;只要「杯筊」的製作上合乎定制,在「擲杯筊」時,出現「是」與「非」的機率應該各占二分之一,但是因為「擲杯筊」的目的是在與靈界取得溝通,因此在「靈界」的神、靈、鬼賦予無形的力量之後,「是」與「非」的力量就未必各半了。以筆者親身經歷而言,曾經有過為了一件十分急迫的事,以擲杯筊的方式定奪,卻連擲三十餘次仍不見「成杯」(一正一反謂之「成杯」,表示肯定的答案)的怪事,同時也曾目睹過延平區某廟宇中為了推舉該年的爐主,以連續「成杯」最多次的當選,結果在眾目睽睽之下,當選爐主的一位信徒,竟然獲得連續十三次的「成杯」,而同一付「杯筊」,有好幾位信徒竟然只得了一次「成杯」,所以,若要將之歸於「杯筊」製作的問題,那麼就無法解釋了,同時也可看出,在加諸了「靈界」的無形力量之後,「是」與「非」的機率就未必是二分之一了。

    當然,為了某種目的而在「杯筊」中以人為方式動手腳的例子也不是沒有,據筆者所知,有極少數居心不良的廟宇或神壇,都備有好幾付杯筊,其中有一付是特製的,通常的方式是在「杯筊」中挖洞灌鉛或灌入鐵砂,以期使這付「杯筊」隨時會出現一正一反的「成杯」,而使「成杯」的機率大過於「雙正」或「雙反」的「笑杯」,其目的則多半為了斂財,一些神棍往往是擇肥而噬,看准了某位信徒經濟較富裕,就故意唆使乩童,假借神明的旨意,命令這位信眾奉獻若干金錢或捐屋捐地,為了使這位信徒信以為真,就慫恿他以「擲杯筊」查詢,這時,偷偷地取出特製的「杯筊」交給他擲杯,則連續三杯或連續六杯的預期效果也就唾手可待,最後這位信徒則懾服于這連續「成杯」的神奇,無不欣然的奉獻上一筆可觀的「善款」。這種令人髮指的斂財方式目前已不是新聞,原本誠信的各教善信,又豈可不慎。

    此外,在筆者的朋友中,也有一位專門「消遣」各地神棍的奇人,他平常對星相及心理學素有研究,為人又十分機靈,但卻嫉惡如仇,不過他用的方法卻十分巧妙;他沒事就四處雲遊,打探各地不太規距的廟宇或神壇,然後呼朋引伴,率領一群弟子,浩浩蕩蕩的以進香為名,來到此處廟宇或神壇,派出一兩名弟子,亂打一套「功場」(神明附于乩童身上時,表明身份的手印及身勢),然後就同樣假借神明旨意(通常正是這處廟宇、神壇的主神),要求招待,當然這些廟宇或神壇的住持或負責人也不是省油之燈,總有一番冠冕堂皇的推辭,但是這位奇人才不吃這套,硬是咬定乃奉了該廟神明的旨意而來,僵持不下之際,就提議以「擲杯筊」定奪,而廟宇神壇的主持則往往故意刁難,要求連續九次以上的「成杯」才算神明恩准,這位奇人自然是有恃無恐,欣然同意,接過對方拿來的杯筊,虔誠的上香膜拜之後,當場擲下,嘿!別說九杯,要一百杯也不成問題,把那廟宇中上上下下的各色人等,唬得一楞一楞,但,眾目睽睽之下卻又不能反悔,只好任著這群打秋風,來者不善的「食客」要吃要喝要住的,折騰個人仰馬翻,破財消災才畢恭畢敬的送出門,雖然明知道是陰溝裏翻了船,可是打破腦袋也弄不懂倒底那裏出了毛病,關起門偷偷檢查一下「杯筊」,仍是自家慣用的,並未被掉包,還以為真的是遭到神明的懲處呢?

