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自然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1467|回復: 1

通靈人的社會角色和困惑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6-20 18:00:5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通靈人的社會角色和困惑

(本文節錄自張開基先生《伶姬五書大批判》一書,經徵得原作者同意獨家轉貼於本「天地自然人」網站,請勿另行轉貼、轉載或移作其他任何用途)

通靈、意識、潛意識

絕大多數人都是不「通靈」的,所以,在人類的社會之中,「通靈」只是少數人的一種特殊異能,不過,即使擁有這種特殊異能,「通靈人」依舊還是人,容或在「通靈」的時候,他是「靈」(神、鬼)的代言人,不過,其他時候一如常人,也一樣要生活過日子。

當然,「通靈人」並不是神鬼的牽絲傀儡,也不是掌中戲偶,他一樣有自己的自主意識,有自己獨特的人格,和一般人一樣有慾望、有脾氣、有喜惡等等的七情六欲,同樣需要有謀生技能來養家活口,也和一般人一樣會有生老病死的問題。

不過,一個稱職、敬業的「通靈人」是非常需要懂得掌握「分際」的。

因為,「通靈人」只是人間與靈界的溝通者、一個有如橋樑的媒介、一個傳譯者,即使常常被信眾視為神明的代言人,或者是一個「靈團」的人間發言人,然而,他的角色也僅止於此,要想做得很稱職,就必須嚴守分際,能夠恰如其分;忠實的傳達雙方的訊息,在「通靈」的這個「工作時段」中,做好傳達的工作,不能加入任何自己的主觀意識,也不能糝入自己一時的情緒,連「判斷」和任何「抉擇」都應該交由雙方自行決定,千萬不可越俎代庖,過度熱心雞婆。

舉例來說;大家大概都知道;現任台北市長的「小馬哥」|馬英九市長,年輕時,曾經擔任過蔣故總統經國先生的英文祕書,如有英語系國家的重要外賓來訪,「小馬哥」也要兼任雙方的翻譯,在電視上,我們常常也可以看見,同樣任總統府翻譯的人員,通常是坐在賓、主之間的茶几後方;面對鏡頭的方向,以便近距離的傳譯雙方的話語,當然,嫻熟於這賓、主之間的兩種語言,信實流利的雙向翻譯能力是最基本的條件,但是,一個稱職的傳譯者的主要工作也僅止於此而已,並不需要為其中任何一方美言、強調、過度修飾以至失真,更不可能成為一方臨時的諮詢顧問,也絕無可能踰越己分的去替任何一方拿主意,定決策,當然也絕不可能對其中一方的言論主張,自作主張的提出反駁或者質問,即便有時這類外交會晤也可能有劍拔弩張、針鋒相對的場面,但是,居中傳譯者仍然只能忠實的翻譯出來為雙方傳達而已,如果賓主雙方有需要徵詢其他人的意見,自然都有各自的智囊幕僚人員來協助,並不需要「翻譯員」跨刀代勞。

其實,一個「通靈人」所扮演的角色也正是如此,如果他夠稱職、敬業,就必須嚴守這個分際,在「通靈」的「工作時段」中,「通靈人」只能當一個單純的傳譯者,負責忠實的傳達人間和來自靈界的訊息即可,同樣並不需要為其中任何一方美言、強調、過度修飾以至失真,更不能成為一方臨時的諮詢顧問,也絕不能踰越己分的去替任何一方拿主意,定決策,當然也絕不能對其中一方的言論主張,自作主張的提出反駁或者質問,因為「通靈人」也只是「通靈人」而已,頂多只是神明的代言人,而不是神明。否則如果「通靈人」既然自認為這麼行,那自己當神明吧,幹嘛要當只負責傳譯工作的「通靈人」呢?

這正如同一個總統府的翻譯員,只要把翻譯工作忠實圓滿的達成即可,如果他的意見和主張比總統還要高明,那麼他自己來當總統吧,幹嘛只是當個小小的翻譯員呢?

但是,總統府的翻譯員幾乎不可能會有踰越己分的情事發生,而一般的「通靈人」卻是經常會有過當甚至完全失當的演出,只要這個「通靈人」在「通靈」的「工作時段」,還有部份自主意志或者是可以完全自主時,很難做到嚴守分際的,總是或多或少的會加入自己意見。深入探究其中的原因,大致有幾種狀況;

一、因為長久的「通靈」對象,不論是單一的「靈」或者是一整個「靈團」,層級並不高,能耐不過爾爾,於是這個「通靈人」逐漸有了輕慢之心,對於這些來自靈界的訊息並不完全信服,於是會或多或少的加以修飾,甚至刻意的美化或強調,甚至會非常誇張的幫神明擔保,誇大功效,或者是故意威嚇來期使信眾更加敬畏,使其不敢質疑。更過分的是假托神意;在語言上斥責修理自己不喜歡的信眾,全憑個人性格習慣上主觀的喜惡,或者假托神意要求信眾尊崇自己,不得懷疑或失敬,更或者假托神意要求信眾奉獻金錢等等,更嚴重些的也就因此逐漸淪為騙財騙色的神棍。

洪秀全、楊秀清是假的通靈人

關於這點,自古以來的例子就比比皆是,譬如「太平天國」時代的洪秀全和楊秀清正是如此;洪秀全創立「太平天國」固然是以宗教信仰的手段蠱惑人心,遂行造反叛亂之實,最終目的還是為了當皇帝;滿足自己的權力野心。不過在「太平天國」的權力核心之中或者在面對廣大追隨群眾時,一樣經常會玩弄這種「通靈」的把戲,洪秀全雖然是大權獨攬,自稱是上帝之子、耶穌之弟,但是,他並不能直接和「天父、天兄」溝通,必須透過楊秀清來雙向傳達訊息;而楊秀清扮演的正是「通靈人」的角色,當然那全是裝神弄鬼,欺矇群眾的伎倆而已,不過總也必須演的入木三分,煞有其事。起先雙方還一搭一唱配合的不錯,也藉此蠱惑了無數村夫愚婦加入造反的行列。但是等到「太平天國」的勢力日漸擴張,有了更多的財富、美女和更大的權力時,雙方之間就常常會出現意見相左的情況,但是,戲正在戲台上緊鑼密鼓的上演著,又不能互相「凸槽」,於是楊秀清就會經常在和「天父、天兄」溝通的「通靈狀態」中,假托神意藉機修理惡整洪秀全,洪秀全的心裡當然不會不知道,但是,為了把假戲繼續唱下去,明明吃了啞吧虧,也不敢當場發作,害怕因此把戲給搞砸了,但是,這個心結卻越來越嚴重,內部逐漸分裂,王與王之間互相傾軋;慘烈廝殺,最後終於導致自取滅亡的下場。

二、另一種情形則是這個「通靈人」本來就是心術不正,素行不良,不管任何原因擁有了「通靈」異能,卻不能洗心革面,改邪歸正,於是,招來的原本就是物以類聚、臭味相投的邪靈惡鬼,互相狼狽為奸,容或這些邪靈惡鬼有些小小的「鬼通」,可以唬得了一般村夫愚婦將之當成神明來供奉膜拜;但是,有一種情形是;這個「通靈人」本身很沒判斷能力,一樣誤以為自己「通」的是「神明」,但是,當他發現這些「神明」的需求竟然和凡人近似,一樣有食慾色慾時,同樣也會產生輕慢之心,也會覺得『原來神明也一樣貪財好色,大家差不多啦』,這時,他同樣會開始在「通靈」的過程中,加入許多自己的自主意識,同時滿足自己本身和『神明』的過當需求。而另一種情形,則是這個「通靈人」明明知道自己「通」的不是正神,而且不是善類,但是卻因為有著共同的需求,藉助宗教手段才能輕易的得到滿足,於是甘願狼狽為奸,形成一種「人鬼聯手」的共犯結構,這種情況,所謂的「通靈人」更喜歡自主的裝神弄鬼,因為「鬼」的意見已經不是重點,他只要提供「鬼」的一般需索,其他的,他可以完全照自己的喜惡行事。