    後來,幾經筆者追問,這位奇人才大笑地透露,原來他早在幾個月前,就派人逐一把那家廟宇或神壇的杯筊調了包,照樣仿製一付大小、色澤、斑剝程度可說唯妙唯肖的另一付,然後動手腳灌入鉛,待正式去「進香」前一刻,再派人把供桌上所有的杯筊又全換成自家特製的,而這些廟宇的人員那裏會想到如此這般巧妙的「預謀」?把杯筊一遞,竟然要幾杯就有幾杯,早已魂飛天外,目瞪口呆了,等事後,奇人再派弟子逐一換回真品,那必然是萬無一失,吃定這家廟了,這種「開廟的吃十方,拜廟的吃廟」的怪事,還真的是一物克一物,相當的大快人心!也是擲杯筊少有的怪事之一。

二、卜卦

    傳說上古伏羲氏作八卦,而後周文王演繹成現今的六十四卦,而後衍生出中國五術的源流,也是最偉大的「易經」。

    目前流行的五術---「山、醫、命、相、蔔」中的「蔔」通常指的是「卜卦」,其實「卜卦」只是「蔔」的一種,更早的商朝,早已有用火烤龜甲,獸骨的占卜方式存在,這也是我國已知最正式的占卜方式,目的則在祈求靈界的鬼神為人類預告未來,而顯示在火烤龜甲,獸骨時所產生的各種千變萬化的裂紋上。當然,這自然也是一種與「靈界」通訊的方式,而且因為這種方式多用在占「軍國大事上,所以可視作一種具有重要歷史意義,正式的與「靈界」通訊紀錄。

    有了易經之後,從中又衍生出以「八卦」的理論為基礎,而以不同工具占卜的方式,譬如筮草、蔔木、金錢、米粒、豆子等等,而「占卜」時最重要的就是「觸機」,所謂的「觸機」正是人類試圖藉箸各類占卜工具與不可知的「無形界」(靈界)接觸,進而取得溝通,求取指示與解答的一種方式。

    到了後世,由於宗教發達之後,各種卜卦的方式則又和有正式名號的神祇連接在一起,而不再只是和廣泛、未知的「靈界」溝通而已,因此就產生了諸如「帝君神卦」、「文王神卦」、「諸葛神卦」等等不同的占卜方式,也形成了更正式的「靈界通訊」的方式,通常在進行此類的占卜方式之前,都要虔誠的焚香默禱,祈求關聖帝君、周文王、諸葛孔明等神祇庇佑指示,顯示卦象,一決疑難。


三、文乩(扶乩)

    「乩」可視為一種以通靈方式與神、靈、鬼相互感應溝通的一種通訊方式,從形態上可分為「文乩」和「武乩」兩種,從實質上又可分為「無自主意識」、「半清醒」、「完全清醒」三種不同的意識狀況,如果照這樣的分類,一般俗稱的「通靈人」應該列入「完全清醒」,有自我意識的「文乩」範疇,但由於涉及「天眼」及「天耳」的不同通靈溝通方式,說來話長,暫且排開,另列事項來探討。此處只談以各種工具扶乩,以文字、圖畫顯示來自「靈界」訊息的方式。

    目前在國內各地最流行的就是沙盤扶乩,通常是在一個木制或鐵制的方型淺盤中,置入薄薄乾淨鬆散的細沙,由兩位乩生手扶一支木或竹制的弓型乩架,中懸木或竹制,頭部略尖的乩筆一支,在虔誠的焚香祭拜後,祈求神明降壇附於乩筆上指示,以文字、圖畫來表達,而所祈求的神明通常並沒有特定,往往是任憑過往的神明隨意降壇,只有少數特殊情況下,才會祈求特定的神明降壇,而神明降壇後,通常都是以詩、詞、歌、賦的形態來答復或指示,而且多半是語意深澀的文言文,所以必須另設一名資深的乩生,負責解答乩文,而這些乩文少有正楷字,往往都是鐵畫銀鉤、龍飛鳳舞的行草,等閒一點的平常人有時根本看不懂,而且由於字多,沙盤又不大,往往飛快地寫下幾個手後,要將沙重新用工具刮平再繼續書寫下去,而速度又快,少有遲疑,已到了下筆成章的地步,所有解乩文的乩生,肚子裏要沒有一點墨水可是無法勝任的,不過令人驚奇的是,那兩位扶乩的乩手(也有一位扶的)卻不必有什麼高深的文才,甚至往往一個大字都不認識,卻能在神明降壇之時,扶著乩筆為出一手龍飛鳳舞的好字,而所作的詩更是平仄押韻對仗俱合乎規定,令人大感神奇而歎為觀止,真是不可思議之至。