三、此外,比較特別的是一種非常自以為是的「通靈人」,或許他確實自律甚嚴,潔身自愛,而且也真的是有著誠心善行,但是,卻往往失之嫉惡如仇,剛愎自用,總是認為自己行的端,做的正,不貪不求,甚至自命是「正義使者」,降生人間是為了替天行道,因此,只要心誠意正,天上地下都可去得,什麼天神惡鬼見了他也要敬畏三分。

這種人要是一旦擁有「通靈」的異能,雖然一樣是嚴以律己,卻不能寬以待人,對於一般社會大眾;那些有著小情小愛、世俗功利之心的凡夫俗女,總是有著高標準的要求,對於弟子和信眾都會嚴格的指定「功課」,凡是不能讓他滿意的,一定會用「上天」或者「神意」為名,嚴加苛責,甚至直接處罰。如果追隨的信眾和弟子稍多時,那種「賞善罰惡、好為人師」的作風會更是變本加厲,逐漸形成一種「救世主情結」,認為世間只有自己所「通」的才是唯一的正神,自己傳佈的才是世間唯一的真理,其他一切都是邪說謬見;

然後他也會「快速膨脹、自我神化」,逐漸將自己抬高到「人間神」的位階,要求弟子信眾完全虔誠聽命,不容任何懷疑,更不容弟子信眾接受其他宗教的主張,甚至不容許有任何不同的思想,只能徹底信奉「一師一道」的純淨傳承。這樣的「通靈人」通常都會越來越偏執,甚至會形成「反社會」的傾向,包括整個團體,與社會實情越來越脫節,就會逐漸封閉,變成一種神祕的「地下宗教」的型態,入教者要嚴格審核身家資格,想脫教更不容易,往往會受到「神喻天譴」的恐嚇威脅。

當心那些危害社會的「通靈教主」

而且這個完全以「通靈教主」為信仰中心的神祕教派一旦成型之後,為了區隔信徒和一般社會大眾,總是會附加「末日說」、「救贖說」之類的教義,因為人類的思想行為太過於荒淫邪惡,上天震怒,世界末日即將要來臨,所有人類都將毀滅於一旦,只有虔誠信仰XX大神,誓死效命教主的才能得救。事實上,他或者他們在自認是將會得救的「義人」時,也會構築小圈圈「偏執的理想國」,並且截然的把絕大多數社會大眾,尤其是不相信他們教義,視之為邪教的人,全部劃歸在圈圈以外,即使是弟子信眾的至親家人也一樣。

如果這種完全以「通靈教主」為信仰中心的神祕教派繼續發展下去,教派越來越封閉,教義越來越偏執,逐漸會變成乖張駭人的實際行動,甚至會造成危害社會的轟動大事。

當然,也有許多原本就是思想偏執,有反社會人格傾向,甚至心術不正,心懷叵測的人,也許有點「通靈」,也許根本不通靈,但是,因為環境關係,曾經在一些宗教團體待過,甚至是曾經出家又還俗的,非常嫻熟宗教團體的體制運作,許多宗教術語也朗朗上口,也許起先只是小地方的一個騙吃騙喝的「神棍」,但是,藉著長袖善舞,裝神弄鬼的小聰明,加上騙死人不償命的口才,也能吸引到不少無知的群眾奉若神明,緊緊追隨。這樣的人通常非常善於操弄群眾心理,並且會在外表逐漸假扮起「慈眉善目」的形象,開口慈悲喜捨,閉口仁義道德,而原本一些狗屁倒灶,見不得人的齷齪行為也會轉為地下化,同時,貪財好色的行逕在經過親近弟子;那些共犯結構巧妙的包裝美化之後,也會變得十分「合理化」。雖然,原本的初衷和前述那種「自律甚嚴,潔身自愛」型的通靈人完全不同,但是,到了中期以後,卻同樣也會「快速膨脹、自我神化」,逐漸將自己抬高到「人間神」的位階,要求弟子信眾完全虔誠聽命,不容任何懷疑……這點倒也是殊途同歸的。

四、以上三種典型,是屬於完全清楚的具有自我意識的「通靈人」,在此以外,還有一種類型的「通靈人」比較特殊,雖然確實有「通靈」的異能,但是,他並沒有刻意將「自我意識」導入,來意圖主導結果。然而,卻同樣會扭曲結果,原因就在於他本身的「潛意識」會在不知不覺中主動介入,其實,通不通靈對「通靈人」的心理本質影響並不大,任何「通靈人」在「 通靈」的異能以外仍有非常廣大的自主空間,如果因為擁有了通靈異能之後就躊躇滿志,不再自修,不再主動增進人格修養,「通靈」的功力可能會逐漸消退,可能會停滯不前,其他前三種類型的「通靈人」可能會用神化包裝、江湖戲法的方式來增強「神通」的戲劇效果。但是,這第四類型的「通靈人」卻是在不知不覺中逐漸導入更多自己的「潛意識」,在表面上看起來,內容變得更加豐富了,實質上,原本「通靈」獲得的資訊並沒有增加,而且通常因為這種「加量不加質」的非自覺行為,反而容易扭曲原來的結果。

也正因為這是自我「潛意識」的行為,而絕大部分通靈的當事人並不能主動查覺,往往一直相信那些全是「神明」的指示,同樣的也會被自己的「潛意識」戲弄而不自知,當然,也非常可能隨著自身的基本性格而偏離正道,也同樣有可能和第三類「通靈人」一樣的「自我神化」,結果是被自己的「潛意識」所出賣而不自知。

當然,以上這些只是列舉比較典型的,還有更多是四種互相混合型的,因為比例不同,也就無法有準確的鑑別標準,「通靈人」或許可以大略的分類,但是,卻沒有完全相同的。

關於第四種「通靈人」的問題,在往昔,因為工作關係,經常接觸「通靈人」的過程中,我也在長久的時日中,不知不覺的變成了許多通靈人的「諮商師」,我也確實協助過許多的通靈人(直到現今,仍然偶而還是在提供協助),而比較常碰到的通靈人共同困擾大致有以下幾種:

一般通靈人的困擾和迷惑

一、我是不是精神有問題了?

二、我通的到底是神還是鬼?

三、會不會只是我的「潛意識」在作怪?

四、別的「通靈人」是不是也跟我一樣,會懷疑神明的指示?

五、我聽得到聲音,但是,看到的都只是茫茫渺渺的黑影,怎麼看都看不真切,這樣是不是「陰A」?啊我這樣算是「陰陽眼」還是「天眼」?

六、 為什麼我看到的神明臉型都很難看,也有很恐怖的,說的神名都是我以前沒有聽過的,那A按內?

七、 我真的不想「通靈」,可不可以拒絕?怎樣才可以關閉起來?

八、 我可以看到神明『現景』給我看,可是都不是很確定的景象,事前參不透玄機,都是事後印證起來,才發現神明『現景』之中真的已經暗藏玄機了,我要怎樣能在事前就參透?

九、 我不是真正的聽到,也沒有看到什麼?但是,就是可以明確的感覺到心中有一種聲音在跟我說話,可是預言很多事情又都很準,這樣算不算是「幻聽」?還是我已經「通靈」?

十、 我只要看到任何一個人,就會忍不住脫口而出的說出他的過去或者最近發生的事,而且非常的準,可是這都不是我應該會知道的,也不是我主動想要說的,反正就是會這樣忍不住的脫口而出。如果一直這樣,我會不會變成「乩童」,被神明附身「抓乩」?

十一、 我會說「天語」,只要碰到也會「通靈」的,就會自動用「天語」對話,可是,我們自己都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別人聽到了,都說很像日本話,可是真正日本人來聽,又統統聽不懂,為什麼會這樣呢?你有沒有認識可以聽得懂「天語」的人還是師父?有沒有會說「天語」又知道意思的「通靈人」?

十二、 「神明」叫我吃素才會更精進,我原來很喜歡吃肉類海鮮,現在一碰這些食物就會反胃,而且在夢中還會被神明修理,可是,又不是我自己要「通靈」的?難道我不能照自己的喜好過活,一定要通靈嗎?

十三、 「神明」叫我把工作統統辭掉,去「墓仔埔」旁邊搭一間草寮清修,說這樣才能修成正果,我不知道該不該聽「神明」的指示去做?