    也有些地方,不用沙而改用更細軟的香灰或木屑,方式則是一樣,而有些地方的扶乩方式則是改木筆為毛筆,改沙盤為黃裱紙或宣紙,一樣可以用文字或圖畫來作為與「靈界」溝通的表達方式。

    談到扶乩就少不了要談談「飛鸞」,所謂的「鸞」指的是「鸞駕」,又稱「鸞輿」,原意是指古時天子所乘的車或轎,後來借用為神明出巡時的神轎或神椅,有些地方的廟宇、神壇,也有以兩人共扛一具小型神椅,在祈求神明降壇後,附於神椅上,以四支椅腳中的一支,在供桌上的沙盤或隨意鋪散的香灰中書寫文字或圖畫。

    目前在中南部地區,各種以飛鸞、扶乩來為信眾解答疑難或傳達神明旨意的廟宇,神壇越來越多,有些甚至乾脆自稱「XX鸞堂」,更有的還正式出版「鸞友」等定期雜誌,由此也可看出國內相信飛鸞扶乩,並以此與「靈界」溝通的信眾相當多。

    比較特殊的一種扶乩方式,則是完全不用人(乩生)來扶的,已故的名作家與名美食家唐魯孫先生,平日少言靈異之事,直到過世前不久,才以戒慎恐懼之心在某報上發表了一篇親身體驗的靈異經驗,文中除了訴及他的先人乃為鬼祟而死之外,也提到了一種不可思議的扶乩方式,乃是在僻靜的空屋中,設上香案神位,于梁上懸下一條繩子,尾端系上一支毛筆,沾滿墨汁後,直垂供桌上的黃裱紙上,接著焚香祈禱,訴以心中的疑難,然後磕頭離去,緊閉門窗,空屋中不留一人在內,待一段時間後,啟門視之,只見乩筆竟已在黃裱紙上寫下或長或短的神諭,而這些神諭全是龍飛鳳舞的一筆好手,文句也十分典雅,而非半天看不懂的鬼畫符,因此他相信冥冥中確有神在,這種令人驚愕異常的與「靈界」溝通方式,目前已不復再見,至少在國內已不曾再聽說,不然倒是非常值得深入研究的。

    不論飛鸞或扶乩,當然也有一些疑點值得探討,但其真實身分卻甚難查證,而且一些在附近遊蕩的亡靈或鬼怪,有時也會冒充某位神明前來降壇,接受頂禮膜拜,有時純只是惡作劇,有時卻是刻意冒充,有所企圖,諸如此類的事在各地乩童身上幾乎都曾發生過,特別是那種主神神格不高,未經正式開光或本身就為陰靈的神壇或家庭式鸞堂中,更是常有的事,所以在借由「扶乩」與「靈界」溝通時務要慎重,免得被來路不明的游魂陰靈所誤導或利用。

    此外,也有一些是由於人為的因素,譬如乩生為了某種企圖,而假造神旨,甚至利用乩文來罵人或散佈某種不利某人的訊息,則這種行為就實在是太膽大妄為了,而這種情形通常容易發生在一人扶乩時。