十四、 每次被「神明」附身幫信眾辦事之後,退駕之後都會累到快虛脫一樣,無法正常工作還嚴重影響日常生活,我又不想當職業乩童,我該怎麼辦?

十五、 我「通靈」的方式的都是有神明出來『現景』給我看,可是「神明」都沒有說話。啊別的「通靈人」他們是怎樣通靈的?像我這樣方式通靈的多不多?神明有沒有又『現景』還有說話解釋得很明白的。

十六、 神明說我領有天命,註定要出來「渡眾」,可是我要工作賺錢飼某子,我跟神明稟告;請祂給我幾年時間,等孩子長大可以工作時,再來效勞渡眾,可是神明不允准,說要讓我做什麼頭路都會失敗,這世人只能「通靈」來渡眾生,這是天命,不能討價還價,啊這樣是要怎麼辦?

十七、 我願意用「通靈」能力為信眾服務,可是,「神明」禁止我收錢,只能由大家自願奉獻香油金,可是這樣,我連神壇的房租却付不出來哩,還要飼某飼子,難道要我全家餓肚子幫神明辦事嗎?

十八、 我很愛跳舞很愛玩,可是只要出去跳舞喝酒,晚上就會被神明修理,而且,神明不准我做那個事,只要我跟男友有做那個事,至少有好幾天會沒有辦法「通靈」,會失去所有靈力,可是我每天都要在宮中為信眾服務,但是,明明暫時失去靈力,還是要裝模作樣的幫人家靈療,明明知道這樣沒效,又不能不裝,我實在很痛苦哩,而且我又很愛我男友,我也很喜歡跟他那樣,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十九、 你有沒有認識那種道行很高,通靈層次很高的師父,可不可以帶我去拜見,我很想拜一個明師往上精進,我害怕自己這樣「默默游」會走錯路,變成魔道哩。

二十、 ---------------------------
二十一、 ----------------------------

其實還有大大小小的問題,無法逐一詳列,大部分的問題,如果我可以幫的上忙,當然是義不容辭,大多數也都能順利解決,甚至有許多「通靈人」因此一夕成名,飛黃騰達,神壇廟宇更是香火鼎盛,遠近馳名。也有更多「通靈人」因為名利雙收之後,就換上另一副嘴臉,變得「前恭後倔」,講話時的鼻音開始加重,下巴也抬得比較高,更或者在某些場合碰到,他正是前呼後擁之際,乾脆來個視而不見,裝成完全不認識。

不過,也有不少一直是「一簞食,一瓢飲,回也不改其志的」,依舊守著一間小小的神壇道場,繼續默默的在為信眾服務,也因此有不少會由於這樣變成長久的好友,即便不常聯絡,卻還是淡淡如水的君子之交。

平常心,小結論:

一、 沒有「人間神」,沒有「人神」,也沒有「神人」,人就是人,不是神,更沒有半人半神的生物。

二、 沒有人間「救世主」,沒有神可以救贖全人類,也沒有單一個人可以救贖全人類,只有全體人類自己可以救贖自己。

三、 「通靈人」是人不是神,不是無所不能的,一樣有一般人的煩惱困惑,還有比一般人更多的煩惱。

四、 稱職敬業的「通靈人」在「通靈」的「工作時段」只能忠實的雙向傳達訊息,不應該加入自己任何主觀見解和批評。

五、 任何必須緊閉大門,嚴禁外人進入,祕密進行傳教,並且要求教友嚴守內中祕密的團體,必定是邪教。

六、 凡是要發毒誓嚴守祕密才能入教的,必定是邪教。

七、 神化教主,鼓勵個人崇拜的,必定是神棍。

八、 不論任何理由,必須奉獻鉅額金錢才能改運賜福的,必是騙財。

九、 孤男寡女,關上門才能改運的必定有騙色企圖。

十、 任何師父要求信眾進行「陰陽雙修」的,必是騙色。

(本文作者擁有著作權,非經同意請勿擅自轉載、轉貼、摘錄或任何形式之引用,改作)賀蘭飛雪代貼

發表於 2017-6-20 18:34:50 | 顯示全部樓層
辛苦啦,谢谢诶分享,继续深入了解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