    除了目前常見的飛鸞扶乩外,還應包括有「書畫壇」、「方壇」和「談道壇」;其中的「方壇」又稱為「藥壇」,是一種以沙盤扶乩的方式,請神降臨後專門為人開藥方治病的壇,而「談道壇」則較少見,也是以扶乩的方式,請神降壇來解說經典中的疑義或不明處,這類的壇多半是以「入門修道者」為對象,並不對一般民眾服務的,而「書畫壇」的本質和沙盤扶乩、問事蔔運之壇並無不同,但是形式上卻不一樣,乃是改木筆為毛筆,改沙盤為宣紙,而且也不必像沙盤扶乩至少需要二人來扶乩才能開壇,每寫完一句,就要將沙抹平之後才能再寫。書畫壇往往只需一個人主特,其他人只是負責遞紙、傳墨,或者解畫而已。

四、武乩(乩童)

    經常,在各地的迎神賽會中,最引人注目的莫過於「乩童」。特別是在神輿巡行繞境,或者遠道進香的隊伍之中,在炮聲硝煙、鑼豉喧天的陣仗裏,無數的乩童夾雜在善男信女中間,下身是清一色的燈籠褲,上身或赤膊或僅圍一件刺繡鑲亮片珠子的肚兜,手執各種奇門的短打兵器;鯊魚劍、流星錘、狼牙捧、短劍、九環刃、銅鍘鋼鞭,或三棱刺的,不論武器為何,動作則幾乎是大同小異;誇張和略嫌機械化的步伐,眼神半睜半閉,神情肅穆冷峻,一面前行,一面不停的將手中的兵器往自已身上砍,最精彩、最觸目驚心、也最不可思議的就是有些乩童,能用一尺半至二尺長的尖頭鋼針,一口氣將兩頰洞穿,兩邊則懸貼符祿,一路走,一路搖頭晃腦,這樣的表演,令旁觀的人感到頭皮發麻,膽小的甚至閉上了眼睛。更不可思議的是,有些「道行高強」的乩童,還能在穿頰而過的鋼針兩端各懸掛一個沉甸甸的香爐。而這些「法術」都是當著眾人之面完成的,實在是看不出有「作假」之處,但若說是真的,如果不驚服「神明」的法力無邊,則又無其他道理可以解釋。我曾經問過一位很熟的乩童;乩童作法時,真的有神明附身嗎?感覺如何?

    他告訴我:那是真的!千真萬確有神來附身,但是乩童本身卻是迷迷糊糊的,失去了自主意識,即使在「退童」醒來後,也完全不知道自已剛才說了什麼?做了什麼?也可以說乩童的身體成了工具,被神明「借用」為傳達天意、與凡人溝通的工具,不過真正的道理何在,他迄今仍不明白。

    但所有神明都是「有求必應、一呼即來」嗎?其實這正是關鍵,也是大家最不易瞭解的部份。其實乩童「跳童」時,絕不是每次都有神明來附身,有時候再三拜請也不見動靜,有時候神明不能親自來,只好派遣手下的兵將出馬,甚或有時路過的邪魔惡靈也會「冒名頂替」前來附身。不過,後兩種情形,乩童本身一定知道,立即可以分辨出來,如果是神明派兵將出馬,「靈動感應」很弱,解決問題的「法力」也相對減弱,約莫只有真正神明附身時的三到四成左右,而這時乩童本身的意識則會有某種程度的殘存,動作雖然不太能自由控制,但心裏頭卻很清楚自已在做什麼,只是施展起來總有些力不從心而已。

    若是邪魔惡靈,道行淺、力量弱,很容易分辨,不過,如果碰上道行深、魔力強的,那麼乩童本身就難以分辨得出來,除非「桌頭」的經驗老道,法力高強。否則一樣會被唬住。

    這種與「靈界」相互溝通的方式,在目前無異是最常見也是最普遍的,無怪能吸引不少國外的人類學家前來深入研究。

    屬於此一類的乩童,平常時候,也會應信徒的要求,在供桌前焚香燒紙後,請神明附身,以言語問答的方式解答信徒的疑難,預卜未來運勢,或開出神諭的藥方來為信徒治療各種疾病,這種溝通方式,可稱之為降神,與通靈人最大的不同在於「乩童」通常是軀體借由神明所附,而暫時失去自我意識,所回答的言語或開藥方治病都是交由神明來進行,而乩童「起乩」時,眼睛、都是閉著的。而「通靈」通常都是要在清醒的狀態下,具有完全的自我意識,只是利用特殊異能,如「天耳通」或「天眼通」,接收來自靈界的訊息,轉達信眾的疑難問題,作為一個居中的「傳譯」者。

五、通靈人

「通靈人」可說是一種與「靈界」溝通最直接的方式,通常至少具有「天耳通」或「天眼通」異能的一種,也有極少數是兩種皆有,這些不可解釋的異能有些是出於天賦異稟,與生俱來的,有些是出於經過高人指點,自我修煉而成,更有些是因為意外而莫名其妙的獲致。

    如果比較起來,有「天耳通」的似乎要較「天眼通」的為多,幾乎有不少的「通靈人」先開啟的往往是「天耳」,而能借由這項異能而接受到來自「靈異」的聲音,有時是神諭,有時是靈魔的呼喚,若論功用有些像無線電通話器,而且幾乎是無遠弗屆,可以和「靈界」相互通訊。

    嚴格的說,真正的「天眼通」應該是由通靈人可以自主收發,隨時隨地可和「靈界」通訊的。因此那種只有借著打坐入定才能看到各種景象的,並不能稱之為「天眼通」,而且真正具有「天眼通」者所看到的景象應該是清晰而立體的。

    如果把「天耳通」比喻為「無線電通話器」的話,那麼單純的「天眼通」則相當於「無聲電影」,而同時具有「天耳通」和「天眼通」異能的通靈人,就等於是現代集聲光大成的電影和電視了。


 樓主| 發表於 2017-6-20 19:23:5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賀蘭飛雪 於 2017-6-20 19:26 編輯

六、簽詩

在國內廟宇,神壇中常見的各式簽詩,應該也是一種最簡單的與「靈界」通訊的方式。通常只有心中有所疑難不決的信徒,在神明面前虔誠膜拜後,報出心中的疑難及個人資料後,先求取簽枝,再以「擲杯筊」的方式來確定是否應得此簽,確定後,再按著木制或竹制簽枝上的號碼換取簽條,看得懂的可自行解簽,看不懂的則可去請廟祝解釋。

    民國六十年前後,有位德國學者「龐緯」前後花了四年時間來華專題研究各地廟宇的簽詩,以及國外華人地區廟宇中的簽詩,共選出了五十種,寫成了一本「中國靈簽研究」的書,其中在簽支總數上,約可分為一百支、九十支、八十一支、六十四枝、六十支、五十七支、五十六支、五十支、三十六支、三十二支、三十支、二十八支等數種,而其中又以一百支和六十支兩類最為普遍。

    比較特殊的簽詩應該要數「藥簽」了,目前最出名的應屬臺北大龍峒的「保安宮」,內中供奉的是被民間尊為藥神的「保生大帝」,凡是罹忠疾病的信眾可到廟中燒香膜拜,說明病痛的症狀,然後虔誠祈求,求得的藥簽並沒有藥名,只有號碼,由廟公抄寫號碼於紙上後,取這張紙條到附近中藥店,藥店中都備有一本「藥簽簿」,翻到求得的號碼,只要按方抓藥,付錢後就可取回煎服。

    不論詩簽或藥簽,自然也都是一種與「靈界」雙向溝通的方式。

    七、「碟仙」、「錢仙」、「筷仙」

   除了宗教色彩較濃的各種「靈界」通訊方式外,民間最流行的應該要算是「碟仙」、「錢仙」、「筷仙」了,而且特別流行於各級學校中,而在一般情形下,女生的興趣又高過於男生。

    八、自動書記

    「自動書記」又稱「靈書」,是諸多與「靈界」通訊的方式中,相當直接的一種。通常只需要一枝筆,一迭紙就可進行,而且也不必經過繁複的宗教儀式。

    在國外,這種與「靈界」通訊的方式已有相當長久的歷史,也被不少「靈魂」或「超心理」研究機構當成一個重要的研究課題,在經過十分謹慎的探究和比對後,也留下了相當完整的紀錄,其中最特殊的就是歐洲有位婦人,曾經在相當清醒的狀態下,陸續和好幾位元早已作古的音樂大師,如蕭邦、舒伯特等人有所感應,這些大師藉由她的手,譜出了不少名曲,經超心靈專家會同著名的音樂家仔細的查驗,發現這位婦人並不具備作曲的能力,而所作出的曲子均分別具有與蕭邦等人特殊的風格和特徵,真是令人匪疑所思。

    而發生在日本的一件靈異事件卻是相當轟動,一位日本的家庭主婦太田千壽,突然宣稱,她已和在十餘年前突然切腹自殺的國際級日本名作家「三島由紀夫」取得了聯繫,三島由紀夫透過她,利用「自動書寫」的方式,寫下了二十七大本的詩文及對話,同時還繪出了超過一百五十張的圖畫,全是描述靈界的景象,這事立即在日本國內引起了軒然大波,相信與不相信的各占了半數,但是,在經過一位三島由紀夫的好友,也同是文藝名家的仔細鑒定後,終於確定這些詩文及圖畫正是三島由紀夫的筆跡,而寫作的風格也完全一樣。這樣的證詞不但震驚了全日本,更轟動了全世界的藝文界及靈學研究者。

    在國內,以筆者所知,能以「自動書記」方式和「靈界」溝通的名人,大概只有已故的名作家「三毛」,她不但能用「自動書記」和已故的名作家「徐籲」閒話家常,更可請來「徐籲」降筆,和一些文藝界的朋友「筆談」。)

    九、求靈夢

    自古以來,國人就相當相信「托夢」之說,而在傳說或正式的記載中,「托夢」確實也偶有預示的奇跡存在,但是不論前來托夢的是神明、祖先、冤魂等等,這種溝通往往是由對方採取主動的單溝通方式,因此暫不列入「靈界通訊」的範圍。

    本篇要談的則是一般信眾,心中有所疑難不決的問題,主動前往廟宇,神壇去稟報神明,然後特意在廟中住上一晚,以求神明在夢中指點迷津的一鍾特殊溝通方法,也就是俗稱的「求靈夢」。

    其實,到廟宇、神壇去「求靈夢」的方式也還算普遍,但最著名的大概要數臺北木柵的「指南宮」,花蓮的「慈惠堂」總堂等。

    十、禪坐入定

    在佛、道及相關各宗派中,禪坐是 一種相當重要的修行方式,而有不少人在經由這樣的方式修持後,可以達到完全「入定」的狀況,甚至可以使靈魂出竅,而和「靈界」取得溝通,而所謂的「靈魂出竅」又包括了「出陰神」及「出陽神」。「出陰神」是沒有形體的,而「出陽神」則更高出一層,為有形有體。

    十一、牽亡魂、觀靈術

    「靈媒牽亡魂」和「觀靈術」在臺灣地區一直是相當盛行的一種與「靈界」溝通的方式,兩者之間最大的差別,在於「靈媒牽亡魂」是藉一位中間人(靈媒本身)和「靈界」溝通,而「觀靈術」則是經過法師施術之後;由當事人自行進入「靈界」去做實際的溝通與接觸。

    十二、露水童子

    「露水童子」又稱「養小鬼」,是一種用法術攝取飄蕩在陰陽界,不知何去何從的陰靈,雙方談好條件,召請小鬼供自已差遣,利用其最基本的「鬼通」,開啟前來求教者過去已發生的種種「舊檔資料」,以便讓算命先生能夠因此說出準確的答案,使前來求教者大為驚服,而相信其對未來的預言。然而事實上,這種方式頂多只有對過去已發生之事可以說得神准,對未來的說法反而還不如一般「學理派如八字、鬥數」類的算命方式,不過因為也算是一種「靈媒類」的與「靈界」溝通的方式,所以一併列入。(詳情請參見本書有關「養小鬼」的專題篇章)


西方﹕

    一、扶乩字母盤(Planchette含碟仙、錢仙及靈應盤):這是最簡單也最常見的一種與亡靈溝通的方式,但是受限於拼字速度及前來依附亡靈的身份難以查證,甚或是低級靈,也可能是參與者本身潛意識的作用,更或者有人惡作劇的裝神弄鬼,因此在與「亡靈溝通」上或許有些效應,但對「探索靈界」卻往住含糊籠統、難以求證,也難令人信服。同時胡亂使用易發生危險。

    二、降靈會(Spiritualism):由職業或業餘的靈媒主事,在黑暗的聚會中,由靈媒以精神感應力召請特定或不特定的亡靈前來,但因為不是附身,所以亡靈只能以敲打桌子或移動物體來表示他的存在,偶爾也能以摩斯電報碼的方式敲打桌子來拼成英文字母用以溝通或回答間題,但同樣是只能做初級溝通,難以用於「探索靈界」這麼複雜甚至形而上的部份,這種方式在一次大戰之後曾普遍盛行于歐美各地,但後來由於經常發現有假靈媒作弊斂財之事而大受非議。

三、招魂術(Invoke):由巫師或靈媒以咒語法術召請亡靈前來附於己身與陽世之人溝通、敍舊或回答問題,這種方式一般情況下多用於悲傷的陽世親友意圖與死者溝通,有時對不特定的亡靈,則是希望能預知未來之事,只有少數靈魂學研究者或好奇者以此種方式去「探索靈界」,有其相當的可信度,但由於是由巫師或靈媒主導,以語言口述的方式來表達,難以得到全貌,同樣也曾經常發現作假情形,所以其紀錄的正確性仍受到質疑?

    四、關亡術(Python):流行於西方的「關亡術」幾乎全是由巫師或靈媒任主角,念咒施法後自行「入陰」(進入靈界)去會見特定或不特定的亡靈,其中對靈界景象及亡靈生活情形的描述雖然也有其參考價值,但若只是巫師靈媒個人潛意識的幻想甚至刻意裝神弄鬼,意圖斂財或其他利己目的時,旁人極難查證。

    五、前世回溯(Past  life  regression):靈媒通靈人或高僧以超感應能力(ESP)去回溯當事人的前世,有時也會探入兩世之間「仲介生命」(in  between  lifetimes)所處的或是等候輪回時所暫處的「靈界」,其價值及弊病與「關亡術」相似。

     六、前世催眠(Preexistence Hypnotism):這是近來最熱門的話題,也是最流行的追溯前世的方法,但是,目的是為了精神方面疾病的治療,很少被用於探索兩世之間「仲介生命」的靈界生活,而且一般被催眠的人對這一部份談及的相當有限,同樣是難以窺及全貌,而且前世催眠的紀錄也未必百分之百可信,因為被催眠者有時為了討好催眠師也可能做假。

    七、瀕死經驗的主訴紀錄(The  near-death  experience  簡稱NDE):在歐美已經有許多專家學者投入研究,其中最著名的為雷蒙、慕迪博士,一連出了好幾本相關的著作。但是因為頻死經驗時間相當短暫,所以敍述的多半只是個人的剎那感受,頂多也只是對「靈界」瞬間匆匆一瞥而已,可做為參考比對之用,但仍難窺得「靈界」之全貌。

    八、科學儀器探索:自古以來就有科學家試圖發明類似儀器與靈界溝通或窺探靈界景象,連大發明家愛迪生都曾經一再思索並希望能發明,可惜迄今仍未出現。


發表於 2017-6-20 19:37:40 | 顯示全部樓層
果然是實證靈魂學。

發表於 2017-6-20 21:25:37 | 顯示全部樓層
結果這本書好像也絕版了,網上找不到可買的店家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